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记者手记:夜宿红军墓前 感悟跨越时空的选择

2017-07-30 18:44

  新华社成都7月30日电(记者任硌、吴光于)夏夜的风,穿过松林,捎来阵阵小虫的低鸣和桃林的果香。山坡上,800多座墓碑如一列列士兵,守望着脚下的土地。

  他们是谁?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住在守墓人马全民新修的小楼里,记者对眼前的一切充满好奇。

  6月21日,在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漏米岩村,冯炼(前)和父亲马全民正在擦拭墓碑。新华社记者薛玉斌摄

  这里地处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东长坪山脚下。“长坪山是扼守川东盐道的重要关口,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1933年至1935年,红军主力数进南部县,中国共产党在南部县境内建立起区、乡、村三级苏维埃政权313个。”说起红军在这里的战斗历史,南部县委党史办主任王首清如数家珍。

  “上世纪30年代,南部县处在军阀统治下,民不聊生,多次爆发起义。中国共产党到南部县后,人民看到了希望,12000多名南部儿女选择追随中国共产党,纷纷参加红军,把川陕革命根据地扩展到了嘉陵江两岸。”王首清告诉记者,“是历史和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成千上万名红军战士牺牲在这片土地上,当地群众与中国共产党生死相依。其中,马全民一家至今仍在为红军烈士刘连长守墓。

  6月21日,在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漏米岩村,冯炼(右)和父亲马全民正在打扫烈士陵园。新华社记者薛玉斌摄

  2016年4月,记者曾到这里采访脱贫攻坚工作。当时,马全民一家还住在破旧的老屋里。长坪山十年九旱,交通闭塞、吃水困难……任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马全民一家坚守着一份誓言,不离不弃,守着冷清,也守着贫困,执着地在长坪山上度过一年又一年。

  时隔一年多后,记者再访长坪山。

  山还是那座山,墓还是那座墓。不同的是,马全民一家已搬进了老屋旁新建的小楼,刘连长墓前的桃林又长高不少,开始挂果。返乡创业者何平的生态试验园初具规模,人工湖碧波荡漾,荒坡上果树成林。马全民的大女儿冯炼已大学毕业回到父母身边,接棒成为第四代守墓人。

  在长坪山采访的几天里,记者与当地干部群众共忆红军故事,畅叙脱贫攻坚,还见到了许多去年来时认识的老朋友:县移民扶贫局局长谭必武下乡摔断的手臂已经康复;又有一年多没休过节假日的中心乡党委书记杨垒、乡长蒲跃晒得更黑了;县委副书记朱仕友还是“话唠”,随时为记者口述各种扶贫数据;县委书记张根生又瘦了一圈,已咳嗽数月;何平邀请了成都的设计团队,正忙着生态园的二期规划……

  滚滚嘉陵东逝水,如果刘连长和他千千万万牺牲的战友还能睁眼,他们会看到,当年他们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梦想已经实现:通过精准扶贫,昔日长坪山,已变成了花果山,山坡上绿树成林,山坡下果蔬连片。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庄严承诺。南部县委团结带领140万南部儿女,投身脱贫攻坚,曾经的革命老区又重现“战场”画面。

  他们扎根在偏远农家,送去技术、资金;他们奔波在田间地头,帮老百姓修路架桥,养鸡养鸭;他们忙前忙后,把自来水、天然气接进了南部县的绝大部分农家……

  历史是最真实的见证者。80多年前,南部人民选择跟随中国共产党干革命,选择加入人民军队,不惜流血牺牲,化作一座座墓碑也无怨无悔。

  时间是最忠实的证明人。80多年后,南部党员干部无私无畏,带领广大群众决战脱贫攻坚的新“战场”,兑现着当初对人民许下的诺言。

  为了实现共同的梦想,近一个世纪以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相互选择,彼此忠诚,跨越时空,超越生死。

  这是发生在南部县的故事,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故事。1921年以来,中国大地上,像这样的故事还有许许多多。

  >>>相关新闻:国社@四川|25岁少女甘当守墓人 一家四代为红军守墓80年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郑玮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1403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