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研报④|美国体育与健康是如何协同治理

新华网
2020-03-23 16:56
美国体医结合背景下体育与健康行业的发展与现状。

  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要完善国民健康政策,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而体育在提高人民身体素质和健康水平,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在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大背景下,如何将体育与健康更好融合推广一直是研究的关注点,很多研究都对域外的体医融合进行了研究,而美国的体医结合是将体育与健康最早结合起来的倡导者以及先行者。其通过体育活动作为促进健康的重要方式,积极促进体育、医疗、卫生、教育等多元主体通力合作,走出了体育与健康多元主体协同治理之路。

  本文通过梳理美国体医结合的发展历程、管理体系、服务平台以及产业发展现状,了解到美国体育与健康的协同治理框架,是通过政府宏观调控,多个部门相互协同,打造促进健康与体育融合发展的环境。形成了由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国立卫生研究院、美国运动医学学会、国家健康统计中心和体力活动指南咨询委员会共同组成的服务平台;同时美国体育与健康产业蓬勃发展,以健身房,体能训练中心,物理治疗中心等为代表的产业,已经形成了相当庞大的市场。现美国体育与健康已形成了以政府宏观调控,各部门和组织协调配合,各产业迅速发展的格局。

  △ 一家健身房内部。来源新华社客户端

  美国的体育与健康发展

  体育与健康结合发展历程

  体育与健康的结合最早由体医结合开始,体医结合最早起源于美国,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HHS)将体力活动与卫生医疗服务相结合,把增加国民体力活动和改善国民体质作为最重要的国家卫生健康目标之一。

  美国政府推出的国家健康战略,依据目标和类型主要分为两类:

  (1)以提高国民整体健康水平为目标的《健康公民》(HealthyPeople)系列计划。从1980年至今,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每十年就会提出一个《健康公民》计划。

  (2)以专门预防控制为目的的体力活动系列计划。如《国民体力活动计划》(National Physical Activity Plan,NPAP)。

  《健康公民》计划的出台并没有很好地解决健康问题,肥胖率仍然在增加。直到2010年颁布的第一个《国民体力活动计划》(NPAP),才真正提升了人们对于体育锻炼的重视程度。从2010年到2015年,美国经常参与中等强度体力活动的人口比例相比2009年增加了11.5%。

  △ 图表 1 美国“体医融合”发展历程

  体医协同治理框架

  美国政府从宏观层面和顶层设计出发,通过宏观调控以及多个部门的联动配合,营造了体医融合发展的治理环境,构建了体医协同治理框架(图表2)。

  由政府成立联邦机构工作组(Federal Interagency Workgroup,FIW),统筹负责健康计划的具体实施;吸纳社区组织,非营利性组织参与健康计划的协调、指导和监督;联合个人参与健康项目的制定;与交通、环保、教育、营养、医疗、住建等领域建立了合作网络关系,定期评估各部门的工作进展情况。

  △ 图表 2美国体医协同治理框架

  体医协同治理中政府相关管理

  美国政府部门通过法律、监督、评价等手段,上下贯通,构建一个良好的资源、信息沟通环境,让其他主体形成强烈的健康促进协同意识(图表2)。

  在体育健康管理方面,美国联邦政府最大的卫生机构——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负责医疗卫生与体育事业,制定国民健康与体力活动政策。下设有“国家疾病与预防控制中心(CDC)”,推进“体医结合”预防疾病。

  1956年成立的总统青年健康委员会(The President's Council on Youth Fitness),几经更名,直至2018年被特朗普总统更名为总统体育、健身和营养委员会(President’s Council on Sports, Fitness and Nutrition,PCSFN)。PCSFN是一个顾问委员会性质的组织,由20名任期为两年的普通公民志愿者组成,直接向总统提出一些关于人民健康方面的建议和促进全体美国公民身体健康方面的项目计划,来鼓励人们积极参加体育锻炼。目前在这个组织的建议下设立了“总统挑战(The President's Challenge)”和 “全国学校示范计划”两个项目,来鼓励个人和学校积极参与和组织体育活动。

  体医协同治理中政府与社会合作管理形式

  NPAP计划统筹委员会由国家疾病与预防控制中心(CDC)、体力活动研究部门和一些公益性实体组织构成。该委员会除CDC等个别组织为政府职能部门外,非联邦政府组织是其主要构成。委员会的理事会成员为相关领域的25个全国性的社会组织,其中22个为体育、医疗领域的组织,其制定实施并运行《国民体力活动计划》(NPAP)。(图表2)。同时,委员会还在NIH设立了办公机构,负责监控和协调所有研究机构的资金,资助体力活动与健康促进方面的研究(2017,岳建军)。

  NPAP计划统筹委员会去中心化的管理模式是其显著特点,通过民主协商的方式处理相关事务,使得体育与卫生医疗业可以打破壁垒,合作共赢。如,2016—2020年《国民体力活动计划》(NPAP)新周期的实施中,国家疾病与预防控制中心(CDC)成立体力活动与健康部门,持续推进部门之间的跨界合作。

  体育健康服务平台

  美国从1980年实施国家健康战略开始,经过多年的实践,形成了以政府为主、协会组织和研究机构为辅、体育健身服务和医疗卫生服务协同配合的运动健康促进指导服务平台(2016,彭国强,舒盛芳)(图表3)。极大程度上发挥了体育对于医疗卫生的价值,推进“体医结合”的实施。

  △ 图表3 运动健康促进服务平台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The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HHS)以维护美国公民健康为目标。主要承担了健康计划以及体力活动标准的制定。HHS依托“体医结合”战略,利用自身优势融合医疗卫生和体育服务,积极推动国民进行科学的体育锻炼,达到健康促进的宗旨。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下设的主任办公室负责制定政策,规划、管理和协调NIH所有组成部分的计划和活动。NIH下设的国家心脏、肺、血液研究所(NHLBI)为群众提供体力活动与心血管健康、营养等方面的指导;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与癌症与遗传研究部(DCEG)致力于为癌症的预防和治疗推荐最佳体力活动量与类型。NIH还设立了专门的研究基金(IRP),研究体力活动干预疾病、降低发病率的效果,发挥普及健康理念、指导国民科学运动的作用(2016,彭国强,舒盛芳)。

  美国运动医学学会(American College of Sports Medicine, ACSM)核心理念是“Exercise is medicine(运动是良医)”。ACSM成立于1954年,通过促进和整合运动人体科学、体育教育、医学等方面的研究来提供运动健康指导服务。ACSM的成员广泛从事医学、健康和运动科学领域的工作,来自世界各地80多个国家约4.5万人。ACSM还积极与政府机构、医疗卫生机构合作,为健身专业人士和临床医生提供认证和继续教育服务,开展运动损伤与康复的短期培训,实现运动体系与医疗体系融合。

  美国国家健康统计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 NCHS)通过制定指导政策、数据信息,改善美国公民的健康。其健康数据来源于四个渠道:一是国家生命统计系统,收集出生和死亡登记的数据;二是国民健康访问调查,通过人口普查局的调查员进行家庭采访获得公民健康状况的信息;三是全国健康与营养检查调查,随机选择地点评估美国人的健康和营养状况,将个人访谈、标准化的体格检查、诊断和实验室测试相结合,以获得已诊断和未诊断疾病的信息、生长和发育、超重和肥胖、饮食和营养、风险因素和环境暴露等数据;四是全国卫生保健调查,对医疗相关机构提供服务情况进行调查,评价资源使用情况。

  体力活动指南咨询委员会(Physical Activity Guidelines Advisory Committee, PAGAC)对支持体育锻炼和健康的科学进行系统的审查并编写科学报告。目前已经颁布2008年和2018年两版体力活动咨询报告,内容包括癌症预防,心血管健康和体重增加的预防,慢性病人群、孕产期妇女、青少年和老年人等人群体力活动方面的专业知识。PAGAC还建立“美国体力活动科学数据库”,提供科学的体力活动指导。美国运动健康促进指导服务中的各个平台之间既相互独立又相互联系。各平台都从自己的领域出发进行运动健康指导服务,同时彼此之间相互配合,通过科学运动的手段来来预防疾病,保障健康,推进医疗健康事业的发展,促进“体医结合”。

  美国“体医结合”背景下

  体育与健康行业的发展及现状

  在美国“体医结合”的背景下,特别是将国民健康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其体育产业和健康产业得到了融合并呈现巨大的发展。

  按照国际上通行的分类方法,体育健康服务、体育教育培训等都属于体育附属产业,其消费与生产和核心产业息息相关。而自20世纪60-70年代美国的健康管理服务业开始兴起,整个医疗健康服务体系资源不断整合,现在已经发展为美国的第一大产业。不仅包含非医疗健康服务,也包括医疗服务(图表4)。

  △ 图表4美国体育与健康行业的发展

  美国NAICS行业分类下体育与健康类示例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医疗中心

  根据美国NAICS行业分类情况来看美国现有与体育健康、体育医疗相关的行业分布较散,并没有一个专门的行业划分。与体育健康、体育医疗高度相关的小类均划分在不同的各大类当中,涉及9个大类行业:制造业、零售贸易、金融保险、房地产租赁、教育服务、卫生保健和社会援助、艺术娱乐休闲、其他事务(公共行政除外)、公共行政。

  美国NAICS行业分类“621340”,该行业由独立的健康医生组成,目前有42,320家公司从事这一行业,估计就业人数为365,341人。从2017年行业资产规模排名前十整体情况看,排行第一的公司总资产达到近38亿美元,排名第十的总资产在6619万美元,差距较大(表格2)。

  △ 表格2美国“621340”行业2017年资产规模排行

  ATI Physical Therapy成立于1996年,总部在美国的伊利诺伊州,是一家私人康复门诊连锁诊所,专注于提供高质量的一系列康复服务,2017年行业收入排名第三(表格2)。目前已在美国的24个州建立了近700家诊所,成为全美最大的物理治疗领域私人连锁诊所之一。根据crunch base数据显示,2017年ATI实现净营业收入1510万美元,占据全美物理治疗市场份额约3.5%。ATI通过不断收购其他诊所等资本方式进行扩张。根据不完全统计,从2006年至2016年,ATI累计进行11起收购事件,在资本市场活动较为频繁。在成立22年来仅进行过四轮融资,累计融资额为2.56亿美元(不含最新一轮融资额),目前尚未在资本市场上市。

  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医疗中心

  美国NAICS行业分类“621491 HMO医疗中心”,该行业从业人员主要是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主要向HMO的用户提供一系列门诊医疗服务和初级卫生保健。HMO医疗中心属于医疗卫生机构,既提供卫生保健服务,又承担日常健康维护和医疗保险业务。

  传统医疗与以HMO医疗中心为代表的管理式医疗,最本质的差别在于 管理式医疗采取预付费制度。1973年美国《健康维护组织法》颁布后, HMO快速发展。参加者在就诊选择上仅限于该组织服务网络内的医生和医院,并且每位参加者均有一位固定的全科医生,决定参加者关于是否转诊和住院事宜。HMO有明显的重预防特征,深入社区进行健康保健宣传和服务,通过网络来管理会员,督促会员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控制疾病,预防疾病发生。同时鼓励会员采用健康生活方式,为用户提供诸如免费健身房、社区干预等服务,如果会员在过去的一年积极参与体育健身,会相应降低当年保费。

  从2017年行业资产规模排行情况来看,收入最高的HMO医疗中心总资产达到了53亿多美元,排名第九的总资产也达到了11亿美元。(表格3)。

  △ 表格3 HMO医疗中心2017年行业资产规模排行

  持续照料退休社区

  美国NAICS行业分类“623311持续护理退休社区(CCRC)”,行业主要包括从事提供一系列住宅和个人护理服务的机构,提供现场护理设施。最初是美国教会创办的组织,至今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

  CCRC是一种独立生活,辅助生活和养老院组合的复合式老年社区。终生照护(lifecare)是CCRC的核心经营理念。入住者在入住时一般都要支付一笔入住费(2万至75万美元不等),社区根据入住者缴纳的月费或管理费(900至11000美元不等),提供不同服务,如果入住者需要不在合同里的服务,则要另外付费。通常一个CCRCs都会提供足够的活动场地和健身中心来让入住者进行体育锻炼,一些高级的CCRCs还有高尔夫球场或者在球场旁边,供入住者休闲娱乐。因为存在费用昂贵等很多现实的问题,美国目前只有约5%的退休老年人选择住在CCRCs。

  体育与健康行业的分类

  美国体育与健康行业相当庞大,现有市场按功能可细分为体育健身休闲娱乐类(包含运动健康类),健康运动类,运动康复类(图表7)。

  △ 图表6美国体育与健康行业布局

  体育健身休闲娱乐类

  美国普查局根据 NAICS的分类,将体育休闲产业分为观赏性体育、表演体育的推广者、为运动员提供代理和管理人员、其他娱乐休闲业四类。美国体育休闲行业采用政府与市场结合型管理模式,行业协会为主,政府适当干预。

  美国体育休闲娱乐行业中,户外运动成为驱动美国经济的主要力量之一。据体育产业动态报告统计,2018年,有610万美国人从事户外休闲运动相关工作,1.4亿美国人把户外运动当作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贡献GDP高达6460亿美元,包括1207亿美元的户外休闲产品销售和5248亿美元的旅游相关支出。这是继医疗、金融与保险的第三大年度消费支出项目。从2005年至今,户外休闲运动经济以每年5%的速度保持增长。其高质量的活动场所、政府高度重视和高投入的管理维护、多样性的就业机会和行业间高度关联性成为户外休闲运动飞速发展的重要因素。

  除此之外,美国运动健康类的健身俱乐部数量庞大。截止到2016年6月30日,美国线下健身房市场规模达到36180个,健身行业规模达258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约1800亿。约有5530万美国健身用户,占到整个美国人口的18.4%。

  △ 图表 7 2005-2015 美国健身俱乐部数量情况(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美国健身行业虽然规模庞大,但由于准入门槛低和每个健身房辐射区域小,使得行业公司非常分散。2013年,美国健身俱乐部总收入达到224亿美元,排名前二十五家的俱乐部总收入所占市场份额不到50%,健身行业在美国很难形成形成寡头垄断的市场格局。

  △ 图表 8 2005-2015 年美国健身俱乐部会员人数情况 (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目前美国健身主要分为纯线下、纯线上、线上APP+线下健身房和O2O健身房聚合平台4种模式;主要依靠连锁加盟,课时费,会员费盈利;呈现经营组织连锁化、服务产品多元化、健身服务个性化、健身设备数字化、健身保险一体化的发展趋势。

  健康运动类

  通过科学健康的方式进行体育锻炼,利用高科技的技术设备保证运动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主要的产业形态为体能训练中心。体能训练正式向专业化方向发展的标志是1978年美国体能运动协会(以下简称NSCA)的成立。美国体能训练机构繁多,主要分为协会类(非盈利性机构)和公司类(盈利性机构)两大类。

  美国体能训练机构,背靠世界顶尖医学院科研成果,负责人大多拥有国际顶级医学院学习背景,多数团队成员曾在美国四大联盟康复医疗部门任职,采用精英式训练方法,引入先进的理论体系,同时在体育训练领域深耕多年,形成了相对完整的产业链。以EXOS为例,它将运动心理、营养、健身、康复融合在一起,形成完整可输出的课程体系,这为EXOS与互联网结合、为其它企业合作提供了便利。

  运动康复类

  康复治疗产业形态以康复门诊和物理治疗中心为主。美国康复治疗是和临床治疗一样普遍,一般是采用1对1的方式进行,吸引着运动受伤、老年人疼痛、亚健康等诸多人群。

  整体而言,康复治疗产业链可分为三段——上游:康复器械生厂商、康复药物生厂商;中游:综合医院运动医学科或康复科(运动康复服务能力严重不足)、专科康复机构;下游:B端——体育赛事保障、专业运动队等,C端——竞体运动员、大众运动康复。美国物理治疗市场份额前五的企业,有四家企业采取单一社区诊所的模式经营,只有一家企业Select Medical采取康复医院与社区诊所并驾齐驱的模式。在美国三级康复医疗网络中,大多采取社区诊所的模式处于三级康复体系的下游,因为在美国有着健全的转诊机制,康复医院和门诊诊所相互连通,转诊顺畅。

  根据JakariCare的研究,美国物理治疗市场发展已经相当成熟,市场约共有60316家康复企业,16000-18000个物理治疗诊所,整个物理治疗市场规模估计为300-330亿美元,并且保持年增长率约为3%-5%左右。美国物理治疗市场占据份额前五的企业占据美国物理治疗整体市场份额也仅20%左右,依然有较大的增值空间。近年来,美国物理治疗市场的整合趋势愈演愈烈。2015年至2017年3月,美国物理治疗市场出现大型并购活动共46起,其中交易金额最大的是2015年Select Medicaland WCAS收购Concentra,交易金额高达10.55亿美元。

  (本文节选自《美国体育与健康组织框架研究》作者: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体育金融研究中心,李佩璟,刘玉洁)

责任编辑:吉戎昊 丁峰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10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