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洪雅苟王寨:山城中的洞天

2017-07-10 11:16

  四川省洪雅县将军乡八面山中的苟王寨,本是一座南宋抗击蒙古铁骑的古城,明人在山寨岩壁上雕刻30余龛佛、道造像,其中天地水三官、玄天上帝、梓潼帝君为道教尊神。明朝贵州布政使司右参议张可述曾两入八面山,他的见闻,成为我们了解苟王寨与明代道教石窟的窗口。

http://www.cdrb.com.cn/res/1/621/2017-07/09/06/res01_attpic_brief.jpg

  苟王寨前的山路奇险无比。

  如同八卦图横亘在荒野

  大明嘉靖三十年(1551年),张可述与参军龚嵩等人,从洪雅县城出发,至八面山中郊游,清晨过青衣江,午时才到苟王寨,山路很是崎岖,险峻之处还要以木梯上下。张可述字惟孝,洪雅芦村人(今柳江古镇),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24岁的他进士及第,被任命为陕西咸宁县知县。

  在苟王寨岩壁上,张可述看到许多兵将的名字,便询问何故。龚参军告诉他,南宋末年,蒙古入侵宋朝,蒙古骑兵来去如闪电,巴蜀城池频频沦陷,失去半壁江山。生死存亡之际,四川安抚制置使余玠在渠江、嘉陵江、涪江、岷江、沱江沿岸依山筑城,依靠地形与蒙军周旋,先后建立83座山城,苟王寨也是其中一处。这些山城最终无法阻挡南宋灭亡的命运,陆续为蒙军攻破,苟王寨也难逃一劫,守城的军士与逃难的百姓皆被屠杀。传说一遇到阴雨天,山中鬼哭神号,凄惨万分,弘治元年(1488年),在比丘悟公指引下,乡人在岩壁开凿观音像超度亡魂,山中才不复有哀号之声。

  大约五个世纪后,我循着张可述的脚步来到苟王寨。从洪雅县将军乡拳石村驶入八面山,沿途已少有行人,一畦畦茶园沿着山形起伏,如同一面巨大的八卦图横亘在荒野之中。车开到公路尽头再无路可走,我沿着陡峭的山路下到沟底。路边的茶农得知我要去古城,都在劝我:“这个季节山上的树叶、竹叶遮住了古道,走错一个岔路就上不去了,树叶底下藏着毒蛇呢。”他们说的一点没错,苟王寨的确不怎么热情,迎接我的,惟有青苔、毒蛇和被树叶遮得严严实实的山路而已。这座曾经的死亡之城,以这样的方式将自己封存在深山之中。

  苟王寨山势峭立、石崖峥嵘,张可述来时只提到了观音像,此时山野深处的道教龛窟可能尚未开凿。明代石窟在中国已是余续,少见什么佳作,苟王寨却是此时难得的作品。与南北朝、唐宋那些四四方方的佛龛不同,苟王寨佛教石窟依山势而凿,看似漫无章法,却环环相扣,尤其是那十八罗汉,有的手指天空,有的闭目养神,有的聆听佛法,降龙罗汉的飞龙跑到了阿弥陀佛脚下,龙首回顾,张牙舞爪,降龙罗汉连忙走上前去拉住它;阿弥陀佛双目紧闭,倒是不为所动。岩壁右侧有些菩萨,有的骑牛,有的骑羊,有的骑马,可能是民间保护牲畜的牛王菩萨、羊王菩萨、马王菩萨等等。

http://www.cdrb.com.cn/res/1/621/2017-07/09/06/res04_attpic_brief.jpg

  《八面山苟王寨修建记》

  是佛国也是洞天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张可述故地重游,此时他已升任贵州布政使司右参议了,陪同他的仍是龚嵩。布政使司前身为元朝的行中书省,俗称藩司,明朝有山东、山西、河南、陕西、四川、江西、湖广、浙江、福建、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十三个布政使司,司中设左、右二布政使,下辖左右参政、左右参议,右参议为从四品。

  张可述来时,原来的木梯已拆除,岩壁上开凿出一条山路,苟王寨深山中又开凿了诸多道教石窟,至此,佛教一片,道教一片,既是佛国,也是洞天。这些道龛是龚嵩与乡邻捐资的,此时的龚嵩已是迟暮之年,他对张可述说:“我是此山中人,少时曾心怀天下,希望能扬名立万,现在有心无力了,我让人把这段故事刻在岩壁上,希望后世能知道有这样一个龚嵩。”龚嵩的话,让张可述很是感慨,回想自己为官十七载,出则有驷马之车,穿则金银绸缎,也曾冠冕一时,如今却被流言攻击,虽有千里之志,却又如何实现?平生那些把酒言欢、笑语一堂的知己,如今早零落在天涯了,更何况百年之后呢?

  张可述将两次游历苟王寨的经历,找来工匠镌刻在岩壁上,这便是这块《八面山苟王寨修建记》。奇怪的是,碑文之后划出一些长方形小格子,镌刻下神祇名号以及捐资者的姓名。由此看来,张可述对龚嵩主持的开龛造像,或许并不反感,抑或他就是某些龛窟的功德主,否则断没有在碑文后附录神祇名号之理。

http://www.cdrb.com.cn/res/1/621/2017-07/09/06/res07_attpic_brief.jpg

  苟王寨十八罗汉之降龙罗汉。

  张可述进士及第后在外为官,未曾在京师逗留太久,却对朝廷的情况或多或少有些耳闻。嘉靖皇帝一生崇道,他十三岁那年以兴献王世子身份入继大统,刚刚登基便罢黜佛教,将道教尊为国教。嘉靖自幼体弱多病,登位后也时常生病,对道教的长生之术笃信不疑,以至连朝会也不参加,一心问道求玄。就在嘉靖四十三年的一天,嘉靖皇帝夜坐庭中,在御幄后获得一桃,第二日白兔生二子,他大喜过望,认为此乃天赐祥瑞,群臣也纷纷上表庆贺,生活中的琐事,却被嘉靖当成祥瑞,可见其受蛊惑之深。当时的明朝早就陷入了狂热的道教漩涡之中,张可述与龚嵩纵然能出淤泥而不染,也难不受这股热潮影响。

  顺着山路走过去,古道越来越险,最窄处仅容一人通行,紧紧贴着岩壁才能过去,而脚下便是百米高的深涧;再往前走便愈发艰难,古道是在山体硬生生凿出来的,需要弯腰低头快速通行。远处,雾气在山中急转升腾,道教龛窟在雾中若隐若现,恍若仙境。

  黄昏,我终于走到了这片深山中的“洞天福地”,那些老子、天地水三官、玉皇上帝、梓潼帝君,或慈祥,或威严,或雍容,或肃穆。张可述的碑文至今仍完好地保存着,拭去上面的尘土,一行行楷体小书清晰可见:“上三教:释迦、老子、孔子三尊童子之位”“中三教:梓潼帝君一尊、玄天上帝一尊、观音一尊”“玉皇上帝一尊”“上元天官、中元地官、下元水官”等等,题材无一重复。其中“玉皇上帝”捐资者是“龚鸣凤”,“梓潼帝君”功德主是龚佰□,似乎都是龚嵩族人。

http://www.cdrb.com.cn/res/1/621/2017-07/09/06/res10_attpic_brief.jpg

  苟王寨如同刻在石头上的史书。

  道教的老字辈

  天地水三官镌刻在岩壁最上方,它们眉目清秀、表情淡然,身着宽袖大袍,腰系玉带,头戴官帽,如同三位气宇轩昂的明朝官吏。

  天地水三官可是道教的老字辈了,早在道教创立之初便业已出现。东汉年间,张道陵在蜀中设立“二十四治”,治中设祭酒与奸令祭洒,祭酒主事,奸令祭洒负责给病人请祈,其方法是道徒先在静室之中面壁思过,然后把名字、心愿写在文书上,一式三份,祈祷对象便是天地水三官,早期道教宣称它们有赐福、赦罪、解厄的功能。《三国演义》第五十九回“许褚裸衣斗马超 曹操抹书间韩遂”,言及张鲁,便提到了这段历史。

  关于天地水三官的来源,道教的说法也不一。有认为起源于五行之说,对应金、水、土三气;有说它们是周幽王时期的三位谏臣——唐宠、葛雍、周武;也有说有个叫陈子寿的娶了龙王爷的三个女儿,生下天地水三兄弟。

  天地水三官在道教的品阶算不上高,却掌管着赐福、赦罪、消灾,因而颇受百姓尊崇,每逢三元大帝诞辰,唐朝皇帝下诏天下诸州“令百姓是日停宰杀渔猎”,禁止宰杀牲畜,捕鱼打猎;宋朝的罪犯这一天可以免受审讯之苦,倘若衙役用刑,罪犯可以提出抗议或申诉。

  明代道教兴盛,三官的信仰也是水涨船高,许多州县建有三官殿、三官堂、三官庙,每逢三元节,古人都要去庙宇祭拜三官,祈福消灾,信徒在节日期间吃斋,俗称“三官素”。清代三官信仰不减,清人顾铁卿在《清嘉录》一书中写下了三元日这天吴郡人到三官宫中祈福的场景:“遇三元日,士庶拈香,骈集于院观之有神像者。郡西七子山有三官行宫,释氏奉香火,至日,舆舫络绎,香湖尤盛。归持灯笼,上御‘三官大帝’四字,红黑相间,悬于门首,云可解厄。或有人以小杌插香供烛,一步一拜至山者,曰拜香。”

  清代的三官,以赐福的天官最受欢迎,是年画、民俗画中经久不衰的题材,画中的天官身着大红官服,腰系玉带,手持如意,俨然一品大员。天津杨柳青年画中的天官身边还簇拥着五个童子,手中各捧仙桃、石榴、佛手、春梅和吉庆鲤鱼灯。每逢过年,天官与门神是最受老百姓欢迎的神灵——天官赐福人间,门神保家护院。(萧易/文 甘霖/图)

责任编辑:张维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1292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