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直深耕乡村发展 成都用品牌运营思维破题“理想田园”

2017-11-14 16:07

  ·新华网余沁芸

  低矮的土墙里藏着现代感简约设计,茶味浓淡中飘来一点咖啡香,精致的茶舍里,打扮时尚的年轻人闲闲地发呆,新晾的草木染布在风中晃晃悠悠……

  这是成都市蒲江县甘溪镇明月村,文艺青年到访成都的新晋打卡地。曾经,这个摘不掉贫困帽的乡村,与所有未经雕琢的原生态农村一样,只是地图上毫无吸引力的圆点。

  短短几年后,旅人们慕名而来,在游记里写到:“明月村,就是我的梦中田园”。

  明月新村全景图。

  成为“梦中田园”,不是粗暴地修一排整齐的青石板路,不是简单地把咖啡馆搬到乡村,而是通过运营和创造,为乡村输送全新的血液,为乡村赋予极具辨识度的品牌力。如何依托本地优势,如何对症下药,如何获得社会资本的青睐,如何让乡村品牌成为“潮牌”、让乡村文化成为“IP”,都是乡村的“操盘手”需要思考的“高阶”问题。

  促进乡村振兴,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被首次提升到了战略的高度。乡村振兴,不仅是一个经济议题,更涵盖了经济、社会生态、文化多个领域。

  11月13日,成都有了乡村振兴的“定制版”实践方案。在成都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大会上,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指出,要用“十大重点工程”“五项重点改革”加快推出一批能叫得响、立得住、群众认可的硬招实招,以钉钉子精神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在成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谋篇布局小乡村的大乾坤,成都市垂直深耕,逐一破题。抓实力、提颜值、炼气质,乡村发展,头头是道。

  用实力支撑

  田间地头更有“奔头”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就是进一步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体面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近段时间,蒲江县西来镇两河村党支部书记姚庆英忙碌地辗转在各个宣讲会上。作为党的十九大代表,姚庆英热切地想把党的十九大精神传播给更多的乡亲。振兴乡村战略,给许多农民吃了“定心丸”,“大家将更加放心大胆地抓产业、抓发展。”姚庆英说。

  抓产业、抓发展,就是要找准问题,找到方向,大胆改革,激发乡村的新活力。乡村有了硬实力,才能让田间地头更有奔头。

  图为成都市蒲江县甘溪镇明月村。

  “改革是乡村振兴的根本动力。”在成都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大会上,范锐平指出,要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公共产品服务生产供给机制改革和农村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大力推进改革创新,为乡村振兴提供体制机制保障。

  在温江区万春镇天乡路社区,4000多位居民拥有属于自己的股权证。通过“两股一改”,天乡路社区将清理核实的集体资产1921.22万元、集体土地2298.37亩、商业铺面3.6万平方米量化成股权,分到每个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头上。经过多年的经营,集体资产不断增值,到2016年,社区集体经济收入达到1547.6万元,集体资产增加到6200余万元,人均分红达到4000余元,实现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232元。通过改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进一步完善了农村生产关系,解放和发展了农村生产力,也盘活了农村土地等资源,激发了资源要素活力。

  位于新津县兴义镇的天府农博园正在打造“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平台”。2017年1月,这里被四川省委、省政府确定为四川农业博览会永久会址。正是聚焦“中国农博小镇”发展定位,遵循市场化、专业化两大原则,天府农博园在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走在了前列。

  一切乡村发展的基础,都要以产业作为支撑,提升硬实力,才能让乡村真正振兴。范锐平指出,要以提高资源匹配度为重点重塑农业经济地理,通过落实农业功能区制度,科学布局主业突出、特色鲜明、集约高效的现代农业主体功能区,构建农业产业生态圈。成都,还将大力推进产镇、产村融合发展,与特色镇建设统筹规划、协同推进,以产业支撑特色、以特色提升产业。

  用颜值焕新

  美丽家园更有“看头”

  “乡里人终需走进都市,城市人终需回归乡村。”钱穆先生在《湖上闲思录》中这样谈到。

  人们把田园梦想安放在乡村,乡村却在工业化城镇化加速发展的同时逐渐丢失美丽。

  “要以生态修复和节约集约用地为目标,推进全域增绿、高标准农田建设、城乡风貌改造提升、特色镇建设和川西林盘整理。”11月13日,范锐平指出,成都将实施大地景观再造工程,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程,重现天府之国壮美秀丽的景色。

  “网红”明月村的甘溪镇综合文化站经过精心设计,整体建筑所用材料以石墙、碎石和原木为主,整个建设平面设计寓意为“散落田间的花瓣”,与自然融为一体。这里不仅配备乡镇综合文化站、明月国际陶艺村接待中心、陶艺展示和文化交流等功能,还达到了美观和谐的效果,被住建部评为第二批田园建筑优秀实例。

  经过改造的明月村焕然一新,传统与创新并存。保留了乡村风貌、注入了文创因子。“旧明月”与“新明月”相互拥抱,越来越多的新村民留在这里,与村子成为命运共同体,为村子带来活力,带来乡村发展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

  明月书馆。

  明月村探索的“政府搭台、文创撬动、产业支撑、工艺助推、旅游合作社联动、共创共享”幸福美丽新村发展模式,经济发展与乡村特色相辅相成,明月村让城市人找到了“梦中田园”,也让农民参与到新业态当中来,让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从新兴产业新型业态发展中充分持续长期受益。

  “成都农村具有良好的生态本底、人文资源,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有利于增强人口吸附力,有利于促进农商文旅结合,实现生态优势向经济优势转化。”范锐平说。

  用文化调味

  乡村气质更有“嚼头”

  “农耕文明是现代文明的源头,是乡村振兴的根与魂,必须随着时代的发展进程赋予更多现代文化的内涵。”范锐平指出,要把天府文化深度融入乡村建设和居民生活,大力弘扬古蜀农耕文明,传承天府文化,坚定农村文化自信,提升农民职业荣誉感,进一步增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信心。

  走进位于大邑县青霞镇的幸福公社,展厅里各种精美的伴手礼、创意产品让人流连忘返。“没想到农产品也能做得这么有品质!”让普普通通的农产品“神奇变身”的是幸福公社里的成都农业创客中心。目前,农业创客中心已孵化企业48家,包括农业企业14家、中草药体验园等初创企业8家、农村产业策划等农业服务型创业团队12家、陶艺等社区形态创业项目14家,开展各类培训20余场次。

  按照“社区-文创特色街区-旅游景区-共享学堂-孵化器”五合一的方式,幸福公社回归初心,恢复传统文化,让生活美学特别是情感价值融入社区建设。乡村被赋予了更多内涵,也在发展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迷人气质。经济发展,文化繁荣,乡村成为了“品牌”,吸引更多资源,输出更多理念。

  让乡村成为品牌,成都早有谋划。成都对乡村将注入更多品牌运营的意识,大力推进品牌创造、品牌输出和品牌营销,以品牌整合资源、运作市场,把成都建设成为农业品牌的设计之城、以品牌运作资源的农产品集散之城。

  图片来源于四川日报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54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