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典藏|信仰的力量铸就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住的新闻经典之作

2017-06-30 12:56

  一、开栏语

  从1950年1月迄今,67年来,新华社四川分社涌现出众多德才兼备的优秀新闻工作者,他们与人民同呼吸,与时代共进步,行在一线,扎根基层,传播党的主张,反映人民心声,守望公平正义,记录时代风云,创作出大批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新闻名篇,在中国新闻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新华印记。

  国社@四川“典藏”栏目将从中遴选聚焦四川的代表作,邀请对相关新闻事件及其作者有所了解的新华社老同志,或讲述作品的采写始末,或介绍报道的中观背景,或从新闻业务探讨、历史价值评价等角度予以点评,供读者管窥四川发展脉络,新闻界后学领悟前辈们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家国情怀,同时借此再挖掘、再发现新华社经典报道的当代价值,为四川当下及未来的发展提供决策参考,为国家远景规划提供地方研究范例,发挥新华社舆论工作重镇、新华网媒体智库的作用。

——新华社四川分社社长 惠小勇

  二、本期作品

  新华社记者述评:岂有共产党的干部唯恐农民收入多的道理?>>>>>>>>

  发稿日期:1978.10.10

  三、本期点评

信仰的力量

  ·熊小立

  新闻作品,什么是时髦,什么是经典?作为新华社教育培训中心特聘教授,我对学新闻传播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们讲:时髦之作是今天的经典,经典之作是每天的时髦。通俗点讲,有9字标准: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住。裁判是人民,裁判长是时间。前者有血有肉,后者无情无义。

  现实中有这样的作品吗?有!1978年10月10日新华社播发的刘宗棠采写的《新华社记者述评:岂有共产党的干部唯恐农民收入多的道理?》,就是新闻作品中的经典之作。

  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召开之前,新华社发出这篇稿件,恰如冬日雾霾天响起预报春风春雨之惊雷,被视为随后举国上下、党内党外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和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目的是什么等理论问题讨论的引爆点之一。

  新华社总社当时的好稿评语称:此稿在报纸发表后,各方面反映强烈,此文有力地批判了那种把农民利益与国家、集体利益对立起来的错误观点;稿件摆事实、讲道理,事实选得典型,道理讲得透,标题也吸引人。

  近40年过去了,再次品读此稿,必听裁判和裁判长的:如今,“富强”被放在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首位。全国各地农村实施精准扶贫战略,既是我们国家对世界的庄严承诺,更是中国共产党人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的伟大实践。共产党的干部,从中共中央总书记到村党支部书记,都在为脱贫致富奔小康奋力拼博。这其中哪一项不是为了让农民收入多?

  长期以来,不少读者钦佩新华社记者的胆识、眼光和文笔,也曾有人发问:在当年的历史背景下,这位记者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有三头六臂,他怎么就不怕“被砍”?

  我也在追问,老一辈新华社记者的真知灼见从何而来?通常大家会认为,他的一切皆从实践中来。我觉得是,但也不全是。

  因为答案在刘宗棠那里。他亲口告诉我,他的胆量其实是信仰的力量,他怀有对共产主义的真诚信仰,尽管当时他还不是共产党员。他说,他并不是孤胆英雄,当时这篇述评稿件能够过五关斩六将发出来并被报纸采用,说明了很多新华人,很多中国知识分子信仰共产主义,相信中国共产党是为广大人民谋幸福的。

解读新闻前辈的信仰

  ·熊小立

  1981年夏天,我从中共新都县(现成都市新都区)委报道组到新华社四川分社从事新闻采写工作。报到当天,时任分社副社长郭超人让我先到资料室去,看看老刘写的《新华社记者述评:岂有共产党的干部唯恐农民收入多的道理?》。我问老刘是谁?郭超人说:“是刘宗棠,今后就由他带你跑农村。”

  刘宗棠带我8个月,到过4个县采访,全是泡在田间地头和农民家里。采访之余,我们还经常摆龙门阵。他知道我当过两年生产队长,时常问些抛粮下种、栽秧打谷之类的农事。我却一直关心他写那么多名篇大作背后的故事。随后相处的30年里了解到的更多信息,让我深刻地了解、理解了一个既平常又“高大上”的老记者的“三观”。

  信仰,决定了他的世界观。1945年至1949年,他在南京上大学读新闻专业期间,接触过中共地下工作者和进步青年,看过宣传共产主义理论的书,那时候的他便认为共产主义比三民主义“更有意思”。

  南京刚解放,共产党人到新闻系动员学生参加革命工作,他便报名参加了刚刚成立的新华社江苏分社和新华日报举办的新闻培训班。一个月的学习,让他越来越相信共产党。陈毅的一场报告,使他产生了信仰共产主义的念头。陈毅讲,共产党人闹革命不是为了自己升官捞钱,而是为老百姓打天下,为了让人民过上好日子。刘宗棠说,这些话他记了一辈子。

  信仰,支撑着他的人生观。1954年前,刘宗棠一个人驻内江,主要搞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土改运动和成渝铁路建设报道,要面对很多复杂而紧急的问题。那时到边远山区采访,要必备“四件宝”——手枪、钢笔、马灯、铺盖卷儿。

  辛苦!但心不苦。稿子见报或被内部资料采用,比啥都乐。因家庭出身问题和是旧中国培养的大学生,他很长时间都未被发展为共产党员,但因为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他一直写了近三十年入党申请书。

  1980年3月14日,刘宗棠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他说,理想信念是自己头脑里的事,不能光挂在嘴巴上。对于共产党的宗旨,我真信,我真干。

  信仰,影响着他的价值观。他说,作为一个普通人,自己希望的无非是工作好、生活好。这位河南硬汉好一口面食,下一手好棋,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他说,当年一家四口都是高个子大肚量,定量供应的口粮只能吃个半饱。他梦想有朝一日能敞开肚子吃白面锅盔。改革开放以后,这个梦成了真。他说,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人,能解决吃饭问题,我们的党真伟大。

  他对我说,自己离休后很幸福。牙不好嚼不动锅盔就用开水泡着吃。还会用平板电脑下棋,跟高手过招,“很过瘾”。他说,自己每天都要在《参考消息》空白处用钢笔练字: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刘老于2011年5月31日病逝。在向他的遗体告别时,我顿悟:经典之作的支撑,是精神,而精神的核心,是信仰。

  四、本期作者

  刘宗棠,男,中共党员,河南济源人(1925.10-2011.5.31)。1945年至1949年就读于南京原“国立中央政治大学”新闻系,1949年7月1日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闻工作,1949年9月参加二野西南服务团挺进西南,1949年11月至1954年任新华社西南总分社助理记者、记者,1954年10月至1985年9月调新华社四川分社任记者、高级记者、采编主任、副社长,1985年10月至1986年8月任四川新闻管理干部学院副院长、党委副书记。

  五、本期点评嘉宾

  熊小立,男,中共党员。祖籍四川资阳,1954年底出生于新繁县(现成都市新都区新繁镇)。中国新闻学院新闻专业毕业,新华社高级记者,曾任新华社四川分社副社长兼总编辑,现为新华社教育培训中心特聘教授。新闻作品荣获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专业著作:《伟人·美人·丑人——一个新华社记者为二十世纪末中国人画像》《我们的蜂儿》《天府有鹭》《策划·报道九亿农民大搏击》。学术观点:掌握和运用系统新闻观是记者把握大局的金钥匙。学界立言:信息是生命。

责任编辑:涂丽君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91121240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