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专题 > 正文

探访春运幕后英雄“孤石人”:成昆铁路的守护者

2017-01-24 18:02
来源: 新华社
责任编辑:郑玮

  新华社成都1月24日电(记者陈天湖、王迪)春节前夕,一个雨雪交加的清晨,在成昆铁路沿线的悬崖峭壁上发生了惊险一幕:一名工人与一块刚破碎的石头同时落到悬崖边的防护网上,数百米之下是铁轨。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对一块危石进行清理。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幸运的是,工人没有受伤。

  他叫张贵洪,来自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他今年已经50岁,是成昆铁路汉源桥路车间孤石危岩整治队队长。在他过去的34年里,这样的“危险动作”司空见惯。

  成昆线上,像张贵洪这样与危岩孤石打交道的工人被当地百姓称为“孤石人”。他们负责巡查成昆铁路从九里至南耳岗站169公里长的最危险路段,清理沿途的孤石危岩。他们把松动的石头用水泥、钢筋固定,或者用钢钎将石头一点点敲碎并清理走,以确保列车的安全通行。

  成昆铁路汉源桥路车间孤石危岩整治队于1970年组建,目前有20人。

  1月19日,在四川乐山市金口河区,火车从成昆铁路上驶过。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成昆铁路是中国西南的铁路大动脉,北起四川成都,南至云南昆明,全长1096公里。沿线三分之二崇山峻岭、沟壑纵横,地质状况极为复杂。由于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频发,通车3个月后,孤石危岩整治队应运而生。

  寒冬腊月,峨眉山脚下的沙湾站驻地天还没亮。张贵洪集合点名、强调注意事项后,就带着队员们上山了。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队长张贵洪(右)在驻地集合点名、强调注意事项。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在出发前检查装备。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从驻地准备出发上山。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在等待公交车准备上山。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在等待公交车准备上山。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走在上山的路上。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手拿装备准备上山。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背着安全绳准备上山。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正在上山。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悬在铁路上方几百米处一块一吨多重的危岩,就是张贵洪和工友们这次要清理的目标。雨后的山路泥泞湿滑,陡峭的岩石难以立足。由于作业面狭窄,每一次举起32磅锤,队员都可能跌落山崖。为安全起见,工人除了拴牢背上的安全绳,还要绕岩石外围拉上防护网。于是就有了开头的惊险一幕。

  张贵洪吊在半空,和工友交替着用钢钎、大铁锤等工具把巨大的石头化整为零,然后把这些碎石转移到山下的安全区域。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准备给自己拴上安全绳。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对一块危石进行清理。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对危石进行标记。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正在搬运一块清理的石头。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对讲机声不断在山谷里回响。每隔三五分钟,张贵洪就要和沙湾火车站里的防护员通话一次,确保施工不会影响过往列车的安全。

  这还不是“孤石人”最忙的时候。每年4月15日到10月15日,成昆铁路沿线降雨密集,这是泥石流的高发期。张贵洪说:“遇到大暴雨,人家往屋里跑,我们往外面跑。”

  张贵洪每月穿破三四双解放鞋,一连几十天守在山上是家常便饭。经常是饿了,摸出冷馒头啃两口;渴了,埋头喝两口山泉水;困了,就把钢钎插在山坡上,靠着钢钎打个盹。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正在喝水休息。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对危石进行标记。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结束当天的工作后下山。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对一块危石进行清理。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对一块危石进行清理。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对一块危石进行清理。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吊在半空中检查危石。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正在准备安全绳。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吊在半空中清理树枝以便检查危石。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吊在半空中清理树枝以便检查危石。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吊在半空中检查危石。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拴紧安全绳准备检查危石。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月18日,在四川峨眉山市,孤石危岩整治队的工人对危石进行标记。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孤石人”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人才队伍的青黄不接。工人都已步入中年,现在最小的也42岁了。今年有四五个人要退休,但够条件愿意来的年轻人不多。

  “我现在啥都不想了,既然与石头结了缘,就与它玩到底呗!反正我懂它,它也懂我。”张贵洪说。

  眺望远方的列车呼啸而来、穿过大渡河悬崖脚下的隧道,张贵洪说的一句话仍然在记者耳边回荡:“现在每天只要上山,能安安全全把他们带回来,成昆铁路每天安稳运行,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责任编辑:郑玮
来源:新华社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0377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