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图片中心 > 正文

来自代表委员的亲身经历:法治良序在四川总体形成

2017-03-04 10:00
来源: 四川日报
责任编辑:杜雨洲

  两会强音

  人民群众在四川依法治省实践中的获得感不断增强,代表委员以亲身经历告诉你——

  3月3日,四川代表团驻地。记者敲开全国人大代表、广安市关工委副主任康永恒的房门时,他正忙着修改此次要提交的关于地方立法方面的建议。

  而在全国政协委员驻地,全国政协委员、民盟南充市委主委朱家媛正和其他委员一起,对联名提案《关于进一步完善法官、检察官员额制的建议》再作推敲。

  不管是地方立法还是司法体制改革,他们的建议提案都来自四川依法治省的实践。“希望推广四川法治建设经验,为法治良序再鼓劲。”康永恒说。

  从百姓的获得感看

  法治良序总体形成

  2月27日,省依法治省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召开。康永恒注意到会议释放出一个鲜明的信号: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法治良序总体形成。“这还是首次提出。”康永恒说,这说明“治蜀兴川重在厉行法治”的决策部署取得阶段性成果。“衡量标准,就是人民群众在法治建设中的获得感。”康永恒说。

  “我们村子虽然偏远,但是法治意识并不‘偏远’。”全国人大代表、宜宾市珙县王家镇和平村村委会主任王明容有切身感受,随着法治四川触角的延伸,法治宣传实现全覆盖。“去年,村民王均如要建新房专门找我详细询问有关法律法规和要办的手续。”王明容举例说,以前,大家建新房说建就建,现在明白依法办事,对自己权益保护的意识也提高了。在王明容看来,修房这件小事,折射了法治四川建设这件大事。

  从川南丘陵到川西高原,距离珙县800多公里的九寨沟县,全国人大代表、阿坝州九寨沟县漳扎镇龙康村村委会委员林红感同身受。“我们村里墙上都贴着‘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宣传语。”龙康村地处公路沿线,以往村民骑摩托、开车发生擦挂,往往会用争吵解决纠纷,“如今,在大家心目中,解决这样的问题只有一个标准,按交通法规说的做。”

  “这几年,四川法治建设既注重顶层设计,又注重措施办法务求实效,群众的获得感很强。”全国人大代表、雅安市人民医院副院长张德明以所在医院解决“医闹”这个老大难问题举例,2016年医院处理的涉及与“医闹”有关的医患纠纷事件42件,比2015年少了28件。“医患双方‘按法律办事’正成为大家的共识。”

  从诉求的多元化看

  法治建设永远在路上

  在康永恒看来,依法治省阶段性成果的取得,并不意味着可以放松这项工作。“改革步伐在加快,社会发展在加速,群众的诉求也在多元变化,因此,法治建设永远在路上。”“员额制度实施后,减少了层层把关,案件质量主要受制于承办法官、检察官的综合水平,但当前员额内法官、检察官的办案水平还存在客观差距,如何保证案件质效?”去年,四川省着力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司法人员职业保障、入额遴选等多项改革走在全国前列。看到成绩的同时,朱家媛和不少委员也注意到了试水前行中的难题,在此次全国两会上,专门对此提出提案。“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朱家媛说,这也是他们提出该提案的动因。通过开展专门调研,他们提出完善和保障员额制正常运行的配套机制,与司法辅助和司法行政部门改革同步推进等具体建议。“就是要在改革发展中发现问题,通过制定完善法律法规来推动问题解决。”全国人大代表、启阳(成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麒10年来一直关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发展,从推动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到加强产业链上充电桩建设,她都通过调研提出建议,有的助力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有的在四川省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决策中发挥作用。“新能源汽车从实验室走上市场,让老百姓能买得起用得起,法治的推动作用不可忽视。”王麒说。

  来自阿坝州的全国政协委员王福耀一直关注脱贫攻坚领域立法工作,“去年参与了《四川省农村扶贫开发条例》执法检查,发现了很多新问题,为我们进一步完善地方法律提供了借鉴。”早在《四川省农村扶贫开发条例》出台前的2015年,《阿坝州农村扶贫开发条例》就已经正式实施,在当时填补了扶贫开发地方立法的空白。时任州人大常委会主任的王福耀委员,是这项立法工作的推动者和参与者,“但这不是一劳永逸,随着脱贫攻坚的推进,会有新的问题和挑战,需要我们进一步完善。”(记者 张立东 钟振宇)

  亮点汇

  亮点1

  既重顶层设计又重推进机制

  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张文显曾将四川的法治体系概括为“一个主导、四个配套”。

  一个主导——2014年11月,省委十届五次全会作出《全面深入推进依法治省的决定》,成为依法治省的行动指南。

  四个配套——2013年12月,《四川省依法治省纲要》形成,对四川法治建设作出总体规划。随后,依法治省《指标体系》《评价标准》和《评估办法》陆续出台。

  构筑顶层设计的同时,探索推进机制。《决定》《纲要》和《指标体系》被视作依法治省的总规划和总指向,《评价标准》《评估办法》则是推动前三者落地见效的制度保障。

  亮点2

  既重“关键少数”又重基层基础

  “五年来,全省累计开展领导干部会前学法12万余场次,组织县(处)以上干部参加法律知识考试20万余人次。”这组数据即是省委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推进法治的缩影。

  同时,注重推动依法治省基层基础建设。着眼增强全社会法治意识和法治观念,不仅以“法律七进”为抓手持续深入开展法制宣传教育,且全省1.4万多个单位参与了依法治理示范创建工作,带动法治建设全面开花。

  亮点3

  既重服务中心又重改革创新

  四川省紧紧围绕稳定经济增长、全面创新改革、灾后恢复重建、保障改善民生、生态文明建设、民族地区依法治理等重点工作加强法治建设。

  从全面加强各级党委依法执政规范化、制度化建设,到完成成都市立法权限范围调整和其他20个市(州)行使地方立法权确权工作;从取消调整和下放省级行政审批事项430项,到14项司法体制改革任务已完成11项,这些举措不仅凝聚着改革创新的勇气与智慧,且切实增强了群众的法治获得感。(记者 庞莹 整理)

责任编辑:杜雨洲
来源:四川日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567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