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正文

迎厕神贴猫神斗花灯 老成都这样闹元宵

2017-02-08 09:54
来源: 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涂丽君

传说中的紫姑。绘图高翔

  元宵节,又名“上元节”。古称上元,夜谓之宵,故名元宵。过年中最热闹的就是闹元宵,“闹”必定是重头戏。

  四川民俗专家刘孝昌介绍,旧时成都,东大街上,大慈寺门口,耍龙灯狮子,舞车车灯、踩高跷等热闹非凡。其实,最引人注目的习俗,不是街面上的火树银花灯笼挂,而是隐藏民间的那时风景:织户请“猫神”吓老鼠;路人猜灯谜打怪人;妈妈带女儿,祈好运祭紫姑。

  迎厕神

  母亲带女儿祭紫姑祈好运 嫁个好人家

  紫姑佑我女 嫁个好人家

  孟春百草灵,古俗迎紫姑。

  厨中取竹箕,冒以妇裙襦。

  竖子夹扶持,插笔祝其书。

  旧时的成都,每到元宵节,家里凡有女儿的,都会被母亲带着一起祭紫姑。

  紫姑的故事,来源于南北朝前。据刘孝昌介绍,李家有小妾叫紫姑,花样的年纪,又能操持各种家务,为人和善,周围的姑娘小姐们都喜欢和她交心。这却引来李家正房的不满,为了铲除这枚眼中钉肉中刺,正房夫人决定在正月十五对紫姑下手。上元节,可怜的紫姑,死在了自家厕所。次日,听闻紫姑死讯,亲朋好友无不痛哭流涕,紫姑的死讯一传十十传百,大家心里都默默为她祈祷。

  因为紫姑死在厕所,所以被称厕神,祭拜就叫“迎厕神”。节前一天,放置扫帚一支,饰以钗环,簪以花朵,另用银钗一支插扫帚口,就好像为紫姑打扮一番,放在坑厕侧设供。情绪激动的,抱着粪箕大哭,哭紫姑的不幸,也希望哭走自己的霉运。

  同时,另设供案,点烛焚香,让小儿辈对紫姑行礼。各位母亲和女子们口中念叨:“子胥不在,云是其胥。曹夫人已行,云是其妇,小姑可出。”意思是,你的夫婿和大房夫人都不在了,快出来吧。

  礼毕,母亲还会拉住自家姑娘的手,语重心长地劝告及言说希望,“来年能找个好人家吧,也不知道张家那个能不能对你好哦,还没见过面呢。”

  贴猫

  怕老鼠咬布匹“波斯猫”来镇守

  老成都,金河和锦江沿岸,散落着大大小小近千家织户,以织锦缎为生。

  织户不怕辛苦,就怕织到一半的布匹,被贪嘴的老鼠咬断,几个月都得白费。“该死的耗子,怎么才能把它们赶走?”老鼠的困扰,愁坏了织户。

  “如果把耗子喂饱了,是不是就不来啃织机?”这样的想法,得到了各家的响应。于是,元宵节“喂耗子”,成了织户们心照不宣的习俗。

  元宵节这天,每家每户早早起来煮一锅黏稠的稀饭,心灵手巧的煮妇还撒点脆生生的红萝卜粒、香喷喷的腊肉粒。这一切的准备,家里的老人都不让小的们声张。“奶奶,这饭煮给哪个吃的哦?”“嘘!不要说话,耗子精灵得很,通人话,晓得就不来吃了。”

  一到午夜,各家悄悄地拿出几个土碗,将稀饭盛满,吩咐嘴馋的孩子放到机房。“端稳点,织机上,墙角那,都要放。”夜幕下,几个蹑手蹑脚的身影,将一碗碗稀饭放好。

  给耗子们放置这一碗碗口粮时还有讲究,家里妈妈或者奶奶还要警告,“你们这些不得好死的,吃了稀饭就不要来啃我们的布了哈。”

  除了喂老鼠的方法,家家还会购买一些简州(今简阳)的年画,无非都是同一张面孔——波斯猫,猫的眼睛一只棕色一只蓝色,在昏暗灯光下显得“炯炯有神”。年画贴在机房,浆糊粘性不够强,墙壁也粗糙不平,有点风的时候,感觉波斯猫还会动。

  斗花灯

  暗藏机关 老板拉出狰狞怪人

  元宵节要说闹,花灯也得“闹”。除了大家相约比赛猜灯上的字谜,老成都人更喜欢比哪家的花灯更有意思。每年元宵的灯会,各路花灯“争奇斗艳”,这“奇”,就是稀奇。民国初年,东大街一药铺门口,老板右手握一纸制的鞭子,左手握住一形如饼状的纸灯盖子,双眼不停环顾四周,面带微笑故作悬念。“看哦,看哦,猜猜里面是什么?”

  好奇的路人踮着脚睁大眼,“老板是啥子哦,快点!”老板眯起眼吊足大家胃口后,猛地揭开盖子,只见一个花脸怪人伸出了头,面目丑陋狰狞。

  “打他,打他!”人群变得更加吵闹,老板挥动起手中的纸鞭,向怪人抽去。“好!”一旁围观的市民连连拍手,大笑起来。

  为啥一揭开盖子怪人就能“伸头”?这里面也暗藏了一点玄机:老板一手拽着一条控制灯桶内机关的长线,一揭盖,一扯线,怪人就探出了头。(记者 杨晨)

  元宵节之历史

  南北朝·狂欢

  人戴兽面男为女服

  南北朝时期,元宵节最热衷的就是“化装游戏”,戴上面具闹元宵。《隋书·柳彧传》记载:“每以正月望夜,充街塞陌,聚戏朋游。鸣鼓聒天,燎炬照地,人戴兽面,男为女服,倡优杂技,诡状异形。”

  正月十五之夜,人人戴着野兽面具,男扮女装,歌伎戏子、杂耍子弟,奇形怪状。戴面具闹元宵,隋初仍很盛行,《隋书·音乐志》称,“绵亘八里,列为戏场”、“共歌舞者多为妇人服,鸣环佩饰以花联者,殆三百人。”

  元宵节戴面具风俗,或与傩戏等驱鬼、祭祀活动有关。不知是何原因,戴面具闹元宵后来消失了,观灯、猜谜等更流行,这让元宵节少了许多疯狂。

  唐宋·吃面茧

  包入竹木签测官运

  唐代元宵节流行的是吃“面茧”,京城官宦之家最喜欢。这种食俗引入了盛行的占卜概念。《开元天宝遗事》“探官”条称,“都中每至正月十五日造面茧,以官位帖子,卜官位高下。或赌筵宴以为戏笑。”

  面茧包入写上官职的竹木签,看谁能吃到,以测官场运气。此俗一直流行到宋代,南宋诗人万里有一诗句反映了时人的“茧占”愿望:“小儿祝身取官早,小女只求蚕事好。”

  北宋年间,元宵节流行的食品中还有用糯米做的“圆子”,里面包糖,下沸水煮熟食用,这与今汤圆已无区别。综合北京晚报、羊城晚报

 

责任编辑:涂丽君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91120429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