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震后第七天 橘红色救援还在继续

2017-08-16 12:06

  成都消防飞豹救援队深入震中。

  210名官兵连夜奔袭10小时,赶赴震中;成都消防飞豹救援队组成22人突击小队,深入震区核心进行救援……“8·8”九寨沟县地震7天后,成都消防的官兵们仍没有休息。此时此刻,一支30人的小分队,已经在九寨沟投入到第二阶段的救援工作中——震后防火。

  从地震的第一天起,这支橘红色的队伍里,有两过家门而不入的消防队员,有休假回家途中“拐弯”去了灾区的消防“新兵”,有熬红了眼战斗在一线的指挥官们,还有许许多多个沉默的、逆行的背影。

  伴着余震,救援队伍朝着目的地艰难进发,沿路寻觅被困人员。

  震后救援

  1小时搭建40顶帐篷

  成都消防投入震后防火

  2017年8月15日,“8·8”九寨沟县地震后第七天。震区的帐篷鳞次栉比地架了起来。穿梭其间的一支橘红色队伍,格外引人注目。在帐篷群里,有40顶救灾帐篷,是这支队伍——成都消防飞豹救援队在1小时内搭建起来的。

  “地震刚发生,成都消防出动了210名消防官兵,38台车,立刻往震中出发。”作为本次救援的总指挥,成都市公安消防支队司令部参谋长席健说,虽然第一阶段救援已结束,但成都消防的飞豹救援队仍有30人留在震区,进行第二阶段的工作。

  目前,成都消防飞豹救援队分成了三个组,在九寨沟勿角乡、陵江乡、草地乡分头开展帐篷居住区防火安全巡查和防火安全知识宣传,确保不发生次生灾害事故。

  席健说,目前,飞豹救援小分队正在对九寨县南岸村、瓜地岩村、胜利村等地进行消防防火宣传教育,对各安置点进行安全隐患排查,告知安置点负责人及群众用火用电等方面知识。最后,结构专家还要对严重受损房屋进行走访评估排查。

  救援纪实

  成都消防千里奔袭

  连夜挺进震中

  8月8日晚,九寨沟县7.0级地震发生后,成都消防支队成立了以成都市公安消防支队司令部参谋长席健为首的指挥小组,通知各单位组织人员,马上出发。“在这样的状况下,飞豹救援队永远是我们出动最快的队伍。”21时52分,第一批飞豹救援队及三支搜救小分队集结完毕由特勤大队政委刘乾德带队赶往灾区,连夜奔袭10小时。8月9日上午7点左右,披星戴月的刘乾德等人,到达九寨沟。飞豹救援队成为成都消防第一支到达震区的队伍。

  到达现场后,席健迅速根据侦察情况、救生装备数量对搜救方式和救援力量进行了优化部署,将工作任务锁定到两个主要方面,不放过每一个可能的迹象。一是地毯式搜救。席健迅速组织精干力量,全力对黑河乡、玉瓦乡、大录乡、章扎镇等乡镇进行搜救。二是深入搜寻。当得知还有16名被困者在景区失联后,席健参谋长立即挑选22名突击队员,并亲自带队深入九寨沟景区搜寻失联人员,途经镜海、珍珠滩瀑布、五花海、熊猫海等景点,负重行军2个小时。

  尤仲泽仁(左)和他的战友。受访单位供图

  救援故事

  消防战士家乡救灾

  两过家门不入

  救援车辆穿过树正沟,朝着熊猫海一路疾驰。尤仲泽仁望向车窗外,车子已经过了荷叶寨,他没有告诉身边的战友,他甚至都看到了自家的房子。父母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只能隔着车窗看上一眼。转过头继续前进,橘红色的身影,离家越来越远。

  成都消防飞豹救援队队员尤仲泽仁的老家在九寨沟景区的荷叶寨,这名藏族伙子出生在这里,那里有妈妈、哥哥、表哥、侄子等30多名亲人。他今年23岁,在特勤大队三中队已经呆了5年。在得知九寨沟地震的消息后,他主动请缨,申请参与救援。8月10日上午10时,成都支队22名精干力量组成搜寻救援分队,向诺日朗瀑布、镜海、珍珠滩、五花海等方向开展搜寻。

  一边是悬崖深渊,一边是飞石松木。伴着余震,救援队伍朝着目的地艰难进发,沿路寻觅被困人员。所幸,一路并未发现受困、受伤者。救援车辆抵达诺日朗游客中心后,22名尖刀兵带着救生设备集结于此。前方的路,车辆已经无法通过了。在景点镜海,一段长达50余米的公路,一条车道整体垮塌。道路上,巨石、碎屑、断木等拼凑出一道又一道“小山丘”。而在另一个景点熊猫海,还有10余名村民被困其中。

  救援之路艰险

  再过家门被哥哥认出

  越往里走,越艰难。路面已经被泥石埋葬,原始森林中的合抱之木,也被击断冲下山崖。耳畔,碎石滑落哗啦作响,褐色烟尘在森林中溢出,在一些松枝交织的路网中,救援人员踩着松软的“路面”通过,一不留神,就会掉进细枝形成的“陷阱”中。狭路之上,巨石挂在崖壁上摇摇欲坠,山谷里又传来“轰隆隆”的巨响,褐色烟尘升腾起来,又塌方了。

  大家快速冲锋,避开松动碎石,踩过巨石。连根拔起的树木,横亘在砂石上,只能匍匐翻过,救援队员的面部都陷入泥灰之中。“要快!人不要跟得太紧!”尤仲泽仁跑在最前面。头顶上,是高悬的巨石,一旦发生余震,所有人都将被大石“吞噬”,要想最大限度减少损失,只能采取这种小队通过的方式。

  人群中,他没能找到父母。在部队集结的地方,他的哥哥在一片“橙色”中认出了他,特意送来一件夹克。“山里夜晚寒冷,电话一直打不通,父母是否安好?”望着远去避难的兄长,尤仲泽仁脸色低沉,他不是不挂念家中情况,可前面还有熊猫海被困的村民。两个方向中,他选择了远离家乡,往前走。

  被困村民获救

  表弟在地震中遇难

  翻山越岭,距离熊猫海只有500米了,行进的道路已经面目全非。救援人员只能徒手从松枝中摸索,找出条路来。余震发生了,每隔两三分钟,就有石头从山谷中倾泻而下,声音回荡在山间。“不要靠边,靠近岩体行走!”部队抵达五花海,道路内侧,只剩上面一层路面,下面都是已经空了。只要稍微震动,都会让人跌下百米高的悬崖绝壁。

  距离熊猫海越来越近,道路变成了一个斜坡,砂石夹杂,踩错一步,就会滑落深渊。“用绳索,搭建一座桥!”尤仲泽仁找来救生绳,拴在一棵大树上,朝着对面小心翼翼行走。然而,前面三四百米的道路都是斜坡,直升机在头顶盘旋,救援人员不得不返回。尤仲泽仁不甘心,找了一条小路,试图继续前行。可是,阻断的交通,让他不得不回头,脸上挂着一丝遗憾。直到折返到有信号的地方,他的手机才弹出信息:直升机已经成功将这里的群众转移!他默默地拿出电话,给哥哥报个平安。“他平时多活泼的,这次什么都没和我们说。”战友迪旺有些担心,“都不知道我们经过了他家门口的。(从山上)下来的时候,他也没回去看一眼。”

  8月12日,尤仲泽仁突然接到家人电话,家里失去联络的表弟已经确认在这次地震中遇难。他仍旧什么都没说。

  “新兵”消防员3年来第一次回家探亲

  半路加入救援队伍赶赴灾区

  8月8日21时19分,九寨沟县7.0级地震发生时,成都市消防支队特勤大队搜救犬中队通讯员蒙成飞正在乘车回家的路上,这是入伍三年的他首次回家探亲。

  21岁的蒙成飞是成都消防支队的一名战士,家住紧邻九寨沟的松潘县。得知地震后,就在离家咫尺之地,他作出选择,“我向领导请示,想去参加救援。”这个小伙子一脸直爽,“休假啥时候都可以,救援更重要。”

  就这样,原本即将到家的他,瞒着父母立即“入伍”到松潘消防大队,与当地官兵一起赶赴现场救援。因为松潘消防中队已经在半个小时前出发,蒙成飞决定独自前往地震重灾区。在一个人前往灾区的路上,蒙成飞给三年未见的父母打了电话。

  ●飞豹救援队

  国内第一支配备野战车辆

  应对跨区抢险救援队伍

  2011年8月26日,成都市公安消防支队正式成立飞豹突击救援队,这是国内城市中第一支配备野战车辆应对跨区抢险救援的队伍。

  飞豹救援队由驻扎在5个特勤中队的28名作战官兵组成,下设6个作战单元。这个队伍目前配备1台携海事卫星电话的越野指挥车,6台东风猛士作战车,并随车配备7大类、20件套救援装备,包括个人防护、随车携带和宣传通讯等器材。根据应急响应方式和任务需要,还可调集1台SNG宣传通信车、战勤保障大队1台抢修车、搜救犬中队的运犬车及相关人员装备组队出动。

  “之所以取名飞豹,就是代表反应敏捷和突击力,这也是飞豹救援队追求的目标。”成都消防支队宣传科科长周才钧说,飞豹救援队是成都消防应对重、特大灾害事故救援的先头部队,以“快”、“轻”为主要特点,要“第一时间响应、第一时间集结、第一时间出动、第一时间到达、第一时间救人”。“700公里以内的灾害救援,半小时内集结完成;700公里以外的灾害救援,2小时内集结完成出发。”

  飞豹救援队主要针对地震、泥石流、建筑物垮塌等重、特大灾害救援,能够完成灾区浅表面整体快速搜救,对被困群众实施救援。此外,当面临“点多面广”的受灾状况时,能够根据指挥部要求,作为独立的作战单元,完成区域深度搜救任务。

  ●战勤保障

  行车500公里6小时日夜兼程

  战勤保障大队做好救援保障

  在阿坝州九寨沟县地震发生后,跟随飞豹救援队等尖刀队伍一起出发的,还有一批默默奉献的后勤人员。

  接到支队命令后,为全力确保抗震救灾保障工作顺利开展,战勤保障大队立即成立了技术、物资、生活等保障分队,快速调集各类物资,第一批次出动2台宿营车、1台大金龙、1台照明车、1台加油车、2台抢修车及18名官兵作为先遣部队救援力量前往阿坝州九寨沟县地震灾区,赶赴现场实施战勤保障任务。第二批次出动1台餐车、1台淋浴车、1台皮卡车、1台器材车等救援车辆、10名官兵装配携带各类保障物资,全力做好救援现场的后勤保障工作。

  按照前方指挥部的指示,战勤保障大队往成绵复线方向,走江油至平武,连续行车500余公里。经过6小时日夜兼程,于9日凌晨4时许抵达平武县,就地开展保障工作,迅速开展现场加油、紧急装备抢修、饮食保障、物资供应等各项保障工作。(记者 杨雪 摄影 杨涛)

责任编辑:杜雨洲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1492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