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图片中心 > 正文

恬静的松潘古城 守护文成公主和亲的千古佳话

2017-05-18 14:47
来源: 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维

  自古以来,中国大西南的崇山峻岭间,蜿蜒着一条完全由人和骡马踩踏而成的古道,它从云南、四川进入西藏、甘肃、青海等地,一直延伸到尼泊尔、印度,直抵西亚。这条古道,就是神秘的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的形成,衍生了沿线许多著名的交易市场。茶马互市,也诞生了许多与茶马古道薪火相传生生不息的古镇和村落。一个个充满神秘色彩的驿镇,像珠子一样被古道串联起来,在它们沧桑的外表中,写满了令几代人念叨不停的往事:青石板上的深深马蹄印,踩踏出来的不止是一条驿道,而是一道贯古通今的商贸文化脉络。

松潘古称松州

  甲居藏寨 碉楼下回荡的马帮铃声

  春暖花开时节,站在甲居藏寨一处碉楼的楼顶,头上是瓦蓝透亮的蓝,风过处,似乎伸手就能抓到一把云彩。脚下,星罗棋布的嘉绒藏族民居和碉楼,静静散落在绿树丛中。远处,浑黄的大渡河泛起白色浪花,咆哮的急流,好似不歇气地讲述大自然给当地人的馈赠。

  甲居藏寨,位于甘孜州丹巴县境内,距县城约8公里。这里的藏式楼房建筑,多是一户人家住一幢寨楼。寨楼坐北朝南,有的三五成群相依相偎,有的远离群楼,孑然独立。甲居藏寨附近的碉楼群,更是川西高原一绝,在明清全盛时有近万座之多。

甲居藏寨

  以甲居藏寨和梭坡乡为中心的丹巴碉楼,主要集中在丹巴县河谷两岸,以三五个一组相互呼应居多,也有像梭坡十三角碉这样独于山头的。碉楼集中的地方,数十座碉楼连绵起伏蔚为壮观。

  下榻甲居藏寨“姐妹客栈”,三姐妹中最漂亮的桑朵,拿出香猪腿、猪膘、咂酒、青稞酒、酸菜包子、火烧子馍馍、血肠招待我们,顺便聊起马帮往事。

  过去在丹巴,无论马帮的规模大小,行路途中都有自己的讲究,将少则十来匹、多则三五十匹马用长绳穿成一长串,每匹马的脖子下都挂着一个大铃铛。古道上多毒蛇瘴气和豺狼虎豹,马帮必须要结伴而行,他们在马脖子下拴上铜铃,行走时响成一片,可以起到震慑野兽的作用。“曾祖父是上世纪30年代初的一个马帮老大,14岁就跟丹巴一个马帮老大做徒弟,后来自己出来单干,常听爷爷说,他骑了十多年的那匹枣红色马,是一匹健壮的识途老马,马背上插着有丹巴字样的马帮号旗。人们远远就听见悠扬的铃声在山间回荡,大伙奔走相告:哦,是丹巴的马帮来了哦。孩儿们,准备搬茶!”桑朵笑着说。

  唐克古镇 河曲军马彪炳史册

  若尔盖县唐克镇,是著名的“九曲黄河第一湾”,也是茶马古道历史上著名的茶马互市驿站。

  黄河自甘肃一侧来,白河自黄河第一湾湾顶汇入,黄河之水犹如仙女的飘带自天边缓缓飘来,在四川边上轻轻抚了一下又转身飘回青海,故此地称九曲黄河第一湾。这里距红原县城78公里,距若尔盖县城61公里,地处草原腹心地带。

  登上一座50多米高的小山包,黄河九曲第一湾的美丽景象跃入眼底。远眺,白河于此汇入黄河,河面宽而蜿蜒,曲折河水分割出无数河洲小岛。一群群黑色的、褐色的、白色的河曲马在低头吃草,它们徜徉的身影和天上的流云投射在浅蓝中,构成一幅动静结合的画面。山下的索克藏寺院,修筑于黄河第一湾山凹临河处,白塔古寺,帐篷炊烟相伴黄河,更显悠远博大。

  小山包上,一位牵马的年轻藏族妇女说,这里最好看的是下午五六点钟,许多人利用阳光西斜时来拍摄黄河弯弯曲曲的美丽线条,当然,也可以直接露营在那里,拍个晚霞,早上再起来拍黄河日出。

  黄河第一湾,流传着许多茶马互市往事。《四川通志》介绍,在过去的内地,民间役使和军队征战都需要大量的骡马,许多良马的产地多在高原,如中国三大名马之一河曲马就出产于青藏高原的黄河九曲一带。清朝以后,这里养殖的河曲马也越来越多。

九曲黄河第一湾

  河曲马是一个古老的马种,历史上曾称之为吐谷浑马。原产于青藏高原东部地区,先祖为青藏高原高寒山地草原马。古羌人以游牧为生,逐水草而居,大约在战国末年,牧民将这样的马种带到了若尔盖黄河九曲之地,培养出了新的良马河曲马。

  河曲马挽力强,速力中等,能持久耐劳。在终年群牧的情况下,夏秋上膘快,冬春掉膘慢,表现体内沉积脂肪的能力强,体况随季节变化不显著。对一般疾病抵抗力强,常见的胃肠疾病和呼吸系统疾病发生很少。

  当年,秦人从羌人那里得到了神奇的河曲马,运用于军事,并训练组织了强大的骑兵部队。没有羌藏人用河曲马装备起来的秦国骑兵,就没有中国第一个统一的王朝。今天,秦始皇的兵马俑中,还可以看到秦人河曲马部队的风采——满身铠甲的武士坐在高大的马上,威风凛凛。

  松赞干布在位时,曾指定专人专事与唐进行茶叶贸易。由于西藏茶叶需求量大增,西藏每年都以大量的优良马匹与内地互换茶叶。唐克镇就是最大的茶马互市集镇之一。

  北宋建立初期,曾与辽国发生数次大的战役,希望收回燕云十六州,但宋军败多胜少。宋末,辽东女真族在灭辽后直接将矛头转往宋朝,北宋虽然最终灭亡了,但大大小小战役中,唐克镇九曲黄河第一湾配送的军马还是立了很大功劳。史载,仅仅北宋咸平三年(1000年),唐克镇就运送了约8300多匹河曲军马给前线,保证了战事的顺利进行。

九曲黄河第一湾牵马的藏族妇女

  松潘古城 名将“壮压西川四十州”

  马蹄嗒嗒,骡铃叮当。骡帮的吆喝声、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专营盐、茶、药材、皮货之类的商号鳞次栉比。出城的商队、马帮进行山货交易,销售皮货或药材。进城的商队、马帮采购布匹、盐、茶、烟叶清油、铜、锡器皿等百货……这是松潘地方志资料中描写的1923年松潘古城的繁盛情景。

  松潘,古名松州,古为用兵之地。史载古松州“扼岷岭,控江源,左邻河陇,右达康藏”,故自汉唐以来,此处均设关尉,屯有重兵。松潘目前又是连接九寨沟、黄龙、红原-若尔盖大草原等重要景区的枢纽。如今,岷江河谷、涪江河谷沿岸大量的关隘、兵屯、靖墩和烽燧(烽火台)等仍然随处可见。

  在松潘,午饭主要享用当地的藏族美食,青稞糌粑、乳酪、牛羊肉、蔬菜(土豆、萝卜等),青稞酒、玉米酒,饮料主要有奶茶、酥油茶、酸奶。这里的手抓肉、血肠也是不可错过的特产。

  饭罢,顺着古城墙往里走。松潘城内,一条湍急而清澈的河流,从松潘古城的东端穿过环城路向西流,切过中央大街后,转往南流,从南城门左侧流出松潘古城,使得整个松潘古城顿时活泼生动起来。街上的酒楼、茶肆、烟馆、旅店、杂货铺一家紧挨一家。

  现存的松州古城墙为明代遗存。史载,明代多次对城墙扩修增建,直到明朝嘉靖年间,才形成了城墙的整体规模。这时距明初大规模建城墙已有147年了,所以,当地民间的说法是“松潘城修了一百五十年”。松潘城墙的总围长达6.2公里,当时筑城的青砖每块重30公斤。城墙高12.5米,厚12米,以糯米、石灰、桐油熬制的灰浆粘连勾缝。古城原有七道城门,城门上建有重檐歇山式城楼,现存四座城门。

  在北门,有一座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的雕像以及剑南川西节度使李德裕的雕像。塑像上,松赞干布右手揽着美人文成公主,左手指向前方,也许是告诉文成公主长安就在那方远处。

  塑像向人们述说着千余年前在此发生的“唐蕃之战”:吐蕃首领松赞干布派使者前往长安求婚。路过松州,被州官徐齐扣押,松赞干布大怒,亲率大兵二十万入侵松州,都督韩威应战失败,太宗命吏部尚书侯君集统军抵达松州,川主寺一战,松赞干布兵败回藏。松赞干布还藏后又遣使臣送黄金以求通婚和好,太宗晓以大义,遂将太宗女文成公主嫁于松赞干布,传为千古佳话。

  李德裕塑像则是:将军头戴介帻冠,腰系碧玉巡方带,脚穿长靿,身披披风,手握剑鞘,双眼炯炯有神望着远方。身后,护卫甲械齐整,戈戟威武,旌旗鲜明。

  唐代中期,李德裕在此戍边。这位“壮压西川四十州”的名将,曾斥巨资修建了从松潘到丹巴的茶马互市石板路,还率先在康藏高原实行“贡马折银”新制,规定每匹马折银八两,每户征银八分,对茶叶改征“茶封税”,提高了康藏马帮的劳作待遇。可以说,李德裕是大唐茶马互市政策中对四川支持最大的朝廷边官。

  松潘古城曾是川、甘、青三省份最大的茶马互市贸易集散地。茶马互市始于唐代中期,那时,广袤的松潘草地(今若儿盖、红原、阿坝、青海果洛等地)和相邻的甘肃、青海草地盛产牦牛、马匹、绵羊等,这里的藏民们以牛羊肉、酥油茶、糌粑为食,“腥肉之物非茶不清,青稞之热非茶不解”。他们的生活离不开产于内地的茶,而历代封建王朝连年征战需要足够的战马,于是不得不从藏区获得,因此松潘互惠互利的茶马生意就格外兴隆。(记者李贵平)

责任编辑:张维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0992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