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正文

补习,从传播知识到经营焦虑

2017-06-02 12:00
来源: 经济参考报
责任编辑:郑玮

  ·赵晶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自媒体对于儿童上学以及学生家长社交活动十分焦虑,动辄看见“连英文名都没有的孩子玩不到一起”“上小朋友家过生日要携带超昂贵玩具作为礼物”等场景描述。

  而更多的公众号则从孩子家长的角度描述了对于孩子未来的焦虑,认为孩子一旦被某个学校拒绝就会被这个学校所代表的社会阶层所抛弃,归根结底还是家长的错,没有努力为孩子打造更好的起跑线。

  喧嚣之下,伴随着很多社会培训机构若隐若现的身影。如果说经营风险是银行业的本质的话,国内的社会培训机构的本质可能是经营焦虑——让孩子家长时刻处于焦虑的状态面对孩子的教育问题,生怕他们错过任何一个通往更好生活的学习和考试机会,从而成为这些培训机构忠实的拥趸。

  最近,学而思(美股上市公司好未来旗下品牌)在成都被责令整改,让一直闷声发财的K12(指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阶段)教育成为舆论的焦点。

  多家媒体报道称,学而思被整改是因为今年3月份第22届华杯赛成都赛区泄题。除此之外,学而思还被曝存在提前教育、培养考试人才等情况。然而截至发稿,学而思的股价仍然在70美元以上,并未发生太大下跌。

  学而思只是社会培训机构中的领头羊而已,其后还有很多培训机构,都在国家取消义务教育阶段的升学考试以后,通过各种营销手段,成就他们的财富神话。

  资本进入教育行业是大势所趋,在资本的引导下,补习已经从过去的补差变成了补优,想要更好的成绩,似乎只有去更好的培训机构,听更好的老师讲课才能达到。学校的作用在资本的映衬下变得十分渺小。

  而政府监管部门在面对培训机构之间的竞争、培训机构与学校之间的竞争的时候,往往一味以“市场化”眼光看待,助长了一些培训机构饥饿营销、“掐尖”、拔苗助长的行为,从而造成了竞争更加白热化,学生家长更为焦虑的现状。政府应该思考的是,长此以往,在焦虑培养下的学生,是否除了考试之外就没有其他技能,他们未来能否承担起建设祖国的责任,而不是只盯着本市平均分是否超过了兄弟省市,本地区考上清华北大人数是否比其他地区高这种数字。

  资本的介入亦让过去就流行的起跑线比拼变得更微妙。当参加幼儿园入学考试的家长要填包括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学历,要填写自己身高体重的时候,这场竞争已经开始变味,从给孩子一个公平的起跑线,变成了一场攀比。而攀比是没有终点的。

  今年2月份上海两会期间,针对社会培训机构存在的不符合教育规律的行为,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就曾表态称,“教育决不能为资本左右,决不能被资本绑架”。

  因此,在资本介入教育无法逆转的当下,政府不仅应该像成都市的有关部门一样,及时对一些不正常的培训行为喊停,还要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资源稀缺的问题,提供一条真正公平的起跑线,减缓学生家长焦虑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

责任编辑:郑玮
来源:经济参考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1075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