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正文

古意与现代交织 《寻找杜甫》“音乐剧场”惊艳亮相

2016-08-22 11:18
来源: 成都日报
责任编辑:涂丽君

  昨(21日)晚,由中央民族乐团和成都民族乐团历时两年联合打造的大型民族音乐剧场《寻找杜甫》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歌剧院上演。这是继前晚首演后又一次精彩亮相。该创演活动由中央民族乐团和成都市文广新局主办,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研究院承办,中央民族乐团、成都民族乐团联合执行演出。该剧首次采用大型民族交响音乐塑造展示中国古代文化名人的艺术形象,以民族音乐剧的形式表现中国古代文化名人,这在中外舞台和整个音乐界尚属首次。

舞美诗意盎然

  别开生面 民族音乐舞台呈现新形式

  昨晚,国家大剧院歌剧院里座无虚席。当演出钟声敲响,舞台灯光闪耀,28个2立方米左右的格子里分别安排了2-3名演出人员。清透的帷幔将主舞台和格子背景隔开,如此别致的舞台布局,让现场所有观众眼前一亮。

  大幕拉开,28张杜甫石刻画像浮现眼前。序曲奏响,黑白杜甫石刻画像瞬间变成红黄蓝三色彩色格子,不断变幻闪耀。

  随着音乐推进,由《锦江春色来天地》《秋江月夜》《燕归来》《春夜喜雨》四部分组成的第一篇章《田园》缓缓上演。在该篇章,竹笛作为主奏乐器,悠远的笛声将杜甫笔下的“锦江春色来天地”的意境生动展现在当代人眼前。第二篇章《离乱》则由《路有冻死骨》《新婚别》《兵车行》《国破山河在》构成。在该篇章前半部分主要以打击乐的协奏曲为主,加上人为制造的效果声,真实营造出战乱的音响场面。后半部分则运用管子的高亢悲凉、如诉如泣的音色,表现战乱下哀鸿遍野的景象。值得一提的是,在《兵车行》部分,投影在帷幔上的水浪图像随着音乐声四溅,千军万马的磅礴气势跃然眼前。最后一部分《梦想》篇,主要由《安得广厦千万间》《盛世乐舞》两部分构成。《梦想》篇为弹拨组协奏曲,体现杜甫寄情山水的愉悦情绪和不忘国家安危的情怀,塑造了一位关注民生、向往天下大同美好社会理想的伟大诗人。

  最后,各种杜甫肖像图构成的“寻找杜甫”四个大字慢慢显现,时长90分钟的表演也圆满画上句号。帷幔缓缓升起,28个格子里的演员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全场观众集体起立鼓掌,久久不息。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别致的舞台布景,演员在格子中既是演员又是背景。格子中的演员又和乐池里的演员相呼应,变幻无穷,惊喜不断。”57岁的北京市民王海军观看演出后、连连赞叹。

28个格子变幻无穷

  艺术呈现 提出“音乐剧场”新概念

  《寻找杜甫》以杜甫的诗意和情怀为切入点,用音乐剧场这种新颖的、立体式、全景式的舞台呈现杜甫的一生,是首部采用大型民族交响音乐来塑造表现中国古代文化名人的艺术形象的音乐作品,它将中国民族音乐与当代剧场表现手段相结合,在音乐中铺陈戏剧、在戏剧中展现音乐。

  该剧的导演易立明说:“我们不在舞台上呈现一个具体的诗人形象,而是带领当代观众通过音乐和舞台去感受杜甫的内在精神气质,这是一个‘寻找杜甫’的过程。”

  追溯1200多年的历史,我们为什么要以“杜甫”为题材进行此次创作,“寻找”又意味着什么呢?易立明这样解释的:“从创作者到演奏者,我们要呈现给大家的是一个动态的、集体寻访的过程。”他说,回顾唐代文坛,“李杜”无疑是中国诗歌史上的两座高峰,相较“诗仙”李白的浪漫主义,诗圣杜甫则更具现实主义情怀。“从盛唐时期到安史之乱,从踌躇满志到历经战乱离散,杜甫在贫困潦倒之际并没有愤世嫉俗的厌世情绪,而是把高远的人生体悟融入笔墨之间,‘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在今日看来,仍然具有普世意义。”易立明说。

  “以当代人的视觉,寻找杜甫和探寻杜甫,是这部剧希望表达给观众的。为此在表演形式上,我们把它界定为‘音乐剧场’。”易立明解释说。除演奏中的乐器声响外,剧中乐手的肢体声和吟诵声,以及任何舞台上发出的声响,都可算作作品一部分。同时在民乐的声场处理上,更是做出大胆的布局,让乐团每一个声部都能清晰、鲜明地呈现出来,还中国民族音乐原本之声音。同时,古意与现代交织的视觉呈现作为一个重要的组成元素,一切都围绕“寻找”展开。诗人杜甫的世界犹如一片精神热土,等待每一个当代人去自我灌溉。

  央地联动 再创作力求完美呈现杜甫精神

  据记者了解,目前《寻找杜甫》已被文化部列为2016年国家院团作品展演首演剧目,这是中央民族乐团和成都乐团继2014年联袂演出大型民族交响音乐会《锦城丝管》后再次合作的大型项目,也是成都市文广新局2016年的重大艺术项目。

  为了让作品呈现更加完美的效果,昨日上午,该剧的首演研讨会在中央民族乐团举行。主创人员、中央和成都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

  易立明表示,音乐剧场是音乐为主,充分运用一些视觉表现,让整个舞台呈现出更加丰富的效果。同时《寻找杜甫》更是让所有人对中国传统器乐有了全新的理解。易立明导演在对28个格子的运用这样阐释道:“第一层为打击乐器、第二层为弹拨乐器、第三层为吹管乐器、第四层为声乐表演,这种立体的呈现方式,把民族乐曲演出的姿态清晰呈现给观众。每个格子除了装饰作用还是一个扩音器,最大呈现乐器的原本音色。”

  中国艺研院科研处副处长、古典文学博士后杨明刚对这种表现形式也格外赞同。“天然的亲切感,样式新颖,不落窠臼,完全展现了民族乐器的特点。”杨明刚说。原《人民音乐》副主编于庆新在对剧目创新肯定的同时,认为在整个作品的风格上,可以适当增加一些四川或者成都音乐的元素。

  作曲梁仲祺在阐述该剧的主题时说:“《寻找杜甫》是以大型的民族乐团为表演载体的民族管弦乐套曲,是器乐、声乐、诗歌吟诵的综合舞台呈现;是多部民族器乐协奏曲的集合,力图表现民族乐器的特点和优美,以及民族音乐所蕴含的审美意境。”编剧王爰飞也强调,该剧重在体现杜甫的情怀和思想,“寻找”重在寻找杜甫的精神,让现代人重新感悟杜甫的爱国主义情怀。

  “立意深远、角度独特、技艺精湛、色彩斑斓。”四川省音乐家协会主席、原四川音乐学院院长敖昌群对《寻找杜甫》给予充分肯定。同时,敖昌群也对服装、舞美、灯光等各方面给出自己的建议。(记者 王嘉 特约摄影 官德伟)

责任编辑:涂丽君
来源:成都日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91119431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