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是怎样炼成的?四川警察学院学生讲述“新侦探故事”

2017-09-01 08:27

  老师们检查侦查系女生的短发长度是否符合规范。

  辨认血迹和指纹、研究犯罪心理、鉴别毒品种类……

  四川警察学院的大二学生何宸宇,从小就是个“侦探迷”。“你不觉得《新警察故事》《名侦探柯南》《重案六组》《余罪》这些侦查警员很帅吗?”自从读了侦查学专业,何宸宇笑称自己在“粉丝”修炼到“主角”的路上又靠近了一步。

  射击训练、盘问犯罪嫌疑人、整理卷宗、使用测谎仪、辨认血迹和指纹、研究犯罪心理、鉴别毒品种类……这是侦查学专业学习的一部分,这个以培养基层公安侦查人员为目标的学科,因其小众性和机密性,较少出现在公众视野。日前,笔者走近四川警察学院侦查系的师生,为读者揭开这一专业的神秘面纱。

  交作业 和警察一起完成

  笔者联系到何宸宇时,他正在内江市东兴派出所进行暑期见习——针对当天的一起民事纠纷向当事人询问事件基本情况,并记录在案,“待会儿还要带一个嫌疑人去做体检。”一般晚上八九点左右,东兴派出所里,忙碌了一天的警察们才会脱下帽子,围在一张大圆桌前,边刨饭边聊聊各自的案子,才算一天结束。

  在内江、泸州、南充、成都周边等基层派出所见习时,四川警察学院侦查系同学的主要任务是协助警察处理市民纠纷、整理文件等,遇到刑事案件也会跟随出警、勘查现场和审问犯罪嫌疑人。

  2010级侦查系毕业的王怡丁至今记得,2009年7月在都江堰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实习时遇到一场车祸,她和警察深夜出警绕过一段山路,到悬崖边的国道采集死者血液拿去化验,以判断这起事故是否和醉酒有关。“现场不敢看,试管握在手里,里面的血还热乎乎的。”

  这些大大小小的实践,都是侦查系同学们的“寒暑假作业”,也是必修学分的一部分。“以前觉得穿警服好帅气,但现在才发现,这更多的是一种对老百姓的责任。”侦查系大三学生张渝说,实习之后不少同学对专业的认识才打破了光环,更加成熟。

  “我们培养的可是真能捉得住坏人的人民警察生力军。只有多见习,才能把课堂上学到的知识真正灵活地运用到各种实际工作。”四川警察学院侦查系系主任樊家林,是一位具有33年教学经验的侦查学教授,因上课举例丰富、干货十足,被同学们私下称为“有趣的老警察”。

  现场勘验实训。

  专业课堂 还原犯罪现场练习“破案”

  犯罪现场,不仅是证据的宝库,也是犯罪信息密集的场所,通过现场勘查,可以获得诸多对破案有意义的信息。因此,学校根据泸州等地近几年重大刑事案件现场,修建了“仿真一条街”,模拟实训演练场地,血迹、指纹、凶器、物品、装修摆设一应俱全,还原了咖啡厅、银行、办公室、居民楼、地下室作案场景与现场。

  上课时,樊家林只会给学生一些最基本的案件信息,学生接到“案子”后,分小组进行勘查,根据现场的蛛丝马迹,结合现场访问情况,进行“破案”。

  侦查系大三学生孔熹告诉笔者,他们“破案”时,通过血液流向、血液形状、身体上的瘀青或伤痕,可判断死者的死亡方式;通过尸体的僵硬程度,判断死亡时间;通过脚印、手掌印、水渍等,判断犯罪嫌疑人的作案行踪。根据现场痕迹与犯罪行为之间的内在联系,并采用笔录、照相、录像、制图等方法,进行具体记录和测量,将其位置、状态、具体特征等记录下来,以备侦查。

  “警员站位、采集证据的顺序都有一套严格对应的法律标准。”侦查系大四学生吕森琳说,如果不依法办事,破坏了现场,再重要的证据都会被视为无效,“因此我们也会学习大量的法律知识。”

  上犯罪现场勘查课之初,有同学看到血腥的场面便吃不下饭,但随着课程的深入,大家也慢慢培养起“职业习惯”,也能从容应对“案件大场面”。“尤其是很多男生,勘查破案特别有天赋,抽丝剥茧线索几下子穿起来,任务完成得特别好。”吕森琳说。

  侦查系同学们上射击课。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读心术 “微表情”破译犯罪心理

  虽然《别对我说谎》《名侦探柯南》《神探夏洛克》等侦探电影有夸张成分,但吕森琳认为这些电影的编剧并不是在“胡诌”,“学了‘犯罪心理学’,才发现人性有这么多弱点。”

  她认为,“复旦投毒案”就是一个十分典型的例子,罪犯林森浩其实就是一个自卑与自负的纠结体,无论是外表还是学业都十分优秀的他,其实内心一直极度敏感,当这种敏感没有合理的疏导口,久而久之扭曲于心失衡崩塌,同学黄洋便成了宣泄口。“很多罪犯都是在童年时期受原生家庭的影响造成创伤,却没有经过合理的引导,导致性格缺陷。这种性格缺陷一遇到客观环境,处理不当就会集中爆发。”所以才会分析这些罪犯的犯罪心理,在审讯中对症下药。

  审讯学,主要是对犯罪嫌疑人进行盘问的学科,即用科学的方法了解案情、收集证据,其中提问的方式、提问的顺序、提问的策略都有讲究。孔熹告诉笔者,审讯的过程,是犯罪嫌疑人从拒供到供认的过程,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展开。

  比如,可以先询问犯罪嫌疑人的基本信息,再根据这些信息去推断和鉴别更深层次信息的真伪,或根据犯罪嫌疑人措辞的详细程度,判断其作案经历是否丰富,甚至还要根据抗审犯罪嫌疑人的表情、动作、神态,判断线索和证据对案件侦破的重要程度。必要时还会使用测谎仪,通过一些有针对性的问题,记录犯罪嫌疑人的皮肤电阻、心跳变化、血压高低、微表情的反应,进行测谎。“就是一场和对方的心理拉锯战。”孔熹说。

  侦查学专业,在初期学习中,除了日常锻炼、射击、散打等体能训练和应用训练,也涵盖了大量的法学知识等政治人文素养的学科。“这个专业学习过程是比较辛苦的,尤其是女孩子要有心理准备,会剪掉长发,和男孩子一起训练,还是根据自己的性格合理选择专业为好,比如我平时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性格,加上个头有1米7,所以觉得这个专业挺适合我。”吕森琳建议道。(李婷)

责任编辑:郑玮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1581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