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正文

中华蜜蜂已濒临灭绝 四川全境仅存“5000群左右”

2017-05-31 11:58
来源: 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李娟

  为防止其他蜜蜂入侵,中华蜜蜂的蜂箱出入口通常做得很小,几只卫兵蜂正在“站岗”

  检查中华蜜蜂蜂箱时,李万新很快就找到了蜂王的位置

  90后川妹子尹平是北京中华蜜蜂保护区的技术员

  距北京市区120公里的密云水库上游,是中华蜜蜂保护区的核心区。蜂学专业科班出身的90后川妹子尹平,就在这里保护中华蜜蜂(以下简称中蜂),“中国是世界上较早驯化蜜蜂的国家之一,在现代中蜂却走到了濒临灭绝的边缘。”

  “平时大家看到的蜜蜂,大多是意大利蜜蜂。”成都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说。蜜蜂世界里的物种战争也发生在成都平原。“田间地头,那些飞入我们视线的蜜蜂,几乎不可能是土生土长的野生中蜂。”

  难觅踪迹 “中蜂看不到了,早就跑完了”

  密云水库上游,是中华蜜蜂保护区的核心区。2016年毕业于福建农业大学蜂学专业的90后川妹子尹平,现在是北京密云区冯家峪镇保峪岭养蜂专业合作社的技术员。

  她说,中国是世界上较早驯化蜜蜂的国家之一,“蜜”甚至出现在甲骨文里。但在现代,中蜂却走到了濒临灭绝的边缘。在四川地区,中蜂可以躲进山林,而在北方,尤其是华北平原,没法躲进山林的中蜂很难越冬,大批死亡。

  “幸好,密云水库附近的山林,隔绝了意蜂的侵袭,给中蜂提供了一小块世外桃源。”尹平介绍,密云采用了崖壁养蜂的方法,这样既可以避免鼠、蛇对中蜂的伤害,另一方面还可以还原中蜂的野性。而保护区的技术员,会像“蜘蛛侠”一样,攀爬在悬崖上挂箱、取蜜、研究。

  “四川盆地内大多是追花夺蜜的意蜂,中蜂要么被民间零星养殖,要么存在于原始深山。”尹平说。

  中蜂难觅踪迹,63岁的温江养蜂人李万新也深有感触。“看不到了,早就跑完了。”李万新曾自制了一个“收蜂笼”,用来吸引野蜂,现在摆着库房里一放多年未用。李万新叹气,别说成都三环内,即使是温江,也鲜见中蜂影子。

  野生中蜂 四川全境仅存“5000群左右”

  每年5月底,李万新就要带着他的几百箱中华蜜蜂进山,汶川和理县的大山上是最好的赶蜂地。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他会逐花而居,每天搭帐篷、搞野炊。自1983年一群野生中蜂意外飞进李万新家的院子,他就和中蜂结下了不解之缘。三十四载的赶蜂生涯中,他最大的娱乐就是研究中蜂:它们有着严密的社会结构,和壮阔的蜂界战争。

  “有负责繁衍的蜂王,有负责交尾的雄蜂,有负责采蜜的工蜂,还有专门负责守门的,以及打扫卫生的,甚至还有负责盗蜜的盗蜂等。”研究蜜蜂,就像研究一个社会,与蜜蜂为伴,李万新感到其乐无穷。为此,李万新还在几百箱中蜂之间养了一箱意蜂,研究它们种群之间发生的冲突,也用自己独有的管理办法让它们“不打仗”。

  早在2006年,中蜂被列入农业部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物种,但没能遏制住中蜂走向濒危。2014年,山东省东营市蜜蜂研究所所长宋心仿给农业部的建议中提到,中蜂的分布区域缩小了75%以上,种群数量减少80%以上。

  四川省高新技术蜜蜂研究所所长何作洲,从事蜜蜂科研工作20余年,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成都平原内几乎不可能看到野生的中华蜜蜂,哪怕在农村也很罕见,野生中蜂目前仅存于四川盆地周围的大山里,难以统计,“估计有5000群左右”。

  意蜂凶猛 中蜂位于蜜蜂食物链底端

  “平时大家看到的蜜蜂,大多是意大利蜜蜂。”成都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中华蜜蜂已在中华大地上繁衍生息了7000万年,早在殷商时期,中蜂开始被古人驯服、养殖。1896年开始,随着意大利蜜蜂被大量引入和养殖,逐渐取代了中蜂的经济地位。

  “意蜂一年可以取十几次蜜,传统养殖的中蜂一年就一两次。”赵力介绍,意蜂虽然采蜜倾向单一,但适合大蜜源,效率很高,具有产量大的优点,而且不用分群、分箱,可以成为大群。而传统中蜂虽然不挑剔,擅采百花蜜,但产量很小,而且性情容易分群跑掉。“在一个采蜜季节,一群意蜂的采蜜量是一群中蜂的三四倍。”李万新说,意蜂产量高于中蜂,而且还可以产蜂胶,而中蜂则没有采集加工蜂胶的本领。意蜂具有更为强势的经济效益,这直接导致了中蜂养殖数量的减少。

  比经济效益更直接的威胁是,意蜂和中蜂还存在鲜为人知的“蜂界战争”。何作洲介绍,每当蜜源紧张的时候,同种各蜂群之间会互相盗蜜,由于各群守卫蜂的把守,盗蜂多数被驱逐或格杀,很少造成大的伤害。但因为意蜂体型大于中蜂,实力不对等,致使中蜂通常遭受极大的伤害。

  李万新喜欢观察蜜蜂之间的战争,他认为中蜂位于蜜蜂食物链的底端。比如马蜂自己不会采蜜,专挑其他蜜蜂下手,一旦中蜂被马蜂抓住,先是被咬死,然后肚子里的蜜会被吸走;如果更为凶悍的虎头蜂盯上了中蜂,一两只虎头蜂就可以歼灭一整个中蜂蜂群。

  拯救中蜂 四川的保护和开发走在前列

  “在维持生态平衡方面,中蜂功不可没。”赵力说,中蜂善采百花蜜,不挑剔,很多野生植物都要靠中蜂来授粉繁殖。中蜂诞生7000万年以来,为生态平衡做出了巨大贡献。何作洲同意赵力的说法,他认为前些年中蜂减少,已破坏了固有的自然生态体系,使物种多样性减少。

  除了生态方面的原因,保护中华蜜蜂也有其经济效益。李万新认为,随着消费者消费品质的提高,中蜂产出的百花蜜越来越受消费者青睐。百花蜜由于酿蜜周期长,所含的水量也更小,而且还有着中草药价值,近年来百花蜜的价格开始超过意蜂产出的蜜,达到30多元一斤。“百花蜜没有大规模的用饲料养殖,也不用担心污染和食品安全问题”。

  “2016年,宋心仿在两会上提案后,农业部开始为养蜂业进行财政性补助。”何作洲说,有了经济层面的重视,中蜂的养殖开始回暖,目前广元、青川一代的蜜蜂养殖场开始成规模养殖中蜂。而四川省高新技术蜜蜂研究所,也对中蜂的养殖方法、繁育能力和产品开发做出了大量研究,目前拥有中蜂5万多箱。

  赵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为了保护中蜂,目前全国已建立三个国家级中蜂保种场,两个保护区,并将中蜂列入了国家级蜜蜂基因库进行保护。四川省蜂业管理站副站长王顺海为记者补充,四川在保护中蜂方面开展还不错,早在十多年前就拥有3个省级中蜂保护区、1个国家级保种场,分布在青川、万源、马尔康等地。

  尹平也称,四川对中蜂资源的保护和开发相比北京而言更早更成熟。尹平自己也经常和四川的蜜蜂研究人员保持联系,为保护中蜂出力。(记者 王拓)

责任编辑:李娟
来源:成都商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1062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