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图片中心 > 正文

成都历史老建筑系列:200岁谢家大院等待重生

2017-03-01 15:23
来源: 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维

 

始建于清代中期,位于龙泉驿区茶店镇的谢家大院。

房脊上的雕刻已残破。

    从成都龙泉驿区一路向东,驱车行驶近一个小时的蜿蜒山路之后,便到了茶店镇胜利村。在竹林掩映的半山腰上,坐落着一片“谢家大院”。

  这是一座典型的川西四合院,但仔细看,又会发现大院的一些建筑细节带有岭南建筑的风格。“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登记表”上的记录显示,这座修建于清朝中期的院子是一座民房,这座民房也被成都市政府纳入了第五批历史建筑保护名录。

  截至目前,成都市政府公布了七批历史建筑保护名录,其中,在第五批名录中,谢家大院排在首位。这座老宅院,以它近200岁的高龄,诉说着一段历史往事和一个家族的变迁。

谢家大院屋脊上的飞檐是岭南建筑的特征。

    建筑特色 川西院子夹杂岭南风

  2月24日下午,龙泉驿区茶店镇胜利村10组,两位谢家大院的后人在冷风中与记者一起回到家族的这座老宅院。

  沿着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小路,走到尽头,绕开茂盛的竹林,大院便出现在眼前。整个院子都是土木结构,屋顶盖着小青瓦,瓦上生长的“瓦上花”显示出房子的古老。

  院落格局是典型的川西四合院,正房之外的三面,都是厢房,供谢家人居住。整个院落都是“前出廊后出厦”,而屋脊上的飞檐又是岭南建筑的特征。每间房子门口都有两根粗大的原木门框,连原木底部的柱础上,都雕刻着花纹。窗户上的窗花,都是手工雕刻而成。

  据了解,谢家大院为客家人谢氏入川后在龙泉驿区茶店镇修建的家族住宅,至今已有200年历史。原来分东西两院,西院已拆除,现在保留的为东院。因其古老,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也为研究清代民居建筑提供了一定的实物资料。

    谢氏祖训 不畏权贵不欺善良

  如果只是因为年代久远,谢家大院或许还不足以进入历史建筑保护名录。谢氏后人回忆,早年间的谢家大院更为壮观,也是这座深宅大院,以其特有的厚重家风,养育了20多代谢家人。

  1944年11月,谢贞根出生在这座古老的大院中,此后的69年,他一直生活在这里,直到2013年搬迁下山。“以前房子外面的石阶两边,各立着一根‘天灯桅杆’,当年只有当官的人家才能竖这种石杆。”

  谢家族谱记载,入川一世祖名叫谢迎相,是明朝万历壬子科翰林,曾出任川东道,后来解甲归田,在简西七十里谢家沟安家,所以才能修这么大的宅邸。在谢家历史上,曾出过不少名震乡里的能人。其中,一位生于同治庚午年(1870年)的谢家人,名为谢翰周,号仁风。族谱上对他的介绍便是“生平刚直,不畏权贵,不欺善良”。

  1949年后的谢家大院,仍然保留着以前的样子,“天井左边有个太平池,里面常年装满水,中间还养着一座假山。”这个太平池至今仍在,水池四面都由整块青石板雕刻而成。池中的水并不供人饮用,而是为了防火。

  谢贞根回忆,这座饱经沧桑的老房子,经历过多次火情。仅在他的记忆中就有三次差点发生大火,但每次火刚燃起来,就用太平池中的水扑灭了。难以想象,如果没有太平池,这座木质院落能否保留至今。

窗户上的窗花,都是手工雕刻而成。

    客家遗风 祠堂门前竖有万年碑

  身为湖广填四川的客家人,谢氏族人身上还保留着一些与众不同之处。在早年间,这种不同更多地体现在严格的家规上。

  谢贞根的记忆中,很多年前,大院正房也就是家族祠堂门口,竖着一块万年碑。碑面上刻着谢家人的家规,总共刻了几十条之多。客家人的家规很严,是谢家老年人的共同记忆。

  这块万年碑后来不知所踪,但两位老人都还记得,当年在祠堂中执行家法的场景。“每年清明节都要举行清明会,家族中如果有人之间有什么过节,族中有威望的老人,就召集大家在祠堂里调解。”谢贞根说,除此之外,谢家祖训严格禁止族人偷盗,如果谁家出了“梁上君子”,被捉住就要进祠堂家法严厉伺候。

  虽然谢家族人都是客家人,但如今已跟四川人没什么区别。不过谢家人身上,仍然有一些客家人的痕迹。严厉的家法虽然废除,清明节举行清明会的习俗保留至今。谢氏族谱上曾对一位谢家人如此记载:“旺祖清明会皆公挺身维持”。虽然而今清明会的内容已大不同,但分散在各地的谢家人,选择在这一天聚集起来,痛痛快快聚餐叙旧,也是家族重要的仪式之一。

    老宅新用 曾被用于创办乡村学堂

  上世纪60年代初期,古老的谢家大院有了新的用途。当时村里由于缺少像样的房子可以办学校,于是就在宽敞的谢家大院里办起了学堂。

  “我小学就在大院里念的,一直上到三年级。”今年62岁的谢祥贵告诉记者,当时,在大院里开办了两个班,“教我们的老师都是从成都请来的。”

  在大院学堂里完成启蒙教育后,谢祥贵由于母亲积劳成疾,从此便失学在家,终生务农。但在大院里读书的经历,对谢祥贵产生了终生的影响。

  “学堂的老师教育我们知书识礼,父母管教也很严格,从小就知道孝敬老人,挑水担柴从小就会做。”谢祥贵说。

  这种家族遗风始终传承。谢贞根回忆,1952年成渝铁路开始修建,当时国家物资缺乏,大院里栽种的两棵大香樟树,砍去用于做了铁路枕木,家里人当时都是心甘情愿的。

老院子年久失修。

    亟待抢救 政府计划300万维修

  2013年,根据龙泉驿区生态移民政策,胜利村村民全体搬迁至西河镇的楼房上,谢贞根一家也在搬迁之列。那年夏天,谢贞根和弟弟一起,带着95岁的老父亲和84岁的老母亲,搬离了延续近4个世纪的老宅。

  当政府工作人员把赔偿款交到谢贞根手上时,他却拒绝了。搬迁之前,仅仅大院里就居住着几大家子数十号人,经过几百年的开枝散叶,谢家人的数量已经多到无法统计。谢贞根找到了小他11岁的叔叔谢祥贵,经过合计,他们决定拒收这笔数十万的巨款。

  “谢家人搬走后,房子衰败得很快,垮了就可惜了!”茶店镇文教办主任张发明说,为了保护这座历史建筑,镇上拿出了三个办法。“一个是谢家人自己维修,政府补助一些钱;第二个是把大院卖给政府;第三个是捐献给政府。”2016年6月,谢家人决定将这座院子无偿捐献。现在,谢家大院的产权归政府所有,但谢家人仍然享有使用的权利。“我们可以在过年、清明时回去祭祀。”谢祥贵说。

  谢家人从大院搬离,因为失去了人气,院子迅速衰败。使得这所历史建筑的维修保护变得更加急迫。

  “上次来看时,这扇窗户还有,才没过多久,就被人摘走了。”龙泉驿区房管局工作人员指着一面墙上空洞洞的窗口,颇为惋惜地说。而正房屋脊上的砖瓦,也被贼娃子撬开。

  茶店镇文教办主任张发明说,镇上虽然经常派人巡查,但因为巡查的范围太大,不能做到时刻看守。但好消息已经传来,去年年底,相关部门已经开始起草针对谢家大院的抢救性方案,并进行设计项目招标。

  “各级政府拟投入近300万元资金,对谢家大院进行全面修缮,目前已初步完成修缮设计方案,正在进行专家评审。”龙泉驿区房管局工作人员说,修缮将坚持“修旧如旧”的原则,最大程度上保持谢家大院原有的风采。(记者 董兴生 摄影刘陈平)

责任编辑:张维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91120548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