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图片中心 > 正文

资阳唯一“中华老字号”商标面临被抢注危险

2017-02-03 11:12
来源: 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李茗抒

  老员工重回工厂制酱。

  余绍军介绍厂内的伽叶古井。

  绘图 高翔

  2017年1月2日,已离职两年之久的临江味业公司调味师、49岁的余绍军突然接到回公司开会的电话通知。“开会时,听说资阳老字号‘临江寺’豆瓣商标被人抢注,顿感震惊和失落。”余绍军说,公司停产两年间,他先后前往巴中、西昌、武汉等地当建筑工人,“34年在工厂度过,除了会做豆瓣酱,其他什么都不会,为了生计要重学手艺,感到很不适应。”

  “临江寺是资阳人的品牌,落入他人之手,我们千万个不愿意。”余绍军说,开会提到要恢复生产时,他当即表态愿意马上回来上班。之后,几位老工人也留了下来。

  1月25日,春节前两天,消失两年多的“临江寺”豆瓣,重新走进资阳各大超市。消息传出,资阳人的朋友圈瞬间被刷屏,因为这意味着“临江寺”豆瓣正走出一场危机,资阳人乡愁保卫战首战告捷。

  2月5日,临江味业将对“临江寺”商标的使用作最后答辩,而国家工商总局对商标归属的最终裁决将于3月底或4月初出台。

  资阳人的乡愁:

  “临江寺”豆瓣

  迄今有280年历史,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资阳市唯一的“中华老字号”;

  两百多年间,商贾客旅在资阳临江镇歇脚启程时,行囊中就会多出几罐“临江寺”豆瓣;

  硬壳纸筒包装、红油透亮的“临江寺”豆瓣,曾在绿皮火车盛行的年代,在成渝铁路沿线风靡近40年。

  一则突然公示

  资阳百年老字号商标被人抢注

  2016年7月26日,国家工商总局一则公示显示,有280年历史的“临江寺”豆瓣商标被一位自然人申请撤销,理由是停产已三年。得知消息后,资阳市、雁江区两级政府极为震惊,一场商标保卫战由此打响。

  “临江寺”豆瓣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资阳市唯一的“中华老字号”,也是资阳这座城市的记忆,以及所有资阳人的乡愁。2014年10月,因管理不善,生产该豆瓣的临江味业公司宣布停产。虽然实际停产不到三年,但3个月公示期内如果没有采取措施,“临江寺”豆瓣这一绵延多年的乡愁将离资阳人远去。

  “这是深入资阳人骨髓的品牌,如果弄丢了,我们这一届政府无法交差。”2016年8月底,资阳雁江区工商局局长胡波从同事口中得知此事后,非常着急,他说:“我立即向雁江区政府起草专题报告。”此时,持有“临江寺”豆瓣商标的临江味业公司,对此事毫不知情。胡波说,如果商标旁落,对于临江味业、生产物资供应商、债权人,甚至对于所有资阳人来说,都将是一个巨大遗憾,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

  一座城市记忆

  古井水泡豆瓣老艺人“偷师”传艺

  “临江寺”豆瓣商标被抢注之所以备受关注,是因为它是资阳这座城市的独特记忆。

  在临江寺豆瓣的厂区内,有“迦叶”“菩提”两口千年古井,至今豆瓣产品制曲环节都必须用到这两口井的井水。

  当地传说,唐代武则天曾在古成渝道上赐建蒙刺寺时,打下古井。相传两口井中有地藏王菩萨放入的净水神珠,井水可为众生祛病消灾。明末清兵入川,蒙刺寺300武僧寡不敌众,在扑江而亡前,将两井垒土掩埋,并放火焚寺。

  1729年,江西籍人士聂志兴在临江镇安家,从事豆瓣、酱油的贩卖。偶然听到唐代古井“神水”的传说,最终找到被乱石填满的古井,将其买下,用作酱园生产。

  古井水由此沿用至今。280年过去,菩提、伽叶两井今天依然是“临江寺”豆瓣美味的独门秘器,井水高于数百米外的沱江水面近20米,每天取水四五个小时后,井水涨回到原位,真可谓取之不竭,其中奥妙,至今无人能解,成为“临江寺三绝”之一。

  据介绍,“临江寺”豆瓣的制作工艺,“采用古法制作,代代相传。”厂里资历最老的调味师余绍军说,调味师教授徒弟均会保留一招,“我当年就是学一些,然后关键技术靠偷看偷学得来。”

  八代传承,到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味道独特的“临江寺”豆瓣,深受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喜爱,它也被当作国礼馈赠给联合国总部。2010年,由临江味业公司牵头,制定了豆瓣酱行业标准。

  一段难解乡愁

  成渝线绿皮火车将豆瓣带到八方

  杨建祥老人的祖祖辈辈均生活在资阳临江镇,这个沱江岸边小镇,现在国道321线贯穿而过,古时地处巴蜀故径。两百多年来,无论是顺水而下,还是溯江而上,途经临江寺的商贾客旅,总会在这里暂歇脚步。启程时,行囊中就会多出几罐临江寺豆瓣。

  杨建祥的记忆中,硬壳纸筒包装、红油透亮的“临江寺”豆瓣,曾在成渝铁路沿线的资阳、资中、内江站风靡近40年,当绿皮火车停经这几个车站时,站台上总有人提着“临江寺”豆瓣叫卖,然后被南来北往的旅客带到四面八方。20多年前,是“临江寺”豆瓣最红火的日子,工厂大门口是招待所,常年住满全国各地慕名前来的客商。买豆瓣需要托关系、批条子,最长要等一个多月。

  2016年,资阳市委书记周喜安曾在多个场合推荐“临江寺”豆瓣,“临江寺”豆瓣叫卖的场景也被编入了资阳市首部大型歌舞剧中。2017年1月,四川省“两会”期间,周喜安告诉本报记者:“临江寺豆瓣是几代旅行者的集体记忆,是所有资阳市民的乡愁。2017年春节前,临江寺豆瓣定会重新上市。”

  紧急的保护

  忙碌一个月

  收集证据直呈总局

  如何拯救“临江寺”豆瓣?商标保护是工商部门的职责所在,胡波首先想到的是,找到专业的中介机构,帮忙收集三年内还在使用“临江寺”豆瓣商标的证据材料。“同时向资阳市政府和省工商局作了汇报。”胡波说,此时,资阳市、雁江区两级政府主要领导也要求组织专门力量,在最短时间内帮助企业快速恢复生产,让“临江寺”品牌得以成功延续。

  接下来一个月,胡波和同事周末都在加班。2016年9月25日,收集了部分有力证据后,胡波等人飞往北京。星期一刚上班,胡波就走进了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的办公室,将相关证据呈上。

  2016年12月24日,胡波接到了国家工商总局的电话,“通知说驳回了临江寺商标的撤销申请。”胡波说,挂断电话,他松了一口气。事后,胡波说,此事处处险滩。如果不是偶然获取消息,且有政府部门介入,企业可能因暂时停产收不到工商总局的告知函,错过答辩时间。如果企业收到函,没意识这件事的重要性,也很可能错过。

  重拾的乡愁

  老员工紧急赶回

  临江寺豆瓣重开工

  虽然撤销申请被驳回,但是“临江寺”豆瓣商标仍未度过危险期,胡波说:“必须恢复生产,有产品上市。”

  重新恢复生产的决定来得很突然。2017年1月2日,公司副总经理王绍军接到电话,被要求赶回资阳工厂主持复工。

  紧接着,调味师余绍军也接到了公司副总经理李德贵的电话。“口气挺急的,电话里只说要1月4号回厂开会。”余绍军说,他虽然离开“临江寺”豆瓣工厂将近3年了,但此前接到过两次李德贵的电话,无非是公司停产,开会处理债权问题。

  4日一大早,余绍军便走进了工厂大门。工厂位于资阳市雁江区临江镇,庄园式的老工厂在两山之间,厂区大门是一座老牌楼,已显得破旧,“临江寺”几个字也蒙上一层灰。“走进大门就觉得亲切。”余绍军说,停产后两年,他吃不上“临江寺”豆瓣,“试了几个品牌,都觉得味道不对,不是记忆中的味道,后来再没买过豆瓣。”他说,“要用厂区内的古井水,才制作出那样的味道,手艺虽然一样,水变了味道也就变了。”

  当听到工厂要开工的消息,他当即表态留了下来。阳光洒进发酵场,揭开第一个酱缸盖子时,余绍军突然发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记者 田雪皎 摄影报道)

  立即评

  如何重返“临江寺”

  临江寺豆瓣,可不仅是资阳人的专属记忆。比如,上世纪其风头正劲的数十年间,除了川人,南来北往的过客,乘船乘车途经此地的旅人,几乎都会将“临江寺”作为居家旅行或馈赠亲友的首选佳品。此外,它还曾作为特色礼品,送出国门,享誉海外。

  这个意义上,临江寺豆瓣确是一张资阳文化名片,自然被寄寓了别样乡愁记忆。听到“临江寺”被抢注,品牌可能就此旁落,资阳再无“临江寺”时,当地舆情反应为何会如此猛烈,随即展开的公共应对,为何又如此迅疾高效,也就不难理解了。

  一场关涉省级“非遗”与“中华老字号”名号的品牌生死攻防抢救战,固然有其关注度。但拯救“临江寺”行动,从官方到民间,能得到如此广泛响应;短时间内,牵动无数人心;复产上架消息,瞬时刷爆朋友圈……这背后的社会心理,显然又超出了一种家常调味品的兴亡存续因素。

  对独家手艺濒临失传的资深调味师来说,那是“菩提、伽叶”古井滋养,古法秘制的传奇;对临江味业而言,这是走出经营困境,思虑革新良方,借机再图崛起的不二之机;对于火线出动,扶危济困,保商标促复产的工商部门而言,保住地方名片,延续品牌奇迹,是其职责所系。

  撤销申请驳回,最终答辩在即,虽还有一个多月或才会有关于品牌归属盖棺定论的终极裁决,但好在,资阳人的味蕾在年前,已可以重温久违的源自古井的味道。不是抢注风波,可能之前的“停产困顿”与事发的“后知后觉”,我们都会惯性无视。

  “留一手”的传统,停产的困窘,“慢半拍”的“‘偶然’获悉”……暂不管结果如何,对品牌、企业和公职部门而言,在拯救品牌之余,也都不耽误这些适时的反思。先思不足,顺势补救,临江“思”后,才能重返“临江寺”。那么在救下品牌后,涅槃重生,再现辉煌,则计日可待。

责任编辑:李茗抒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03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