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正文

年度阅读书单,也是一部个体成长史

2017-01-05 12:03
来源: 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李茗抒

  ·景凯旋

  “过去的2016年有哪些书值得回味?2017新年伊始,又该读哪些书来充实自己?”元旦前后,这两个问题成了不少人在社交媒体分享、讨论的热点。全民阅读良好氛围正形成。据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国民综合阅读率再创新高,达到79.6%,数字化阅读率上升到64.0%,人均纸质图书阅读增加至4.58本。 (人民日报)

  好读书是一种天性,也因人而异。我喜欢沉浸在故事里,它与身边的生活迥然不同。童年的思维是分不清生活与想象的界线的,先民的形象思维大概就是如此。《诗经》中的“兴”,朱嘉概括为“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实际上,“兴”是先民神话思维的遗存,不能区分事实与比喻。在先民眼里,关关雎鸠就代表了爱情的事实,两者是同一件事,不是比喻。

  童年的思维是诗性思维,阅读培养了我对世界的最初想象。我常常坐在屋后的山坡上,望着对面高高的群山,想象山外的世界。城市里有十字街头,人们坐在花坛旁读书。有一次,我从一本连环画里抬起头,对着母亲说,长大后我要“远走高飞”,这是我学会的第一个成语。母亲到了晚年,还常回忆起这个情节,说我终于远走高飞了。

  我不喜欢现在的儿童很早就灌输科学,那是一个用概念和公式堆砌的世界。今天的教育把人生的不同阶段减化为一个阶段,当一个孩子很认真地说,月亮上没有什么嫦娥和白兔,只有矿石时,我总会觉得,他缺少了一种想象力的培养。当然,知识自有它的迷人之处,最初的许多知识都是来自小学四年级读的《十万个为什么?》,今天我仍觉得,这是我少年时期最好的读物之一。

  我常羡慕今天的年轻人,书店里有太多的中外名著。青春时的阅读没有功利心,又是求知欲最强的时期,错过后那种感觉就补不回来了。可我小时读的书也有很多是垃圾,许多中外名著都是后来在大学期间才读到的。

  从小的阅读培养了我读书和思考的习惯,尽管这不能增加任何物质财富。在我看来,人的思维结构有三种层次:心灵、知识和信息。心灵是最重要的,它决定人生的方向和高度,知识可以帮助人思考,但需要融入心灵,否则便成了两脚书橱。至于现在许多人只喜欢接受信息,那就低了不止一个档次。

  每当看到两个朋友相遇,坐在一起,却各自低头看着手机,跟远方的一个陌生人聊天,我总会想,这是人的心灵的扩大还是缩小?对此,我的回答是不合时宜的,今天的阅读应当回归到一本书,而不是一条信息。

责任编辑:李茗抒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0249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