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正文

成都一姑娘泸州救人后落水 深夜漂了1公里幸运生还

2017-05-26 10:36
来源: 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李娟

  周正介绍刘芳落水及获救位置

  刘芳落水获救位置示意图

  24日晚,年仅23岁、不会游泳的成都姑娘刘芳在泸州长江边救人后,不慎落水被江水卷走。经长航公安、当地消防和海事部门持续搜救无果,就在大家对刘芳不抱生还希望之际,她却给正在公安局做笔录的老公打来了电话报平安。

  刘芳自称,她在江阳区二码头落水,被冲到龙马潭区小市王爷庙长江江面,自己清醒过来爬上船。

  半夜落水

  救人姑娘消失在江面

  24日深夜11时25分,正在长江公安40-01#囤船上备勤的长江航运公安局泸州分局泸州派出所副所长周正,突然听到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有人在泸州滨江路东门附近落水,急需搜救。

  “赶到滨江路长江二码头路段时,我们看到附近围了很多人,一个浑身湿透的年轻姑娘坐在路边哭,连鞋子也没穿。”出勤民警告诉记者,他们听说哭泣女孩是被落水者救起来的,但女孩情绪失控,基本不能正常表达。顺着群众指引,民警跑到二码头长江边。此时现场围了七八个人,其中两三名男子赤裸着上身,神色焦急且情绪激动。民警初步了解情况后,马上沿江搜救,并调来快艇朝下游搜救。很快,海事部门和辖区消防也赶来,兵分两路沿江搜寻:一路是多人组成的岸边搜救队,沿江岸地毯式搜索,一路是由派出所的长江巡警01-01#和泸州海事部门的海巡12216#快艇组成的搜救队,在长达几公里的江面来回搜寻。

  刘芳丈夫黄华等人介绍,事发当晚他们夫妇俩和弟弟黄乙,黄乙女友陶红等数人吃饭后,前往江阳区滨江路的歌厅唱歌。在此过程中,黄乙与陶红产生不快,陶红独自步行自二码头长江边戏水。刘芳和黄华担心陶红安全,便紧随其走出歌厅。陶红告诉记者,她准备在长江边的斜坡处戏水,没想到刚接触水面就落入水中。危急关头,刘芳和黄华站在囤船跳板上,一人拉着陶红一只手。刘芳和黄华刚合力把陶红拉上岸,刘芳自己却一个“倒栽葱”落水,消失在江面上,当时大约是晚上11时多。

  黄华告诉记者,刘芳生于1994年,还没满23岁,是成都人。刘芳落水后,黄华几度想跳下去救,但他不会水,被几个朋友死死抱住。得知刘芳因救人而落水后,搜救人员都心头一紧,大家自发地扩大了搜救的力度和范围,但持续一个多小时的搜救仍一无所获。

  陌生来电

  原来是落水者打来的

  25日凌晨1时50分,正在公安局接受询问的黄华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民警记得,当黄华听到对方说第一句话时,马上冲出了询问室。正当民警感到诧异时,黄华又兴高采烈地跑回来,激动地告诉民警:“不跟你们说了,我要马上去滨江路东门口,我老婆在那儿等我。”

  黄华的话让民警们一头雾水,被长江卷走的人,怎么会两个多小时后出现在东门口。“我们当时以为,黄华出现了癔症。”民警告诉记者,他们随后赶到滨江路东门口的路边,果然看到一个姑娘浑身湿漉漉地站在路边。经黄华辨认,此人正是落水者刘芳。

  黄华的朋友告诉记者,刘芳不会游泳,朋友们都以为她这次已经命丧长江了。朋友说,黄华和刘芳认识多年,两人曾经在成都打工,才到泸州一年多。“两人刚刚办了结婚证,还没来得及摆结婚酒。”

  民警告诉记者,由于当时已接近凌晨两点,看到刘芳冻得瑟瑟发抖,民警赶紧找来已经很久没使用的烤火炉,为刘芳取暖。大概了解情况后,民警安排黄华带刘芳回家休息,通过对同行人员的询问,警方确认了刘芳救人落水的事实。记者从海事部门了解到,事发时长江水位3.9米,流速达到每秒3米。在这样的水域落水,除非是游泳好手,否则极难生还。

  落水者称

  水中醒来,扑腾爬上船身

  通过手机定位测定,刘芳落水的二码头,距离其上岸的江对岸小市王爷庙海事囤船的直线距离约1公里。民警称,做了十来年的水上警察,从来没遇到如此生还的事。因此,刘芳究竟是不是落水冲了1公里,曾经一度让他们怀疑。

  对于落水后奇迹生还,刘芳也无法解释。昨日,刘芳告诉记者,她落水时,曾本能地扑腾挣扎。第一次蹬脚时碰到了江岸,随后感觉整个人被卷入水中,身体悬空,完全被冰凉的江水包围,她张嘴想呼救,却猛地呛了几口水,随后失去知觉。

  “我也不知道漂了多久,漂了多远。”刘芳回忆,失去知觉一段时间后,她感觉自己好像打了个冷噤,又苏醒过来,第一感觉就是身体在往上浮,然后又沉下去,再浮起来,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她在胡乱扑腾时,感觉脚尖碰到了什么东西,至今也不知道是石头还是船身。“我顺手一抓,借力浮出水面,发现眼前是船,就攀着船舷爬了上来。”刘芳说,爬上船后,她第一反应就是寻找她老公,可是除了船,看不到人影。刘芳无力地坐在船上,自己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感觉体力恢复了,她便沿着船舷往有车灯的方向走。可是转了一圈,发现有个铁门把通往江岸的跳板锁死,她想回家,便在船上挨个窗户敲打,希望有人听见。

  记者事后了解到,刘芳爬上的船,是海事囤002#囤船,是当地海事部门的办公室。当晚在船上值班的,是工作人员张富城,当天张富城不到11时就早早睡下了。“我听到响声,开灯一看,窗外有个披头散发、全身湿透的大姑娘,差点没把我吓昏过去。”张富城告诉记者,他小心翼翼地问对方是干什么的?得知缘由后,张富城才打开门。刘芳说自己是从江里爬上来的,张富城不信,担心遇到了小偷。问了几句后,张富城发现刘芳神志清楚,看穿着打扮也不像小偷。他一一查看了船舷的水渍和栏杆上的水印,才相信刘芳真是从水里上船的,“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

  张富城告诉记者,自己发现刘芳时大约是凌晨0时40分到1时这个时段。他确定来人不是小偷,而且神志清醒后,才开门把她送到路上。“我看她衣服、鞋子都穿得好好的,到公路上求助找家人,应该没有问题。”

  25日凌晨1时40分左右,出租车司机柳波正在江阳区东门口路边排队等生意,他远远地看到一个姑娘走来,以为对方要坐车。可是来人只是借他电话打一下而已。打完电话,姑娘还电话时礼貌地说了声谢谢。柳波给记者发来的通话显示,姑娘用他手机打的正是她自己的成都电话号码。当时,她的手机和随身携带的包正在黄华身上。

  专家分析

  案例罕见 十分意外

  对于刘芳生还的事情,都江堰蓝天救援队队长苟少林告诉记者,虽然案例很罕见,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苟少林说,他们在过去的救援中,也遇到过类似案例。苟少林分析,若彻底排除第三方施救,刘芳之所以没被江水卷走,应该是她没被冲到江心,而且没有沉到水面下,一定是漂流在水面上。

  与长江、金沙江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宜宾临港海事处处长王毅告诉记者,刘芳的生还并不是孤例。“曾经有个人背着书包从临港落水,漂到南溪才被救上岸,也是奇迹。”王毅根据这些年的水上救援经历分析认为,刘芳身体偏胖,本身具有一定的浮力,如果体内憋气,浮力更大;刘芳落水后很快失去知觉,江水足以将她身体浮上水面,此时刘芳没有挣扎,没有用力扑腾,类似于“假死”漂浮水面,反而救了她。

  苟少林和王毅一致认为,刘芳获救具有不可复制的偶然性。“重视水上安全,远离危险水域,才能最有效地防范事故发生。”(叶小彬 记者 罗敏 文中人物刘芳、黄华、黄乙、陶红系化名)

责任编辑:李娟
来源:成都商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104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