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专题 > 正文

团聚虽短温情浓郁丨四川留守小“候鸟”从广州返乡

2017-02-06 09:54
来源: 新华社
责任编辑:杜雨洲

  新华社成都2月5日新媒体专电(记者蒋作平、吴光于、周相吉)2月5日16时,囯航CA4308航班徐徐降落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16位刚刚结束了团聚之旅的孩子在志愿者的陪伴下走出舱门,再度回到家乡。

  14天前,为了圆留守儿童的团圆梦,在共青团四川省委、共青团金堂县委、共青团简阳市委,以及成都市义工联合会的组织下,17名来自四川农村、父母因工作繁忙无法回乡过年的孩子登上了去往广州的飞机,飞向父母的怀抱。今天,是他们中的大部分回乡的日子。

  漫画:“逆飞”。

  对于农村留守儿童来说,春节是最宝贵的团聚时光。然而,因为假期短暂、路途遥远、工作繁忙,许多农民工无法回家。在鸡年春节来临之际,一些留守儿童仿佛“候鸟”一样,开启了“逆飞”团聚的旅程。

  比起去时的兴奋,返程中的孩子们有些沉默。

  “分别的时候好多家长和孩子都哭了。”负责护送孩子们回家的深圳生命关怀义工联理事长高正荣说,“可是无论多么不舍,总要带着希望出发。”

  “我已经有点想妈妈了。”7岁的小姑娘肖文艺说。这14天来,她像一只小跟屁虫,无论妈妈走到哪里,都紧紧拉着她的手。

  看了两场电影,去了一次动物园,在一家快餐牛排店吃了人生中的第一顿西餐——对于常年在老家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肖文艺来说,这些事是稍纵即逝的幸福。

  春节是中国人传统的团圆时刻。然而,在今年春节之前,肖文艺和父母已经有5年没有在一起过年了。这次团聚,也是小姑娘自满1周岁后与父母相处得最久的一段时光。

  1月22日,肖文艺(中)和父母一起在广州团圆。薛玉斌摄

  中国的民工潮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30多年来,一代代农民工远走他乡。今天,仍有2.7亿农民工奋斗在自己的岗位上,在圆自己小康梦的同时,也为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巨大贡献。

  然而,当年轻的农民工们背上行囊远赴他乡,那些望眼欲穿、渴望团圆的孩子们也成为他们心中最深的牵挂。 

  作为中国劳务输出大省,四川的留守儿童超过100万,在肖文艺的老家成都市金堂县,就有超过7000名。

  “生下了她却不能守护她,心里有太多的亏欠。”肖文艺的父亲肖红今年40岁,性格内向,只在谈起女儿时有说不完的话。

  2006年,在东莞打工的肖红在回乡探亲时对刚刚职中毕业、家境贫寒的吴愁一见钟情。为了给心爱的女人一份保障,2007年,他用尽了近10年来打工的积蓄,又借了亲戚2000元,在金堂县城花了4万元买了一套40平方米的房子。

  “他的身上有一种坚持,让我觉得很踏实。”在分隔两地、电话传情一年之后,吴愁决定嫁给这个男人。

  2008年,吴愁与肖红一起两手空空地奔赴东莞。

  “既然选择了他,我就绝不后悔。我们虽然没有钱,但可以用双手去挣。”吴愁说。在举目无亲的东莞,他们起早贪黑、拼命工作。

  2009年,女儿肖文艺出生了。为了照顾孩子,吴愁回到四川,在成都远郊的一家鞋厂找了份工作,可是工资比广东低很多。不忍让丈夫独自在异乡挑起生活的重担,吴愁流着泪告别了还在牙牙学语的女儿,回到了东莞继续打工。

  错过了女儿在幼儿园的第一朵小红花,错过了她第一次唱一首完整的儿歌,错过了她第一次用筷子给大人夹菜……在女儿生病哭着要妈妈的时候,吴愁也错过了。在忙碌的生产线上,有时想到女儿,吴愁会禁不住眼眶湿润。

  而远方的小文艺很早就表现出比许多孩子更懂事更坚强。

  2岁的时候,她在幼儿园被小朋友掐红了小脸也忍着不哭。上小学后,一次头发被缠进了书包的拉链,被扯下了一绺头发她也不喊疼。

  小文艺几乎每天都要与爸妈通话,但从不哭着要他们回家。“爸爸妈妈上班挣钱,供我读书,我一定要乖。”一说到他们在外的艰辛,她就会流泪。“爸爸妈妈上班,白衣服进去,黑衣服出来,好辛苦……”

  “就在东莞读书吧,留在爸爸妈妈身边好不好?”5日临行前,吴愁一边梳着女儿的长头发,一边和她说。

  “爸爸妈妈要挣钱,照顾不好我,我要回爷爷奶奶身边去。”小文艺一脸认真。

  “长大了想做什么?”记者问她。

  “我要养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姑婆……我们一家人。”

  “你要做什么工作呢?”记者问。

  “卖药,给爸爸妈妈治病。”

  在外打拼许多年,吴愁经常耳鸣,去年还因突发性耳聋住进了医院,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恢复,而肖红则因为常年在五金厂接触化学物质而损伤了嗅觉。

  “认真、努力地生活,肯定会得到回报。”吴愁不止一次地说。夫妻俩认定,自己今天的奋斗绝不会没有意义。

  2015年,夫妇俩卖掉了过去的小房子,贷了20万元,加上点点滴滴的积蓄,在金堂县城里买了一套100多平米的大房子。如今,肖文艺和爷爷奶奶就住在那里。

  “虽然每天睁开眼睛就要想着还贷,但是一想到用自己的双手为老人和孩子创造了不错的生活环境,心里是满足和快乐的。”吴愁说。

  “妈妈,我等你回家!”这是落地后的肖文艺在电话里对吴愁说的第一句话。妈妈答应了文艺,今年的国庆节要回家看她。

  不过,吴愁没有告诉女儿,其实她和丈夫还在悄悄谋划更远的未来。“再苦几年,我们要回乡创业。在她身边,陪伴她长大。未来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吴愁说。

  新闻背景:

    对于农村留守儿童来说,春节是最宝贵的团聚时光。然而,因为假期短暂、路途遥远、工作繁忙,许多农民工无法回家。在鸡年春节来临之际,一群留守儿童仿佛“候鸟”一样,开启了“逆飞”团聚的旅程。7岁的肖文艺父母都在东莞打工,1月22日当天,为了第一时间见到女儿,他们专门请了一天假,换上了最好看的衣服,奔向广州。

  阅读链接:“小候鸟”逆飞找爸妈 记四川留守儿童春运团圆之旅 

责任编辑:杜雨洲
来源:新华社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0416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