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图片中心 > 正文

打破“大锅饭” 村医“后继有人”——四川一个农业大县的村医改革之变

2017-03-24 13:06
来源: 新华社
责任编辑:杜雨洲

  原标题:打破“大锅饭” 村医“后继有人”丨一个农业大县的村医改革之变

  新华社成都3月24日电(记者 叶建平、吴文诩)走进四川遂宁市蓬溪县三凤中心卫生院,34岁的乡村医生杨桂芝正在电脑前录入着健康报表,更新她刚回访过的村民的健康信息。

  图为录入健康档案。新华社记者 叶建平 摄

  杨桂枝和爱人黄勇是县卫校的同学。毕业后,夫妻俩一直在深圳务工。去年8月,县卫计局的一纸通知引起了她的注意——夫妻俩决定返乡竞争公共卫生服务岗位。谈到缘何“逆飞”回乡当村医,她说:“过去待遇太低,现在收入有保障,又能照顾家中老小,生活更有盼头。”

  作为川中农业大县,蓬溪和全国许多地方一样,由于待遇不高、养老无保障,村医队伍面临着“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等尴尬。全县495个行政村1462名村医,一半以上年龄超过60岁。

  蓬溪县卫计局局长张启先说,这几年国家提高了农村公共服务经费水平,但乡村医生大多数按每人一村发放补助,干好干坏一个样。“大锅饭”式的分配方式,难以调动大家积极性。对此,县里探索村医一体化管理,决定通过“竞聘上岗”,组建专业化签约团队,提高村医服务和待遇水平。

  村医正在给村民体检。新华社记者 叶建平 摄

  记者了解到,改革过程中,县里统一组织了考试,符合条件的乡村医生均可自愿参加。乡镇卫生院根据服务人口,在通过考试的乡村医生中择优组成签约团队,再编为若干小组,每个小组负责5-10个村、服务5000-10000人口。

  更重要的是,县里将农村公共服务经费主要用于服务团队的目标绩效考核。团队签约医生个人工作补助与工作数量、工作质量和群众满意度挂钩,村医人均年收入从过去的1万元涨到了3万元,表现优秀的可拿到5万元。

  “通过合理使用公共卫生服务资金,让村医这个职业更有含金量,更有吸引力。我们还建立了考核进出机制,每年根据考核实行末位淘汰调整岗位,倒逼服务升级。对于未纳入团队的乡村医生,则留村驻点值守,通过公卫服务资金和基药补助等经费给予适当补助。”张启先说。

  其实,刚开始“试水”时,有人曾质疑,这样做会不会是把“县乡村三级医疗服务网络的网底上收”,把“网底”给戳破?

  但实践证明,因为提升了服务水平,百姓满意率大大提升了;农村卫生三级服务网络也由过去的因缺人和人员老化导致“网底稀疏”的“漏网”,变得更加密实了。2016年,蓬溪县农村卫生业务考核在全市5个区县中排名由前一年的后进变成了名列前茅。

  骑车下乡。新华社记者 叶建平 摄

  记者走访时发现,如今的村医服务团队每一小组均编入擅长儿科、妇产科、中医、健康咨询等专业的医生,还解决了过去村卫生室或乡村医生业务单一的问题。

  在三凤镇跃进桥村,记者遇到了村医罗春梅,她正在给80岁的罗素清量血压。老人是名高血压患者,也是重点服务对象,罗春梅每隔几天就会来一趟。罗素清说:“不要钱,还经常上门,以前想都不敢想!”

  “现在每天大概要走50户人家!”给老人做完各项检查后,罗春梅又跨上了摩托车,开始了下一户的巡诊。

责任编辑:杜雨洲
来源:新华社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0688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