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正文

化解农村“会荒”要对症下药

2016-12-28 09:29
来源: 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李茗抒

  ·朱昌俊

  “近些年,农业税不收了,计划生育不像过去那样抓了,村民一年到头很少开会。”在青海东部一些农村,村民们甚至记不清最近一次开会是什么时候。城里陷“会海”,农村遭“会荒”。少了会议传达,基层农民如何知道发展农业、服务农民、建设农村的具体政策,又如何去反映这些路线、方针和政策在农村的贯彻、执行和落实情况? (人民日报)

  农村会荒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其中一些直接原因并不难理解。首先,较之于过去的集体社会,当前农村生活、生产都呈现出自组织和松散化的特征,会议比过去少了,实属正常,这本身亦是社会活力增强的一种必然表现。其次,当前不少农村地区,年轻人大量外出,甚至出现空心化的趋势,开会的动力逐渐式微;再者,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许多原本只能由会议形式来传达的信息,已经可以通过电话、微信等其它方式来替代。

  但上述原因,仍只是最直接、最表面的缘由,也很难解释一个会议都没有的“不正常”。客观而言,在当前的农村公共生活中,涉及到修路、低保、公共服务等诸多问题,需要村民参与、讨论的事项不是少了,而应是更多了。虽说一些信息发布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完成,但一些关系到村民基本权利的公共事务,开会仍是一个必要的程序。在这种背景下,会议的减少,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没人愿意开会”,而是很多本应得到尊重的村民权利并没有兑现。就此而言,要真正保证必要的会必须开,还得从优化基层的治理结构入手,让村民能够更有力地参与村务治理。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一些会议在形式上,要么还是照本宣科走过场,要么沦为村干部的“秀场”,会议的实质作用被弱化,导致村民参会的积极性与热情大大减少。在某种程度上,较之于避免“会荒”,当前更紧要的是树立现代性的会议规则和议事规则,让村干部和村民都知道到底该如何开会,如何让会议的“质量”与效率高起来,真正成为处理基层事务的重要渠道。

  城市里的“会海”与农村的“会荒”,代表的是两种极端。虽然诱发的原因各有不同,但都有现实的生成路径,其背后都伴随着某种发生偏差的行政治理生态。明晰此点就是要认识到,无论是解决“会海”还是“会荒”,都不是依靠行政强力对会议数量作“加减法”这么简单,而更要触及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因此,面对农村的“会荒”,还须辩证看待,既不能忽视这种现象中问题,也不能因此搞“头痛医头式”疗法,片面追求会议的数量。不必要的会坚决不开,必要的会不能省,才是最为理性的态度。

责任编辑:李茗抒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201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