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四川什邡:新“愚公移山”整治磷石膏污染

2017-07-28 18:03

  新华社成都7月28日电 题:四川什邡:新“愚公移山”整治磷石膏污染

  新华社记者吴文诩

  堆积如山、绵延数公里的磷石膏曾是四川省什邡市磷化工产业发展的“丰碑”,现在却如同一把插在什邡人心头的“尖刀”。

  磷石膏是生产磷肥、磷酸时排放出的固体废弃物,它的科学有效处理是困扰业内的世界性难题。而在磷矿资源丰富、磷化工产业盛极一时的什邡市,这一现实问题则显得更为棘手。

  上世纪80年代初期,依托境内丰富的磷矿资源,各类化工企业在什邡遍地开花。经过30多年的发展,环境历史欠账逐渐显现,磷石膏越堆越高,灰色的“人造山”成了一座座触目惊心的污染“大山”。

  什邡市环保局副局长沈国玖说,磷石膏最初作为工业废渣进行处理,有的企业直接倾倒入河。后来随着产量剧增,开始进行集中堆放安置。2000年以后,管理部门逐渐意识到磷石膏会对水资源造成严重污染后,严禁将其倾倒入河,集中堆放也要求必须在靠近水域一侧修建围堵墙。

  如今,“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成了什邡人民对生活环境的新期盼。但如何搬走拦路的磷石膏“大山”呢?

  什邡市环保局数据显示,什邡市现有产生磷石膏企业4家,磷石膏堆场6个,全市磷石膏累计堆存量约2200万吨。而过去30多年间,什邡磷石膏企业最多时达10家,年产生磷石膏239万吨,历史最大堆存量达2600万吨。

  什邡市委书记季涛说,从2005年起,什邡市已彻底停止审批产生磷石膏的生产项目,关闭和淘汰一批产生磷石膏的企业及生产线,同时积极引入企业对磷石膏综合利用。2016年什邡市企业产生114.7万吨磷石膏,实际消耗148万吨,首次实现了消耗大于产生量。2017年3月,什邡市委市政府再次痛下决心,树“愚公移山”治污之志,以两年时间为限,彻底解决磷石膏环境问题。

  昔日的磷化工“高地”,正在进行一场新“愚公移山”式治污。记者见到,在蓥华镇仁和村穿心店磷石膏堆场整治工程现场,顶着炎炎烈日,十来辆轰鸣的大型挖掘机、卡车和大铲车交替作业,数十名工人正忙碌着在地面上铺装土工布和防渗膜。五六十米高的磷石膏被削峰铲平,堆场顶部露出一大块平地。

  62岁的王道富是蓥华镇仁和村1组村民,多年饱受磷石膏之苦的他在整治工地上打临时工。“政府治理磷石膏,最开心的就是住在附近的人。我们都争着抢着来干活。”王道富说,成年累月堆积的磷石膏,可害苦了他们。大风天就飞沙走石,平时河水浑浊不堪,鱼虾基本绝迹。过去村里养的牛,吃了含氟的草,牙齿都掉光了。

  穿心店工程负责人曾铭说,堆场的磷石膏除综合利用部分被运走外,剩下的全部加固封藏进行物理隔绝,并恢复堆放地的植被和土壤。在封藏处理的方式上,由于国内找不到可供借鉴的有效处理方式,均严格按照尾矿库和固体废弃物治理标准处置。

  据介绍,在磷石膏的“变废为宝”综合利用方面,目前主要是生产建筑石膏粉、纸面石膏板和水泥缓凝剂。现阶段,什邡有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泰山石膏(四川)有限公司等6家进行磷石膏的综合利用和加工的企业。其中,泰山石膏(四川)有限公司每年生产4000多万平方米的纸面石膏板,年消化磷石膏近50万吨,已占领了四川同类产品60%的市场份额。此外,为进一步推动磷石膏“去库存”,总投资6亿元的华磷科技什邡项目已经开工,投产后每年将消耗磷石膏130万吨。

  “磷石膏问题既是压力,也是动力。对磷化工行业来说,更是一次转型升级的良机。”什邡市最大的磷化工生产企业、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磷化工基地常务副总经理鲜云芳说,公司多年来已累计投入过亿元资金,用于磷石膏堆场综合整治、综合利用、磷化工生产技术革新等方面。“在减量不减产值的情况下,关停了整条磷酸氢钙生产线和压缩磷酸盐的生产,每年减少近60万吨磷石膏。”

  鲜云芳说,环保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人人都支持严格整治。小时候吃河水、捞鱼虾,天蓝水美,后来污染加重了,一切都变了,现在记忆中的美好又回来了。(完)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397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