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成都金牛区突破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最后一公里”

2017-07-26 18:41

  新华社成都7月26日电 题:回家还需社会“搭把手”——成都金牛区突破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最后一公里”

  新华社记者许茹

  刚刚16岁的小张暑假找到一份兼职,在自家楼下的小饭馆后厨帮忙。虽然这份兼职每个月工资只有1800元,但他希望这点钱能帮父母减轻经济压力,也“偷偷”学点儿手艺。“之前给父母带来太多负担,我得做点事儿补偿他们。”小张说话声音不大,但是态度诚恳。

  2015年7月,刚刚就读职业技术学校的小张在学校附近的“黑网吧”认识了几个“朋友”,因为“看别人不顺眼”,几个人出手殴打了被害人景某某。小张临时起意抢走了被害人身上的10块钱,还有一部价值1900元的手机。案发3天后,小张被公安机关抓获。

  金牛区检察院接案后,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用3天时间开展了大量“谈话”工作——提讯小张,了解他的基本情况;接触小张的家庭和学校,了解其是否有学习意愿,家庭是否有监管能力。

  金牛区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科长王帅文介绍,基于“谈话”的基本情况,检察院做出了不批捕的决定,小张从看守所回到了父母身边。时隔两年,小张想起当时走出看守所时候的心情,用“重获新生”4个字表达。

  记者了解到,从2013年起,金牛区检察院在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中引入第三方进行社会调查报告。依据调查结果,金牛区检察院对小张进行了第二次客观评估——小张对违法犯罪没有基本概念,父母具有教育意愿但此前方法失当,一旦辍学将对其人生造成更大打击。2016年1月,检察机关对小张做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

  但是工作远未结束,检察机关将小张的案例移交至社会组织“云公益发展促进会”,由检察官、社工、心理咨询师等组成的团队为其制定了专门的帮教方案——接受6次心理咨询,参与社会志愿服务,定期提交思想状况报告等,搭建了社会帮教的“最后一公里”。

  小张说,在半年的考察帮教时间里,他最快乐的时候,是参与“童心园”的社会早教活动,带小朋友们做早操,教小朋友们说话、看书,让他找回了最纯真的快乐。“现在帮教期已经结束,但有空的时候还会去帮忙,我希望自己能够帮助到别人。”小张说。

  金牛区检察院副检察长秦宗龙说,近年来涉罪未成年的案件,检察机关首先考虑的是挽救、教育和感化,尽可能少捕、慎诉、少监禁。为此,检察官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办案,将三分之二的精力放在矫治涉罪未成年人上。

  按照这样的理念,金牛区检察院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的案件逐年增加,今年上半年共有7起,占比20%,数量超过2016年全年的总和。

  西南民族大学法学讲师袁志从2013年起参与未成年人附条件不起诉案件的社会调查。“社会能够承担这个责任和风险,给这些未成年人一个重获新生的机会。”他说。(完)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384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