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典藏|打破困扰实事求是的精神枷锁 1978年11月13日新华社联手人民日报推出了一条关于农村改革的通讯

2017-07-07 18:32

  一、开栏语

  从1950年1月迄今,67年来,新华社四川分社涌现出众多德才兼备的优秀新闻工作者,他们与人民同呼吸,与时代共进步,行在一线,扎根基层,传播党的主张,反映人民心声,守望公平正义,记录时代风云,创作出大批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新闻名篇,在中国新闻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新华印记。

  国社@四川“典藏”栏目将从中遴选聚焦四川的代表作,邀请对相关新闻事件及其作者有所了解的新华社老同志,或讲述作品的采写始末,或介绍报道的中观背景,或从新闻业务探讨、历史价值评价等角度予以点评,供读者管窥四川发展脉络,新闻界后学领悟前辈们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家国情怀,同时借此再挖掘、再发现新华社经典报道的当代价值,为四川当下及未来的发展提供决策参考,为国家远景规划提供地方研究范例,发挥新华社舆论工作重镇、新华网媒体智库的作用。

  ——新华社四川分社社长 惠小勇

  二、本期作品

  打碎假左真右枷锁 才有农业高速度——四川省宜宾县下食堂大队综合发展农业副业工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发稿日期:1978.11.13

  三、本期点评

    超重磅!看新华社联手人民日报助力四川人、中国人高举锤子砸向精神枷锁

  ·熊小立

  长长的标题是为导读。

  “这条新闻很值得一读。”这是1978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为新华社记者黄廷骏、喻权域采写的一篇通讯配发“编者按”的第一句。

  这篇通讯的标题为《打碎假左真右枷锁 才有农业高速度——四川省宜宾县下食堂大队综合发展农业副业工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采用后,新华社又将《人民日报》编者按及新闻通讯向全国各媒体播发了通稿。

  新华社和人民日报联手,向全党和广大人民群众推荐新闻,共同分享重要信息,这在新中国的新闻史上并不多见。

  “这篇‘编者按’和这条旧闻,都很值得一读。”今天,我这样说。

  站在新时代的制高点上,回眸历史,正道沧桑。仰视“左道右道”间,铺就幸福道路的基层党员、群众;注目“假相真相”里,寻找真理光芒的新闻记者、编辑。

  万千感慨后当用五字点赞:实事求是好!

  新闻国手如何炼成

  ·熊小立

  喻权域是从新华社四川分社大院出去的名人。现在百度一下,可知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

  新华社是国家通讯社,新华社记者往往被人们称做新闻国手。喻权域1954年8月入党,当年9月调入新华社四川分社当记者。1979年12月调到新华社总社参与创办《半月谈》杂志时,仍然是新华社四川分社记者。但当时他的名气已经不小了。

  我第一次学习喻权域先生与黄廷骏合作的《打碎假左真右枷锁 才有农业高速度》这篇稿件,是1984年在中国新闻学院的课堂里。这篇文章是采访学课的范文,客座教授喻权域。他在台上讲当年左左右右的往事。那些是是非非,学生爱听。

  中国新闻学院是培养记者的学校,校风民主。但喻先生一口四川话,又用了很多诙谐的歇后语,外加他语速又快,非川籍学生不易听懂。好在我是四川人,又是学生会主席,接触老师和学校领导的机会多,自然而然地发挥起翻译和桥梁作用。

  当时,我身份“特殊”——同时持有新华社记者证和中国新闻学院学生证,这也让我一面认真听先生们讲课,但一面又不会轻信。毕业后再回到新华社四川分社当记者,跑农村,喻先生当年采访过的地方,我不仅重新去采访,对喻先生《打碎假左真右枷锁 才有农业高速度》这篇稿件的事件地点——宜宾县下食堂大队,这个“是非之地”,我甚至多次去采访。

  从1952年开始从事新闻工作,到1979年调新华社总社创办《半月谈》杂志,喻权域的这二十余年,大起大落,皆因三篇稿件。

  第一篇稿子,是《最可爱的人在后方》,1954年被《人民日报》采用时,喻权域还不满20岁,当时的他是中共新繁县委的通讯干事。虽然他高中肄业,但仍被新华社四川分社视作好苗子,调来当记者,重点培养。

  第二篇稿子,是一篇内部资料登载的调查报告,反映1957年川西平原上一个县,因为指挥生产方法有问题导致粮食减产的事情。“反右”时,喻权域被打成“右派”“三反分子”。戴上“右派”帽子的喻权域,同单位另外其他四名“右派”一起被押送到西昌接受劳动改造。

  第三篇稿子,就是《打碎假左真右枷锁 才有农业高速度》这篇通讯。“摘帽”后重新回到新华社记者岗位后的喻权域执笔的这篇稿件,社会反映很强烈,一下子引起了新华社领导的关注。经过考察,喻权域被抽调到总社筹办《半月谈》杂志。《半月谈》正式出刊,喻权域被正式调往《半月谈》任主编。

  喻权域告诉我,真正决定他命运的,并不是三篇文章,那些都是外部环境。在理论方面上去了的同时,在实践方面也沉得下去,才是关键。

  理论水平是如何上去的?喻权域说,自己连普通高中都没毕业,没有读过马列著作。在“摘帽”后、还未回到记者岗位的那段时间,自己当过勤杂工、图书资料员。当勤杂工时要拉着木板车去拉煤拉米,自己便用废报纸折了个帽子,出门时就戴上。一是工作需要,二是自我警醒:应该戴不懂理论的帽子。在当图书资料员时,他晚上便拼命读书学习。在四千多个夜晚,把满满四个大书柜里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毛泽东选集》等书读了个遍。

  我问过现在仍健在的分社资料员朱绍忠,她说:“就是,他天天晚上头上戴个纸帽儿在那儿学马列。”

  我问喻先生看那么多书看昏没有,他说,越看头脑越清醒。他说,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唯物史观“两大发现”,毛泽东思想中的“实事求是”精髓,武装了自己的头脑。

  关于他在实践中沉下去的故事很多,在农业、农民、农村问题上较为集中。他在西昌劳动改造中研究农业从农学开始,干农活要问管教人员为啥要这么干。他说,他发现粮食产量不高的根本原因是品种不好、肥料不足,管教人员也认为他说到了点子上。

  “你们新华社那个喻记者硬是个精灵棍儿(四川话聪明人的意思),农村这些活路啥都麻不倒他。他算盘拨得又快又准,我说了一大堆这门儿那门儿,他一哈哈儿就报出数字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三次到下食堂采访阳治国,他总是这样评价喻权域。

  今日学生斗胆评先生:实事求是难,再难也要实事求是。

  四、本期作者

  黄廷骏,男,1936年生。四川大邑人,中共党员,新华社主任记者。1959年至1964年,就学于四川大学中文系。曾任新华社西藏分社党组成员、记者;四川分社记者、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

  喻权域(1935-2010),男,中共党员。1935年出生于荣昌。1950年在新繁县人民政府参加工作,1952年从事新闻工作,曾被打成“右派”。先后任新华社四川分社记者,《半月谈》杂志主编,新华社国内新闻编辑部副主任,新华社《经济参考报》总编辑,人民日报总编室主任,人民日报编委委员兼总编室主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导。

  五、本期点评嘉宾

  熊小立,男,中共党员。祖籍四川资阳,1954年底出生于新繁县(现成都市新都区新繁镇)。中国新闻学院新闻专业毕业,新华社高级记者,曾任新华社四川分社副社长兼总编辑,现为新华社教育培训中心特聘教授。新闻作品荣获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专业著作:《伟人·美人·丑人——一个新华社记者为二十世纪末中国人画像》《我们的蜂儿》《天府有鹭》《策划·报道九亿农民大搏击》。学术观点:掌握和运用系统新闻观是记者把握大局的金钥匙。学界立言:信息是生命。

责任编辑:张维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91121283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