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图片中心 > 正文

探访春运“幕后英雄”铁路巡守者:暗河深处的“生命火把”

2017-01-25 11:43
来源: 新华社
责任编辑:郑玮

  新华社成都1月25日电(记者丛峰、吴文诩)归心似箭的人们坐在火车上谈笑或熟睡,有谁知道铁轨之下是巨大无比的喀斯特溶洞。上不见顶,下不见底,雨季时脸盆粗细的水柱倾泻而下……没有那些日夜守护的铁路巡守者,春运列车的脚下就是“虚的”。

  1月19日,巡路工人在查看隧道桥下溶洞中情况。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50岁的谢小华,是成都铁路局贵阳工务段乌江桥路检查工区的一名工长。他带领的班组负责40多公里管区内桥梁、隧道和涵洞的安全维护。其中,川黔线上唯一的洞中桥——虾子河隧道尤为重要。

  虾子河隧道全长1400米,隧道内有一座钢架桥,桥下是喀斯特地貌形成的暗河,地形复杂、危害多发。为了保障列车安全通行,谢小华和同事需要打着火把,深入距桥面8米深的暗河检查。

  “春运期间,客货运量都特别大,必须增加检查次数。”谢小华说。

  记者跟随谢小华工组前往暗河。

  沿着铁轨进入黑暗的隧道,只能看见电筒的光亮,脚下枕石噼啪作响。有列车驶入,谢小华就带领大家赶紧躲入避车洞。不过六七百米的距离,3辆轰鸣的列车带着扑面的气浪飞驰而过。透过手电筒的光束,卷起的尘土在光柱里翻滚。

  1月19日,巡路工人在往竹筒中灌入柴油,准备点燃火把。新华社记者 刘坤

  到了桥头,没有下去的路,人只能从护栏上翻过去。巡检工人拿出四只用竹筒做成的火把,灌上柴油点燃,怪石嶙峋的山底溶洞一下子进入眼帘。

  光电时代,为什么还要点火把呢?谢小华告诉记者,火把一来可以驱散蛇、虫等,二来可以防洞中氧气不足带来危险。

  “暗河封闭狭窄,容易缺氧。人进洞后能走多远,全靠火把‘把关’。”谢小华说,“几支自制火把,不仅保护巡检工人安全,还关系到头上无数旅客的安危。这是‘生命的火把’啊!”

  1月19日,巡路工人在隧道桥下溶洞中巡查。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9日,巡路工人在查看隧道桥下溶洞中情况。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由于坡度很大,碎石湿滑,大家要手握固定在桥基上的安全绳慢慢进入洞口。洞内碎石遍地,怪石狰狞,不知哪来的大小不一的水流,顺着岩石流下来,形成奇形怪状的钟乳石。火光一过,立刻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我们沿着干点的河床走,注意别踩空了。别人踩过的松土,尽量不要再踩。”谢小华一边提醒,一边仔细查看头顶一块巨大的石灰岩,“必须看清楚这些凸出的石块与山体之间有没有缝隙,是否有塌陷的可能。火车震动很大,如果有破碎断裂就麻烦了。”

  1月19日,成都铁路局贵阳工务段乌江桥路检查工区工长谢小华(左)率人在巡查溶洞中情况。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9日,巡路工人在巡路中小憩聊天。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9日,成都铁路局贵阳工务段乌江桥路检查工区工长谢小华在巡查溶洞中情况。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图为在火光的照射下,溶洞中投影的巡路工人的身影(1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9日,巡路工人在隧道桥下溶洞中巡查。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9日,巡路工人在隧道桥下溶洞中巡查。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9日,巡路工人沿暗河河道巡查。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同行的王斌是谢小华师傅的徒弟。他解释说,时间久了,喀斯特地形的一些岩层或石块就会自动掉落。如果大块岩石有断裂危险就必须处理。

  王斌说,冬季还好,最麻烦的是雨季,溶洞里四处喷水。暗河水流汹涌,如果发生堵塞,就会漫过桥面,威胁列车,全靠人工作业来疏通。

  谢小华说,雨季洞里阴冷潮湿,老鼠成群,蛇也多。有一次,隧道两边洞口竟然各卧着一条蛇。还有一次,在清理一个涵洞泄水孔时,我拿着铁钩去掏杂物,没想到里面藏着一条毒蛇,手指头被狠狠地咬了一口。“幸亏戴着手套,不然会伤很重。”

  全程百余米的暗河,我们连走带爬用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即使再熟悉洞中情况,每次检查也不能漏过一处地方。”谢小华说。

  1月19日,成都铁路局贵阳工务段乌江桥路检查工区4名巡路工人在溶洞中合影。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9日,成都铁路局贵阳工务段乌江桥路检查工区工长谢小华在虾子河隧道中铁路桥下的黑板上记录巡查情况。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9日,巡路工人在查看隧道桥下溶洞中情况。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在乌江段工作了20多年,谢小华管护的虾子河隧道只出现过一次险情。2010年6月的一场大暴雨,隧道顶部出现射水,牵引线路跳闸,列车不得不紧急停车。

  而2003年雨季的一个夜晚,警醒的谢小华救了一车人的命。那天夜里,虽未接到预警通知,他却怎么也睡不踏实。凌晨3时,谢小华爬起来去巡检,刚好遇到一个滑坡。他赶紧往火车驶来方向跑,警告列车停车。最后紧急刹车的火车,距离滑坡体仅四五十米。“如果撞上,旁边就是三十多米深的山沟,几百人的命可能就没了。”谢小华说。

  “20多年了,我在家过春节不超过5次。”谢小华说,“反正在家里也随时想着铁路,还不如值班踏实。”今年春节,谢小华又主动申请了留守值班。

  1月19日,巡路工人在虾子河隧道口迎送过往列车。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1月19日,成都铁路局贵阳工务段乌江桥路检查工区4名巡路工人在虾子河隧道口合影。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巡检结束,大家走出隧道洞口再见光明,发现身上沾满灰尘,鼻孔是黑的。这时,一列满载货物的列车“呜”地一声钻出隧道,宛如向那些春运“幕后英雄”致敬。

责任编辑:郑玮
来源:新华社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0380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