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图片中心 > 正文

新疆三岁小女孩奥利奥求医记 四次生死劫感动成都

2017-02-19 10:27
来源: 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杜雨洲

  顽强的奥利奥,闯过四次鬼门关。

  姐妹俩相别。

  奥利奥的妈妈唐玲。

  来自新疆的三岁小女孩奥利奥,在成都三年接受了四次开胸手术……她的坚韧,父母的坚持,激荡起这座城汹涌的爱心。

  2月2日第四次手术前,奥利奥妈妈在朋友圈留言:

  记住靠你自己内心深处强大的力量战胜一切,我亲爱的孩子爆发吧,今天的疼痛就为了明天你好好的活着微笑!我是妈妈,我们一家人都在祈祷……

  这也是我们想说的:

  亲爱的奥利奥爆发吧!我们一起守护着你!

  求生记 奥利奥的四次生死劫

  “如果我放弃,巧克力将来长大了,问我,为什么当初不救妹妹,我怎么回答她?”

  某些人命运注定要比常人崎岖,奥利奥是其中之一。

  先天性心脏病、半身偏瘫;无数次病危、急救;体重最低时只有66公斤……

  她的人生历经磨难,刚经历了第4次开胸手术。

  因为手术需要,心脏在空气中跳动两天后,完成了闭胸。

  她,又活下来了。

  奥利奥四次开胸手术,后三次都是在华西做的,教授赁(dian)可主刀。奥利奥病情复杂、手术难度大,对赁可这样的高手来说,也是个挑战。张帆也说了:“假如救不回来,我不怪你,我有心理准备。”

  “还要不要继续?”

  赁可回顾了奥利奥这两年的治疗史:2014年12月,军区总医院,第一次开胸手术,奥利奥不满一岁;2015年3月,奥利奥转院到华西医院,进行第二次开胸手术。好消息是,手术很成功;坏消息是,奥利奥被确诊患有真菌性心内膜炎。一年后,真菌感染,“吃掉”了奥利奥重建的二尖瓣膜,病危。

  一个艰难的抉择,摆到了奥利奥父母面前。抛开手术难度、高昂的治疗费用不说,即使手术成功,奥利奥也将面临:一、终身吃药,用药物把凝血特性控制在安全范围。二、孩子长大后,需要开胸更换新的人工膜瓣。张帆和唐玲没有犹豫,虽然当时他们已几乎耗尽了积蓄。“能活多久,那是她的命,但我们要尽一切可能让她活下去。”张帆说:“你问我划不划算这样的问题,是因为你还没有当父母。”

  “如果我放弃,姐姐巧克力将来长大了,问我,为什么当初不救妹妹,我怎么回答她?”

  就这样,刚满2岁的奥利奥,经历了第三次开胸手术。手术成功了。被真菌侵蚀的二尖瓣膜,换成了人工瓣膜。代价是终身服用抗血凝药,一天不能少。

  她失去了半边身体

  一个月后,因为凝血问题,奥利奥脑部出现血栓,昏迷不醒。

  爸爸当机立断,抱着她直奔医院。人虽然抢救回来了,但因为中风,奥利奥右侧身体从此失去了知觉。

  唐玲说,孩子的求生欲望非常强:“再大片的药,她都是一把塞嘴里,吃糖一样,咔嚓咔嚓嚼了一口吞。”体重最低时不到6公斤,“无数次穿刺、抽血、输液、打针…”只有疼得受不了,才哭上几声。

  第3次手术后,直到今年春节前,奥利奥病情没有大的发作。经过半年康复训练,她右侧身体也恢复了部分知觉。奥利奥的故事,像是在向着好的方面发展。唐玲对新年的美好期待,在三天后就破灭了。大年初四,奥利奥病情突然恶化,昏迷不醒,她再次回到华西,送进了急救室。

  回忆起当天情形,唐玲流下了泪水,“就像是个梦一样,一下就醒了。”

  第四关,她又闯了过去

  2017年大年初四,傍晚,华西医院急诊室。“脸色惨白、手脚冰凉、呼吸困难,心脏乱跳…”赁可描述了奥利奥送到医院时的情景。

  急诊、收入病房、绿色通道转入ICU、准备手术…为奥利奥成立的微信群,紧急讨论她的手术方案。一场拯救奥利奥的战斗开始了。医生放弃休假,立即赶回;从福建回成都的麻醉医师,一下飞机,拖着行李箱就直奔医院;各方调集设备、血液、筹款…两三个小时后,手术开始,此刻,奥利奥已接近“循环崩溃”。凌晨到下午1点半,开胸手术做了一个通宵。手术成功,奥利奥获救。“我们给她植入了一个足够大的瓣膜,够她用一辈子。”

  2月16日,为了给奥利奥筹集第四次手术费用及短期的康复费用,成都爱心人士发起了募捐,筹款目标12万元。不想,在短短3小时就筹齐了费用。但张帆说,“我想不能每次都靠社会靠医院,钱我可以慢慢挣的。希望给奥利奥一个榜样,凡事不要想完全靠别人,自己也要努力。”

  离别记 和妹妹的告别

  “这些年我们最对不住的,是巧克力,希望她将来能理解。”

  巧克力刚过完4岁的生日,就要离开父母和妹妹,独自回新疆了。

  和妹妹告别的地点,是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小儿ICU(重症监护病房)。

  至于下次什么时候见,在哪见?谁都说不准。

  再隔两三天,3岁的奥利奥就要出小儿ICU了。而她的出来,也意味着4岁小姐姐巧克力的离开,因为爸爸妈妈要全力照顾妹妹,巧克力只能回到新疆爷爷奶奶身边,一家人又将天各一方。

  通往ICU病房的楼梯间,坐满排队等待探视的家长,留下中间的通道。

  人很多,但很安静,没人说话,所有人都沉默,低着头,等待着。每个人脸上,都有不同的表情,但每个表情都是一样的忧伤。等待开门的时间,记者问张帆和唐玲:“假如孩子好了,你们还回新疆吗?”

  “回不去了。”张帆说,“虽然那里有我们的家、朋友,但医疗条件不如成都。”

  “住在成都,孩子有什么状况,华西的医生可以救她。”张帆说,天气暖和了,继续卖烧烤,给奥利奥还治疗费。再长远的计划,是租个小铺面做点生意,一家人在成都安身。“等以后,条件好了,再把巧克力接回来。”

  在家人轻声呼唤中,奥利奥缓缓醒来。她没有说话,表情茫然,似乎还没从死里逃生的疲惫中缓解过来。被子下,是一副瘦小躯体的轮廓。

  探视的时间不长,挥手告别后,巧克力就要走了。

  “巧克力,再给妹妹加个油,妹妹是最棒!”唐玲说。“奥利奥再见,姐姐走了哦!”奥利奥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话,姐妹之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离开时,奥利奥哭了。

  她哭得很努力,但声音很微弱,一半是难过,一半是挽留。“这些年我们最对不住的,是巧克力,希望她将来能理解。”张帆说,大年初十,是巧克力4岁的生日。他和唐玲,给她过了一个生日。

  奥利奥的周围,还躺着很多和她相似的小朋友。他们安静地躺着,导管从小小的身体里牵出,连着示波器上起伏的线条,和父母波动的心。

  在这里,许多弱小的生命,曾来了,又走了。有的带着康复的喜悦,有的留下悲伤的回忆——

  所幸的是,在这里,他们从未被放弃。

  素描

  来蓉就医后奥利奥就没回过新疆

  这本是个温馨的“糖果之家”,来自新疆,家里有一对可爱的小姐妹:4岁的姐姐巧克力,天生一头小卷发;3岁的妹妹奥利奥,一双乌溜溜笑起来弯成豆角的大眼睛。她们父母在吐鲁番开了一家500平米左右的私家菜馆,平时爸爸张帆在外招揽联络生意,妈妈唐玲主内管账照顾两个女儿。然而,一家人的美好从3年前开始逆转:2014年9月,不到一岁的奥利奥确诊为先天性心脏病,被妈妈带回四川求医,从此再也没有回到新疆的家。

  自白

  有爸妈有姐姐有爱这就是家

  奥利奥的妈妈唐玲,27岁,籍贯四川射洪,却是出生在新疆。唐玲说,怀孕几个月后,孕检就发现奥利奥有先心病,“当时我也想过不要,但两次梦见她在梦里让我把她留下来。”唐玲和丈夫张帆商量后,决定留下这个执着的孩子,所以,奥利奥的大名叫“张唐梦伊”。

  16日,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唐玲对记者道出了三年来带奥利奥艰难求医的心路历程——

  ●“只要人在身边,肯定还是有办法来弥补和补救的,真的,这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只要付出了,肯定她就会得到更公平的回报。”

  ●“不管最终的结果怎么样,我是她的妈妈,我就应该为她做到最好,始终陪着她,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我一定要坚强,不能哭,因为母子连心。如果我哭,或者打退堂鼓的话,我女儿多多少少也会感觉到——妈妈都放弃我了……而她生命的那种毅力,求生的那种愿望,就让我们觉得一定要陪她,她都这个样子选择要活下来,我有什么权利去抹杀她要活下来这个权利,我为什么要去放弃?”

  ●“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才是我们家最真实的,也是我最想要最欣慰的一种,我和她爸爸都在,大家在一起就是家啊,有爸爸有妈妈有姐姐,有爱。”

  立即评

  奥利奥求医记为什么感动成都?

  ·李晓亮

  人世间,死生为大,一切矫情呻吟的“困厄烦忧”,生死大考面前,都轻薄得不堪一提。正是在此意义上,奥利奥感动一座城,这家人赢得了所有人的心。一个三岁的生命,人生之途才启程,但仅这屡屡击退病魔,绝地求生,惊心动魄的揭幕战,就配得上所有的爱意和敬意。

  巧克力和奥利奥,名字听着都甜。可看了奥利奥求医记,获悉一家人几年来身心遭遇的过山车般起伏辛酸,不用反复咀嚼,脑补联想,仅从字面就能咂摸出那种绝境之苦。

  有多绝?“来成都之前,其他医院都说,孩子没救了。”不谈高额救治花销,就算手术成功,也落个“终身吃药;再度开胸”。当年一店之主,小康之家,如今异乡求医,谋生都难。饶是如此,他们还是决定尽最大努力跟病魔决战——“能活多久,那是她的命,但我们要尽一切可能让她活下去。”

  奥利奥没辜负父母,一再出现的奇迹,源于自己求生之志:“再大片的药,都是一把塞嘴里,吃糖一样,咔嚓咔嚓嚼了一口吞”——而要知道这孩子现在是连一般婴孩与生俱来的喝奶的吸吮力都丧失了。外人难知其艰,父母感如切肤。也是难为这两口子了,妈妈一月勉强能挣几支抗真菌药的钱,爸爸恨不得掰成几瓣,身兼数职,赚钱还债。见惯出院就跑路的医护人员,都没想到他们甚至能千把块钱一次地直至还完这笔巨款,而这只为那个朴素的不想“靠社会靠医院”的念头。

  孩子拼命求生,父母拼命凑钱,自助者,天助之。而这个城市向来不缺温度。基鹏医生,已被娃她妈视为孩子“第二个妈妈”,基妈妈家现也成他们落脚地。这次十几万的筹款缺口,发上网三个钟头就完成募捐。奔涌的爱心,或也源自对自助者的敬意。

  人生多有风波,无妄之灾,可毁灭自怨自怜,怨天尤人者,却在一个自助自强的孩子及其家人面前都可能连败数阵。不美化苦难,但奥利奥一家,却让这座城市真切感受到了绝境后若不绝望,而是选择奋起反击,那么最终生机和希望就一定会回馈强者,一如奥利奥西北故乡漫天黄沙中迎风而生的胡杨。

责任编辑:杜雨洲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9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