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遍全球400家酒店 90后的他选择定居成都

2017-08-27 10:39

  灰佐在法国里昂

  灰佐在泰国

  灰佐在成都金融城地铁站附近

  上周末飞天津,上上个周末飞杭州、青岛,再上一个周末飞海口、三亚,几乎只在每个城市待一晚,不是出差,也不是旅游,而是为了在不同的城市的某个酒店睡上一晚。

  今年27岁的灰佐是个标准的“90后”,并不那么“标准”的是,大学毕业后创业的他早早地挣得了第一桶金,因为一次旅行中的“偶然”,他喜欢上了研究各种不同类型的豪华酒店,并且一发不可收拾。粗略估算,短短几年,灰佐去过20多个国家和地区,大大小小的奢华精品酒店品牌住过60多个,酒店数量超过400家,并且还在不断刷新中。

  灰佐是山东人,出生在兰州,随父母工作调动在苏州念过书,考上天津的大学,热爱大海却在旅游中发现了宜居的成都,并且迅速买房定居。

  90后创业成功却毅然卖掉公司

  自由旅行后爱上住酒店

  灰佐出生在一个工薪家庭,父母都是国企员工,他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痴迷上研究奢华酒店。大概是因为父母一直以来的“放养”模式,养成了他随性的性格,爱旅游,爱动物,想尝试新事物,也敢于行动。

  2013年,即将毕业的灰佐在一家中介机构工作,挣到了第一桶金,毕业不久,便开始创业卖蛋糕甜品和奶茶。“在学校附近很小的一家店,付完房租、买完设备就没钱了。”灰佐说,自己学着做甜品,从最简单的彩虹蛋糕开始,慢慢地吸引和积累了客户。一年多的时间,请了员工、聘了团队,成立了总公司,有了直营店,来了加盟者。虽然是老板,但灰佐一样要在凌晨四五点做完甜品,七八点去酒店摆台,开发新品、联系客户、跑订单,“真的太累了!”2015年6月,天性热爱自由的灰佐在有公司提出收购时,爽快地把一切打包出售,拿着这笔钱,自己跑遍全国、飞到东南亚、欧洲、澳洲旅游,出国考潜水证,在泰国海边酒店一住就是2个多月。

  一开始,“沉溺”于美景佳肴和自由自在的灰佐对酒店并没有特别的认知,直到一次入住日本东京半岛酒店,“特别贴心,哪怕你只是稍微地张望一下,马上就有人来问需要什么服务,坐在大堂,服务员觉得你会口渴,会主动送上水。”酒店的主动服务让他意识到,不同的酒店在品牌、文化、服务上都会有所不同,大概正是这种不同,吸引了灰佐。

  打飞的每晚睡不同的酒店

  最贵的一晚花两万

  上海的华尔道夫酒店,有着100多年建筑历史的老楼正对着黄浦江,而北京的那家是他认为住过的国内酒店服务最好的一家。海口的一家酒店会在房间的迷你吧为客户提供特色的鸡尾酒调制教程,客人可以亲手体验调制、亲口品尝,灰佐觉得,这种低成本的小创意令人印象深刻。

  住在沙漠中的迪拜阿玛哈豪华精选沙漠酒店时,客人可以骑骆驼到沙漠腹地,坐在沙丘上端着起泡酒,静静看落日;可以观看驯猎鹰表演、可以在酒店走廊邂逅突然造访的阿拉伯大羚羊和瞪羚,“服务员给我们说,我们遇到不动,动物自己就走了。”灰佐在酒店游泳时,一只羚羊跑了进来,在泳池喝水,感觉甚是奇妙。

  灰佐住过最贵的酒店,是迪拜的帆船酒店,一晚房费大约1.6万元人民币,加上吃饭小费等,花了2万元左右。

  也不是没有过失望,有的酒店房间并不满足该有的星级酒店面积大小,或者服务水准名不副实。“从走进大厅,走到前台,就可以看得出这家酒店的水准。”灰佐说。

  灰佐说,优质酒店就像是古堡里的管家,在细节上无微不至,酒店最大的核心优势和文化内涵,都取决于人。

  把酒店当做旅行目的地

  却只用了一个月定居成都

  在成都定居,其实也很偶然。2015年11月,在云南旅游的灰佐原计划回天津,但飞机延误,随手搜了下低价机票,于是临时决定飞到成都。“双流机场的流量很大,到哪里都方便;商业发达,想买的东西都有;不堵车,有很多领事馆所以办签证方便……”在成都呆了不到一周时间,灰佐决定买房定居下来,办完落户,只用了一个多月。

  2016年10月,灰佐在成都找了一份酒店的工作,因为在这里可以接触到星级酒店的行业标准,比起看热闹,抱有好奇心的灰佐更愿意看看门道。“不同酒店的用材、装修风格,服务水准,品牌建设,都很有趣。”灰佐甚至会研究,酒店早餐菜单等印刷品,字体、logo的使用是否规范。

  有了工作,灰佐不再能像以前一样随意出行,但不轻易放过可利用的周末和年假。“我都是周五晚上飞,周日回来,一个城市一个酒店大部分时间只待一晚上。”遇上大小长假,灰佐才能拼上年假凑出稍微长一点的假期出国。灰佐爱收集房间里的物品,装了10个塑料盒的不同的笔,堆满了桌子的洗漱用品,还有部分公仔玩偶。

  灰佐说,他把酒店当成目的地,而不是一个纯粹就是睡觉的地方。睡过400多家酒店,灰佐的脑袋里装满了创意和想法,他申请了一个微信公众号“璞行”,分享自己的酒店“试睡”经历,签证办理流程、旅游信息,从撰文到编辑,从文案到包装,尽管做不到天天更新,但每一篇都是用心之作。

  “希望有个自己的团队,有好的写手、销售、包装和品牌,就够了。”骨子里不安分的灰佐一边心心念念下半年要去的澳洲悬崖酒店,一边希望着,能从睡过的酒店里,找到二次创业的资源和机遇。(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为化名 记者于遵素 受访者供图)

责任编辑:郑玮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1549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