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有千般不舍,含泪也要带着希望出发

2017-02-03 09:47

  视频:即将回岗执勤的刘盼与父母在一起

  新华社北京2月2日新媒体专电

  相聚难,离别更难。在春节阖家团圆温馨热闹之后,生活又将逐渐回归往日的平静。

  再温暖的怀抱,也要挣脱前行;再温馨的家园,也要转身离开;为了平安、幸福和更美好的生活,含着眼泪也要收拾行囊,带着希望向着明天进发。因为,他们是留守儿童的慈祥父母,也是创造更好生活的顶梁柱;他们是“长不大”的儿子,也是保卫家园的子弟兵;他们是善良孝顺的子女,也是贫困村致富的领路人。

  离别的眼泪要笑着流下来,嘱咐的话儿再多也不嫌多……

  爸妈挣钱很辛苦 我一定要乖

  距离与父母分别的日子只有两天了,一说到要走,7岁的肖文艺就嘟起了小嘴,“有爸妈的地方才是我的家。”

  对于母亲吴愁来说,其实心中已无数次升起随女儿一起回乡的念头,然而理智又再次说服她坚持,再坚持。

  春节前,在四川老家的小文艺来到父母打工的东莞,完成了一次“逆飞”的团圆之旅。短暂的相聚中,吴愁夫妇带着女儿看了两场电影,去了一次动物园。这些在许多小朋友眼中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对小文艺都是最珍贵的幸福时光,一家人已有5年没在一起过年了。

  这些天来,小文艺像一只小跟屁虫,无论妈妈走到哪里,她都紧紧拉着她的手。正月十二是她8岁生日,可惜那时她已经离开爸妈。吴愁决定给女儿提前庆祝,带她吃一顿西餐,了却她许久的心愿。

  “离别的日子越近,心里越是不舍,为人父母,却不能守护她,心里觉得亏欠她许多。”爸爸肖红平时很内向,只在谈起女儿时有说不完的话。

  错过了女儿的第一朵小红花,错过了她第一次用筷子给大人夹菜,在她生病哭着要妈妈的时候,也错过了。在忙碌的生产线上,有时想到女儿,吴愁禁不住眼眶湿润。

  女儿很懂事,几乎每天都与爸妈通电话,但从不哭着要他们回家。“爸爸妈妈上班挣钱供我读书,我一定要乖。”一说到爸妈在外的艰辛,她就会流泪。“爸爸妈妈上班,白衣服进去,黑衣服出来,好辛苦……”

  “再苦几年,我们要回乡创业。”吴愁说。她答应了女儿,明年春节,一定回家过。

  夜深了,一家三口挤在狭小的出租屋中,他们紧紧依靠着彼此,仿佛离别永远不会来临。

  图:1月22日,肖文艺(中)和父母一起在广州。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摄

  我要回去执勤 我的3210艇在等着我

  虽然一家三代有6个当兵的,但对于25岁的独生子刘盼来说,入伍5年,今年头一回春节能回家,也属不易。家住南京市江北的刘盼,是江苏边防总队南通边检站3210艇机电兵,因为执勤任务重,大年初三中午才回家,初五下午就要返回营地。

  离家前的中午,父母做了一大桌菜。红烧猪蹄、腌菜肥肠、老母鸡汤,都是儿子爱吃的。“这两天,儿子都被亲戚抢着喊去吃饭。一年了,在家也就吃这么一顿。”父亲刘立群说。

  图:2月1日,江苏南京,刘盼(右一)在家中和父母及亲戚吃饭话别。新华社记者 李响摄

  “在部队,只有周末给家里打个电话。爸妈都不会手机视频,前两年过年,都是通过表哥的手机视频给长辈拜年。”刘盼说。父亲在附近工厂当保安,母亲张国华身体不好,在家休养,这也是刘盼最牵挂的。

  在部队,巡逻艇就是刘盼的工作岗位,辖区包括426公里江岸、26个对外开放码头、40个泊位、2个锚地,每天都要出海巡逻。刘盼负责机舱和电路检查,夏天发动机转起来,舱内温度超过40摄氏度,冬天早上天没亮就要起来擦甲板,手指都冻僵了。“一人一岗,我不归队,我的活儿就积压了,战友就忙不过来。”

  出发前晚,父母早已给刘盼准备好了“行囊”:两大盒桂花鸭,一袋子自家腌制的香肠咸货。临出门,母亲又从橱柜里拿出一玻璃瓶剁椒,塞到刘盼的包里,“桂花鸭是南京特产,给小伙伴们分分。”

  儿子走出老远,母亲还在不断用哽咽的声音喊着:“在外照顾好自己,别惦念我们啊!”

  图:2月1日,江苏南京,即将回岗执勤的刘盼(左一)在小区楼下和父母告别。新华社记者李响摄

  乡亲们的想念 是给我最好的年礼

  “女儿,到村里的时候,替我给乡亲们问个好!”大年初三,从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弟弟家告别年逾八旬的老母亲,龙梅便踏上了重返东兰县永模村的道路。在这个扶贫带头人心里,带领村民们致富一刻也不能耽搁。

  从南宁到东兰县有300多公里,再到永模村,要坐1个小时车,再步行1个多小时。临别前,母亲一再嘱咐:“我和你爸都是6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我们大学毕业后响应号召支穷到东兰,一干就是一辈子。那里的人质朴、实在。龙梅,你可要好好帮他们脱贫致富,别牵挂我。”龙梅一个劲地点头,她知道母亲有多不舍,但她更割舍不下的是2000多村民的小康梦。

  永模村是水库库区移民村。2014年初,东兰县供电公司党群部主任龙梅进村任第一书记,经过2年努力,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去年,在全村人强烈要求下,龙梅继续留在村里担任驻村指导员。今年春节,村民们又恳请她早点回来。

  图:1月31日龙梅与永模村孤儿在一起

  听到“扶贫大姐”提前回来的消息,村民们高兴极了:“龙大姐回来了,她又给我们带来了新想法。”

  “一缺技术,二缺销路,三缺资金,四缺硬件,这些问题我们鸡年还要多点心机,多找路子来解决。”傍晚时分,刚回来的龙梅与村干部围坐一团,共话今年的发展思路。

  村民覃利新说:“龙大姐就是厉害,原来只能烂在地里的红薯等农产品,靠龙大姐两三个星期就卖完了!”

  “前两年,村里靠吃‘绿色食品饭’收入大幅度增加了。永模村青山绿水,下一步我们要做好民宿民居规划,争取让村民们早日吃上‘生态饭’。”龙梅满怀信心地说。

  新华社记者王骏勇、吴光于、何丰伦

责任编辑:杜雨洲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02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