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玛花儿为谁开?文艺界专家点评“四川造”电视剧《索玛花开》

2017-11-22 14:39

  《索玛花开》剧照。

  “索玛花年年开放,男人们的月琴把快乐弹响。生命中的日子在歌唱。你看那条宽敞的大道,有人来这里,改变了往日的模样。有人离开时,闪烁着幸福的泪光……”

  当电视剧《索玛花开》的主题曲唱响,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彝族诗人吉狄马加创作的这首歌词,温暖了无数电视机前的观众。

  11月20日,北京,由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四川省委宣传部联合主办的电视剧《索玛花开》专家研讨会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晚上。吉狄马加以及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李准、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等多位大家,一并出现在研讨会现场。

  《索玛花开》取材于大凉山彝区,充分展示了大凉山独具魅力的人文特色和自然生态环境。反映了脱贫攻坚主战场,精准扶贫第一线的真实情况。表达了深度贫困地区干部群众脱贫奔康的强烈愿望。抒发了各民族共同团结进步、共同繁荣发展的时代风貌。作为我国首部以少数民族地区脱贫攻坚为主题的电视剧作品,专家们会给予怎样的评价?主创团队又会分享怎样的故事呢?

  拍《索玛花开》

  编剧、导演王伟民:送别的戏让群众演员都哭了

  回忆《索玛花开》的拍摄过程,编剧、导演王伟民说得最多的几个词就是感谢、感动、感人。

  比如,当他深入一线对凉山脱贫攻坚的整体现状进行了解时,基层的那些扶贫干部们就深深感动了他,“那么多默默无闻的80后、90后,他们都是高学历的年轻人,常年在一线默默无闻地工作,为精准扶贫作出自己的贡献。我非常受鼓舞,也非常被他们的精神所感染。”

  王伟民还说,75天的拍摄过程中,剧组的确遇到了很多困难。比如四川正好是雨季,还曾赶上地震、泥石流的自然灾害发生。但从剧组来说,主创部门都能感受到这部戏的重大意义,大家都能克服重重困难。

  王伟民说:“我们当时请了三百多位当地的彝族演员,他们是群众演员,老百姓。当我们演员开始演戏的时候,在场的这三百多名彝族群众全部哭了。他们是真哭,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哭。这也感染到我们剧组全部工作人员,最后我们全部潸然泪下,因为你从这里面能感受到情感。这些群众演员把这个东西当作真的,他觉得扶贫人带来的是美好的生活,他们的哭是发自内心的。这些群众演员不用去调动,他们比我们的专业演员还好。”

  听《索玛花开》

  主题曲词作者吉狄马加:电视剧具有很特殊的现实意义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吉狄马加对《索玛花开》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首先,这部电视剧的名字就和这位著名彝族诗人有关。

  导演王伟民回忆,这部剧原名《木呷的幸福生活》,但他意识到视点站得不够高。于是,他开始重新构思剧名。电视剧《彝海结盟》的片尾曲触发了他的灵感。吉狄马加在歌词中写着——“索玛花又开了,不要问这是哪一年?大雁飞过头顶,不要问这是哪一天?”索玛花是彝族兄弟对杜鹃花的叫法,也有人说索玛花正是彝族的象征。王伟民索性将该剧取名为《索玛花开》。

  《彝海结盟》之后,吉狄马加再次为《索玛花开》赋诗作词。研讨会上,吉狄马加第一句话便是感谢,“首先向大家表示感谢,因为我是凉山彝族人。”

  他还提出了一些设问,比如“在凉山这样一个深度贫困的地方,怎么开展扶贫?”“实际上也是电视剧反映的主题。这部电视剧很重要的一个现实意义就是把我们正在进行的这样一场向贫困宣战,人类历史上可以说从未有过的大规模的消除贫困的斗争,呈现给全世界。所以,这个电视剧具有很特殊的现实意义。”

  “为什么在座的同志对这部电视剧有很高的评价?”对于这个问题,吉狄马加说,“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基层一线大量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对于“《索玛花开》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愿意看,很多人还被感动”,他认为,“最重要的一点首先是感动了编剧,感动了演员,感动了导演,感动了所有的创作者。”

  追《索玛花开》

  悬崖村驻村第一书记帕查有格:看到自己和村民的影子

  帕查有格,凉山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列尔村驻村第一书记。而这个村还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悬崖村。

  历时75天拍摄的这部《索玛花开》,对帕查有格等凉山人有着怎样的感触和启发呢?

  帕查有格解读了自己心中的《索玛花开》,“‘索玛’,首先可以说是大凉山的代表,是开在高原上的美丽的花。但它同时也代表了凉山的总体状况,特别是老凉山彝区的情况。然后‘花开’,我觉得索玛之前讲的更多的是花这个东西。开怎么开?开的什么?开这个字,花是主体,开更多相当于动词,其实也代表了脱贫攻坚的成功。”

  帕查有格说,电视剧的每集画面都很熟悉,“因为很多背景是在我们县里拍的。更重要的是每个镜头都特别漂亮,特别美,都是青山绿水。与之对应的则是更早一点的时候,像去年、前年,贫困程度很深的面貌。整个大的感觉,便是绿水青山如何变成金山银山?”

  这部剧看到现在,帕查有格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感受——“我们派驻第一书记的时间,已经超过两年了,是2015年8月在凉山开始的。这部戏有时在我看来,也相当于我们的过程总结。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我们在看的时候,会看到自己的影子,会看到我们一些村民的影子,我们自己都会不自觉的对号入座。”

  评《索玛花开》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李准:索玛花开经得住历史检验

  “《索玛花开》一定经得住历史的检验!”当78岁高龄的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李准给出这句评价时,会场顿时鸦雀无声。“看《索玛花开》,确实很开心。”“四川省在脱贫攻坚方面,确实走在了全国的前面。而且四川的文艺创作在和脱贫攻坚同步方面,也走在了全国的前面。”

  李准认为,《索玛花开》从扶贫攻坚方面,从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方面,找到了一个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切入点。也就是少数民族的解决贫困问题。“大家都知道,中华民族是56个民族组成的,每个民族都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自己重大的贡献。但由于种种原因,一些少数民族一直处在老少边地区,经济生产生活处于相对不发达的位置,他们虽然也做了很大努力,但仍然与内地、沿海地区有着明显差距。如何帮助少数民族赶上来,这不但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每一位共产党员的责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也认为,“这部电视剧可以说是精准扶贫的生动画卷,它跟着时代步伐记录了我们的这个过程”。

  仲呈祥说:“任何作品都不是凭空而降,都是文学家、艺术家对现实,对历史,对时代提炼的产物。我就知道没有他们深入到悬崖村,深入到这些精准扶贫的典型当中去,就不会有这个戏。所以,应该承认是我们优秀的第一书记率领农民精准脱贫的伟大实践,孕育了《索玛花开》。反过来讲,《索玛花开》将会回到农村群众当中去产生巨大的反作用。推动精准扶贫的进一步发展,进一步繁荣。这实际上是生活与艺术的辩证法,也是我们艺术产生的精神力量同社会现实的辩证法。它应该是这样的。” (记者 卢荡)

责任编辑:杜雨洲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1994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