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四川
首页 > 正文

扬雄:随侍汉成帝的汉赋大家

2017-07-18 13:42
来源: 四川日报
责任编辑:张维

  “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争鸣,北方、南方都出现了很多全国性文化名人,然而四川没有一个人可以列入其中,西汉时期的扬雄是四川文化史上走向全国的第一人。”首批四川历史名人名单近日公布后,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四川师范大学政教学院教授黄开国接受采访时表示。

  黄开国认为,在哲学、文学、语言文字学、经学各个方面,扬雄都是当时国内有一流建树的大家。“所以说如果单讲文化领域的四川名人,从时间上、贡献上来看,第一个有资格列入的就是扬雄。”

扬雄

  著《方言》 保留汉代各地方言资料

  黄开国表示,扬雄的成就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其中最为公众熟悉的是汉赋,他与司马相如、班固、张衡并称“汉赋四大家”。“扬雄青少年时期在成都生活,当时主要向道家学者严君平学习,同时他也受司马相如影响而喜欢作赋。”扬雄阅读了《离骚》和司马相如的赋,创作了《反离骚》《广离骚》等作品,很快便因为水平高超流传开来,被认为风格很像司马相如。

  40多岁时,扬雄进入长安,后经推荐担任“黄门郎”,即皇帝的文学侍从。汉成帝出猎等活动时,扬雄便随侍左右并作赋。然而与一般文人不同,扬雄的《甘泉赋》《羽猎赋》等,不为取悦皇帝,鼓励皇帝游山玩水、沉溺于迷信,而是加入了委婉的讽劝成分,对铺张浪费等现象进行讽刺。尽管扬雄后来认为“劝而不止”,他的作品仍然构成了汉代文学中最重要的部分。

  而在另一层面上,扬雄等人对文学的重视,留下的经典作品,也滋养、鼓舞了后世四川文人。“后来的唐诗宋词,顶尖的、超一流的人物都出在四川,跟司马相如、扬雄他们有紧密的联系。”黄开国说。

  扬雄在长安期间,由于可以接触到全国各地的人,便开始搜集、记录他们的语言,最后著成《方言》一书。黄开国说,《方言》保留了当时全国各地方言的第一手资料,对研究汉代语言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著《太玄》 将自然科学纳入哲学体系

  扬雄后来感到辞赋为“雕虫篆刻”“壮夫不为”,转而开始研究哲学。“扬雄建立了一个以‘玄’为最高范畴,以阴阳五行为骨架,融合了天文历法的哲学体系。这在中国哲学史上是非常独特的。”黄开国说。

  黄开国介绍,汉成帝时期,谶纬神学的泛滥对经学产生了严重冲击。“谶又被称为‘赋命’,就是说一个人要做皇帝了,会出现一些祥瑞、神迹。”扬雄认为“经莫大于《易》”,模仿《周易》作了《太玄》;又认为阐发五经最重要的“传”是《论语》,便模仿《论语》作了《法言》。“这两部书可以说是扬雄最重要的著作,也是他作为一个哲学家、经学家的标记。”

  扬雄之前的思想家,主要从政治角度解读五经、塑造孔子形象,《法言》则强调仁、义、礼、智等儒家伦理范畴的意义。“扬雄从道德的角度入手,区分人和禽兽的不同,君子和小人的不同。他在谶纬神学泛滥之时,对于维护儒学正统和孔子的正面形象,起了很大的作用。”黄开国表示。

  中国哲学史上,《太玄》则是别开生面的一部著作。“《太玄》包含了‘浑天说’和‘太初历’的成分,这也是扬雄在中国哲学史上最独特的价值。”黄开国说,中国古代哲学不太关注自然科学,如果扬雄的思想得到发扬,中国哲学可能是另外一番面貌,某些领域也可能取得更高成就。(记者 余如波)

责任编辑:张维
来源:四川日报
分享: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1337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