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图片中心 > 正文

鹰眼面具激光设备……成都机场驱鸟人与鸟“斗智斗勇”

2017-01-12 10:02
来源: 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汪昕

  吓鸟用的脸谱气球

  1月10日,驱鸟人员在双流机场跑道边来回巡场。

  发声设备

  吓鸟用的假人

  驱赶蚊虫的设备

  1月10日早上5:30,杨鹏飞从休息室的沙发上起身,拍了拍一旁的搭档。

  “快点儿,该航前鸟情巡视了。”边说话,他边披上防寒服。顶着夜色,两人拿起驱鸟工具,驾驶驱鸟车,围绕双流机场飞行区开始了一天的驱鸟工作。

  天还没亮,候机楼里的旅客早已人山人海,杨鹏飞和搭档睁大眼睛密切观察四周的鸟情,边走边停。每一次下车,他都要拿出观鸟镜仔细“侦察”鸟情,以确保第一班飞机正常起飞。

  一圈下来,差不多6点了。这座中国中西部地区最繁忙的机场,一架架飞机呼啸驶去,它们滑过跑道,冲上云霄。而杨鹏飞和他的同事们,仍驾驶着驱鸟车,一圈一圈奔跑在跑道周围。

  鸟灾

  鸟儿撞击飞机 比炮弹的冲击力还大

  “看过《萨利机长》吧?”说话的人名叫鞠兵,是机场净空防控部的负责人。

  电影《萨利机长》中,一架由纽约飞往北卡罗来纳州的飞机,在起飞爬升时,遭遇一只黑雁撞击,导致飞机引擎熄火失去动力。机长决定在哈德逊河河面迫降,最终让155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生还。

  “我们工作的意义,就是为了杜绝电影中发生的突发情况。”鞠兵告诉记者,双流机场的东、西两条跑道是机场净空保护和核心区域,他们的工作职责就是防止任何障碍物入侵机场净空保护区。

  在影响机场净空安全的诸多障碍物里,鸟是最不可控的移动障碍物。据统计,每年全世界民航因为鸟击造成的损失近100亿美元,国际航联已把鸟害升级为“A”类(最易发生的)航空灾难。

  “事实上,鸟击已成为全世界民航公认的安全难题。”鞠兵举了个例子,一只重1.8千克的鸟,撞向时速700公里的飞机,产生的冲击力比炮弹的冲击力还要大。

  他介绍,飞机容易遭到鸟击的部位主要有三个,一是机头,包括雷达罩、驾驶舱前挡风玻璃等;二是机翼的翼根附近,因为该部位空气流速很快,飞鸟容易被气流带入;三是发动机,因为其前部进气,会产生强大的吸力将鸟儿吸入。

  识鸟

  至少培训半年 熟悉周边近百种鸟类

  在机场及周边区域,每年大约有近百种鸟类活动,鸟情随着季节更替而变化,这里除了麻雀、白鹭等不迁徙的“留鸟”外,每年春天和秋天还有大量候鸟迁徙到这里生活。

  在鞠兵看来,要做好驱鸟工作,首先得认识鸟。2011年,净空防控部成立时,他主动申请加入这个团队。目前,机场净空防空部有30名专职驱鸟人,实行三班倒模式,24小时巡护。他们的工作区就在跑道边上。

  在成为一名职业驱鸟人之前,他们都经历了至少半年的培训。在办公区二楼的墙壁上,粘贴了很多机场常见鸟类图,每一幅图上,都清晰标明了其模样、体积、食性、飞行高度、危险级别和防止措施。它们中,既有小云雀、喜鹊、红头长尾山雀这样的小鸟,也有像金腰燕、鹰、隼、鵟、夜鹭等候鸟。

  在这些鸟类中,家燕和金腰燕属于“严重危险”的鸟类。鞠兵告诉记者,它们之所以“严重危险”,是因为燕科鸟类飞行高度低,且通常集体出动,“一来就是几百只,密密麻麻盘旋在空中”。

  事实上,这30个驱鸟人和鞠兵一样,都是鸟类专家。他们对机场及周边数公里半径内的鸟类分布了如指掌。不光能分辨出是什么鸟,就连鸟吃什么、飞多高度等等都非常清楚,当然也知道对付方法。

  驱鸟

  假人面具上阵 驱鸟也要“斗智斗勇”

  早上8点半,杨鹏飞结束了巡护工作,接班的是田劲松和王涛,他们负责的是西跑道。

  西跑道全长3600米,在其西侧,有一道约5米高的拦网。记者看见,在围界外的草坪上,布满了驱鸟用的设备,每隔100米,就有一个驱鸟用的模特假人,他们穿着迷彩服,头上戴顶帽子,远远望去活灵活现。

  每两个驱鸟模特假人中间,还设有驱鸟面具。它插在草坪里,上面画了鹰的眼睛。“你还别笑,虽然外人觉得它‘辣眼睛’,但一般的小鸟见了都害怕。”田劲松告诉记者,拦网和面具都是驱鸟的基础装备,“现在的鸟儿精得很,适应了就不怕了,各种和你‘斗智斗勇’。”

  “发现一大群金翅雀!”田劲松突然急刹车。两人拿起装备下车,轻声走进草坪。王涛举起驱鸟装备,朝天上扣动了扳机,“砰……”只见一枚礼花弹瞬间射出,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匍匐在草坪中的鸟儿突然飞起“落荒而逃”。

  “射击方向也是有科学的,万一打偏了,会把鸟儿引去跑道内。”王涛说。

  刚刚忙完这头,塔台传来呼叫:“驱鸟一号,驱鸟一号,请速往02L跑道A1区域处置鸟情……”10点半,一阵急促的声音从王涛的对讲机中传来。得到塔台指令后,驱鸟车“火速”赶到了跑道边。

  只见一架飞机停在跑道正欲起飞,周边还有多架飞机在等待。田劲松和王涛到达指定区域后,发现一群麻雀正在跑道周边草坪上觅食。田劲松掏出驱鸟器,扣动扳机,王涛则开启驱鸟音波,不到2分钟,鸟儿们飞走了。

  “这种情况就比较紧急。”搓了搓手,王涛说,自己一开始觉得挺好玩,但时间长了越发觉得这是份非常严肃的工作。

  装备

  买驱鸟设备投入近千万

  事实上,除了人工驱鸟、拦网和面具驱鸟这类传统驱鸟方式外,近年来双流机场也引入不少国内外先进的驱鸟设备。统计显示,近年来仅驱鸟设备这块,机场投入已近千万元。

  “你看那个像机器人的设备,其实是个电脑声学动物驱鸟系统。”王涛说,该设备由一个主机和8个分机组成,每隔几分钟就会发出不同鸟类天敌的声音,鸟类听到这些声音后会“退避三舍”,“还有那面黑旗,它依靠视觉上的作用,使鸟类产生不适,减少其活动频率”。

  此前,为了减少鸟类对夜间飞机起降困扰,机场还引入激光驱鸟设备。晚上,激光设备打开后,会发出绿色的光源,“它们对绿色光源特别敏感,晚上开着作用特别明显”。

  事实上,为了更好的保护鸟类,机场已将驱鸟方向朝生态靠拢。“人防、技防驱鸟属于治标不治本,只有从源头上治理,切断其食物链,才能降低鸟类的活动频率。”鞠兵告诉记者,生态驱鸟是他们未来的工作方向,比如定期修剪草坪的高度,防止鸟儿筑巢;定期对草坪灭虫、灭鼠,减少鸟类的食物源等。(记者 殷航 摄影 雷远东 实习生 罗田怡)

  驱鸟妙招

  伊宁机场种植薰衣草驱鸟

  伊宁机场利用伊犁河谷适宜薰衣草生长的自然优势,从2009年开始实施千亩薰衣草种植计划。薰衣草的特殊气味可以令鸟儿远离。科学论证,航班运营期间,有记录的鸟类活动有了大幅度下降。现在的伊宁机场周围的绿化带全部种植的是薰衣草,在薰衣草盛开的季节,打开舱门,就可以看见花海,被誉为花园机场。

  浦东机场修建专门保护区

  上海浦东机场的原位置是一处温地,正好处于候鸟迁徙的路径上,为了驱赶这些鸟儿,机场专门在不远的九段沙湿地上,根据鸟情针对性的建立了鸟儿自然保护区,成功的吸引了原栖息于浦东机场的大量鸟类,显著减少了该机场的鸟击事故发生率。

责任编辑:汪昕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81120295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