新华四川
首页 > 专题 > 正文

从农民到植物专家 峨眉山有个植物“活地图”

2017-03-17 10:06
来源: 四川日报
责任编辑:蒋燕

  李策宏正在观察植物。

  对四川省自然资源科学研究院峨眉山生物站的李策宏,很多人知道他学术研究厉害,是植物“活地图”,不过他从农民到“植物专家”的传奇故事,却鲜为人知。

  不到2年时间,采了近万份植物标本

  1984年,峨眉山生物站刚成立,需要人手。家在峨眉山黄湾乡万年村五组,刚满20岁的李策宏被招了进去,“仅我们5组就招了30多人。”

  只有初中文凭的李策宏,学过手艺、打过工,但对植物研究一窍不通。不过,他十分喜欢研究植物,对这份工作很上心。“站里来了几个研究植物的大学生,他们就成为我们的老师。”李策宏说,那时他白天到野外采植物标本、请教老师,晚上自己翻书研究、自学理论知识,不到两年的时间,他采了近万份植物标本。

  “最辛苦是杜鹃花开的季节。”李策宏说,峨眉山有杜鹃花29种,花期不一样,2月至7月均有花开,但最集中的花期是每年4月中下旬至5月中旬,所以这段时间他每天凌晨4点就出门了,“得翻山越岭,穿越树林去找寻各种杜鹃花。”

  2008年5月12日,他与一位同事到洪椿坪后面的天池峰去收集峨眉拟单性木兰的照片,不料却遇上“5·12”汶川大地震。

  “峨眉拟单性木兰(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峨眉山特有物种)是一种高大乔木,有25米多高,生长在悬崖边上。”李策宏徒手爬到树上20米高处,对花进行拍照取样后,刚下树没多久,突然就地动山摇,树木被摇得哗哗作响,悬崖上的大石头不停往下掉,两人见状赶紧往山上跑。“现在每次看到这张照片就想起当时的情景。”而这张照片,也在之后的多本专著上刊登使用。

  历时20多年,只为命名一朵秋海棠

  从当初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到后来名字被印在《中国迁地栽培植物志-木兰科》《峨眉山植物观赏手册》《峨眉山植物》等十几本植物专著上,李策宏让很多人没想到。

  如今,李策宏不仅主编和参与编著书籍,还参与中科院华南植物园主持的国家科技基础性工作专项重点项目“植物园迁地保护植物编目及信息标准化”项目等。

  2015年,李策宏还与上海辰山植物园研究秋海棠的专家田代科一起,在新西兰的国际开源期刊上发表了秀丽秋海棠 Begonia pulchrifolia D .K.Tian&C.H.Li新种命名的文章。

  当然,新种命名发表不是件易事,背后的故事充满曲折。

  1990年7月,李策宏在峨眉山“九十九道拐”发现叶片近似川八角莲花斑的秋海棠,该植物生于海拔1230米至1450米的山地常绿阔叶林下、阴湿沟谷岩壁上或路边岩壁上。“野外开花植株很少,很难采到花果标本。”直到2003年10月,李策宏才引回到峨眉山生物站进行栽培(盆栽)。2014年9月20日,李策宏在原发现地找到两株结果植株,采回压制成标本,现存生物站内。

  最初,秀丽秋海棠还不叫这个名,也没人知道它的“真身”,李策宏预感它会是新种,并和田代科一起合作、研究,最后联合发表文章,并成功为它命名。

  “峨眉山从报国寺到金顶,哪一个海拔段有什么,我脑袋里都有谱。”李策宏说,所以这些年,他也当了很多外地专家的“植物向导”。

  “在154平方公里的峨眉山风景区范围内,现有高等植物3703种,占全国植物物种总数1/10以上,四川植物物种总数1/3。”他介绍。

  “现在我总算是把峨眉山摸清楚了。”一句话说来轻巧,但背后却是李策宏32年来对植物的热爱和坚持。(魏玉婷 文/图)

责任编辑:蒋燕
来源:四川日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0645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