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蜀道中的中华文明DNA

2018-01-05 12:48

  ·新华社记者 陈天湖、谢佼

  研究人类文明起源,有一个永恒谜题。

  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都难以存续,而中华文明不但传承远古至今,而且越发兴旺。中华文明的DNA中,究竟是什么基因战胜了困难与挑战?

  蜀道初通 中华共祖

  种种上古文献揭示,中华文明的远古火种,或于古蜀燃起;黄帝统一中华,必经蜀道!

  战炎帝于阪泉、战蚩尤于涿鹿,黄帝第一次统一中华。打仗,打的是钱粮,打的是后勤,打的是综合实力。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那么黄帝的治所在哪,他的经济命脉靠啥,他的动员和运输如何进行?

  《史记·五帝本纪》记载:“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於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

  黄帝治所“轩辕之丘”在哪呢?

  历史学博士后、重庆大学贾雯鹤教授撰文指出,黄帝之国和岷山紧密相连。《山海经·海外西经》云:“轩辕之国在此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在女子国北。”晋郭璞注:“其国在山南边也。《大荒经》曰:岷山之南。”郝懿行疏:“《大荒西经》说轩辕之国江山之南,此云岷山者,以大江出岷山故也。”贾雯鹤引郭璞观点,认为穷山就是岷山。或又一说,穷山,可能是“邛”山的谐音,四川名“邛”的地点颇多,邛海、邛崃等,古文献也不乏邛杖、邛人等记载。

  《西山经》又云:“曰轩辕之丘,无草木。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一说黑水即岷江,轩辕之丘乃岷江源。又有一说指今洵河源头,流经汉中。而山无草木,是典型的雪山特征,汉中距离雪山较远,成都较近。2017年治理大气污染之后,成都数次被雪山阳台刷屏,凭肉眼即可远眺雪山。而无论汉中、成都,均是古巴蜀范围。

  作为中国丝绸文化的创造女神形象,黄帝之妻嫘祖故里之争颇多,其中一个主要可能地点在四川。《华阳国志·蜀志》云:“蜀之为邦……媾姻则黄帝婚其族。”认为嫘祖为古蜀之人。四川盐亭,以嫘祖文化之盛,出土丝绸文物之多,为呼声最高嫘祖故里之一。

  黄帝两个孩子封地皆在巴蜀,唐司马贞为《史记·五帝本纪》注释《索隐》说:“江水、若水皆在蜀,即所封国也。”玄嚣封地江水,《山海经》“曰岷山,江水出焉。”昌意封地“若水”,《水经注》“黑水白水间、若水出焉。”黄帝之后,昌意继位,即是颛顼。

  《山海经》“居山生若木,若水出焉。”四川瓦屋山古名“居山”。又云:“流沙之东,黑水之西,有朝云之国司彘之国,黄帝妻雷祖生昌意,昌意降处若水。”流沙河在如今四川汉源县境内,而黑水呢?《山海经》云:“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后稷葬焉。”袁珂对此引用杨慎《山海经补注》云:“黑水广都,今之成都也。”四川话中,往往倒文同义,夜宵与宵夜,热闹和闹热。

  可见颛顼封地,在如今的青衣江和雅砻江流域——乐山人郭沫若的笔名也由此而起。何况颛顼还娶了蜀山氏的女儿。

  屈原对此念念不忘,他自报家门:“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我的父亲伯庸是颛顼的后代啊!——楚文化,很可能是早期中华文明沿着长江顺江而下的结果。

  众多上古文献显示,最早踏上蜀道的中华人文始祖,就是黄帝、嫘祖、颛顼乃至尧舜禹等华夏主干!如尧舜时期,重臣最为知名的莫过于禹、皋陶、契、后稷、伯益、夔、龙、倕、彭祖等“九贤”,多与巴蜀川陕相关。

  《史记》记载:“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由巴蜀出发到中原一带,需要多大的道路运输力量和后勤保障?且嫘祖驯化野蚕,出产丝绸,经济动能又通过什么渠道来释放?披山通道!辟的是什么山,通的是什么道?

  ——只能辟秦岭巴山,通悠悠蜀道。

  万古长夜 谁人踏出

  黄帝拓通蜀道,借助三大天府之国的人力物力,一统中华。他是不是形成蜀道的最早人物呢?答案是,蜀道形成比黄帝还要久远。

  《华阳国志·蜀志》开篇就说:“蜀之为国,肇于人皇。”宋罗苹注《路史·前纪·蜀山氏》说,上古《世本》、西汉扬雄《蜀纪》、东汉《本蜀论》上都有这两句话,应为古代口头记忆的遗存。华阳国志还留下一句“人皇出斜谷”,证明黄帝之前的古人,就已探出褒斜道的大致走向了。

  黄帝之前,上古三皇,人神模糊,伏羲、神农、燧人氏。这年代究竟久远到什么时间呢?

  考古发现证实,万年之前,四川就存在古人活动痕迹。成都羊子山文化遗址,主体为商周时露天大祭祀台,被破坏前比足球场还大,足有四层楼高,是国内曾经最大的商周祭祀台。土台基址下地层中发现年代最早的遗物,是5件旧石器时代的打制石器,距今1万年左右。而据成都不远的“资阳人”、简阳“龙垭遗址”,更是远在3万年之前的人类活动遗存。有专家提出,早在三万年前就掌握热食方法的“资阳人”,应为人皇燧人氏部族,这侧面印证了《华阳国志》“蜀之为国,肇于人皇”的记载。

  《朱子语类》卷九十三,朱熹曾引用唐子西的话,赞颂过孔子。“唐子西尝于一邮亭梁间见此语”。唐子西名为唐庚,字子西,今四川眉山人,《唐子西文录》记载:“蜀道馆舍壁间题一联云:‘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古人诗词,多为虚数,然而谁能说“万古如长夜”就一定不是古人口头记忆的遗存?此句写在蜀道之上,更有深意。

  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王蓬、蜀道研究专家黄建中曾从汉中出发,沿着北上的子午道、傥骆道、褒斜道、陈仓故道等蜀道考察,发现最古老的栈道,全部沿着河谷修建,不会翻越一处高山,即可从西安抵达汉中。

  专家在秦岭山中的河谷地带发现了古代先民踩踏开凿的原始小路,如留坝县境内界牌关附近,褒河对岸数百米的整体山石上凿有脚窝,间隔半米左右,正好是一步距离。这种脚窝明显是人工凿成,即使在新旧石器时代,用石制砍砸器也能凿出。询问山民,但凡河谷,均有这样供人行走的小道。

  “道的部首是‘辶’,有沿水而行的本义。”王蓬说:“从造字法就可以感到,古道的确是产生于文字之前。小道走的人多了,成了商人通道,最后经过国家工程拓建,成为国家栈道!”

  文明童年 蜀道飞驰

  黄帝之后,蜀道沿线时时出现在中华文明早期正史记载中。

  《太平御览·卷一百三十五》引《竹书纪年》:“后桀伐岷山,岷山女於桀二人,曰琬、曰琰。桀受二女,无子,刻其名於,苕华之玉,苕是琬,华是琰;而弃其元妃於洛,曰末喜氏。末喜氏以与伊尹交,遂以夏亡。”

  这是史载第一个沿着蜀道展开的“宫斗”!夏桀攻岷山,获取了两位美女,宠爱有加,把皇后“妹喜”扔在洛水不管。“妹喜”一怒之下联手商汤,灭夏。竹书纪年远在先秦所成,没有后世刻意抹黑“妹喜”的所谓“放荡”,反倒是敢爱敢恨的形象。

  在有甲骨文字可考的商代,甲骨学大家董作宾考证了写明蜀字的十一条卜辞,其中“蜀射三百”“蜀御”“至蜀”“正(征)蜀”等甲骨卜辞表明,蜀国曾把射手、车手等战士供给商朝,而商朝既向蜀国派遣过使者,也曾攻打过巴蜀区域。关系颇为复杂,而又往来频繁。

  商王武丁王后“妇好”甚至亲自对羌、巴作战。“辛巳卜,登妇好三千,登旅万,呼伐羌。”这是甲骨文中记载的出兵最多的一次战争。著名的“后母辛方鼎”即是对妇好盖世武功的肯定。——这或许也是后来羌、巴等国随周武王报复商朝的前因。

  还有一种猜测,蜀道五丁开山是否是商王“武丁”开山的口头记忆遗存?为了大规模伐蜀,武丁修整蜀道是极有可能的。

  商末,《尚书》记载,武王伐纣,牧野誓师,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皆来参战。古巴蜀地域广大,含汉水流域,此八国皆为古巴蜀区域。巴蜀将士作战奋勇,居功至伟。《华阳国志》记载,“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著乎尚书,巴师勇锐,歌舞以凌殷人,前徒倒戈,故世称之曰‘武王伐纣,前歌后舞’也。武王既克殷,以其宗姬封于巴。”胜利后把一位公主封赐给巴王,只不知是商朝公主还是周朝公主。

  殷商既逝,周朝分封。尔后周幽王讨伐褒国——今汉中褒河一带,褒国献出美女褒姒,姒是姓,自禹、启之后一直是夏朝皇族之姓。周幽王宠爱褒姒,废掉皇后申后及申后所生太子,改立褒姒为后,以褒姒生子姬伯服为太子。激怒申国,申国与犬戎联手攻灭周朝主力“宗周六师”,灭亡西周。又一个江山美人悲剧!

  夏商周时期四大“红颜”,妹喜、妲己、褒姒、骊姬。与蜀道直接相关就有其三,足见蜀道对于中华文明童年时期政治生活介入之深,依赖之切。

  历史氤氲,后世只见蜀道凋敝,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难以想象中华文明青壮少年时,那种一往无前的豪迈。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印群撰文指出,秦岭是我国南北地理分界线,东西长达1600余公里,海拔1500至3000米,海拔2000米的千里巴山则隔开了四川盆地与汉中盆地。在其看来,远古蜀人大规模北上、商军大规模南下都难以办到。他推测蜀人伐纣的进军路线沿长江而下,由川东走廊经洞庭湖溯流至江汉。但又疑惑,取道洞庭,这如何能保证行军、后勤的速度和效率?纣王帝辛完全是被突袭打了个措手不及,匆忙中调集奴隶充军,才有牧野倒戈。蜀军必定是快速北上的。

  屈原也发出“天问”:“阻穷西征,岩何越焉?”西行遇阻于穷(通“邛”),如何穿过大山呢?

  上世纪50年代,成都羊子山出土汉砖上的古栈道场景回答了“天问”:若干梁柱支撑的栈道上,两匹马拉车全力奔跑、分道线外一匹马并行护航。这说明,蜀道能够高速奔驰!

  《史记·货殖列传》印证了这幅画面:“巴蜀亦沃野……然四塞,栈道千里,无所不通。唯襃斜绾毂其口,以所多易所鲜。”

  举国之力 万世之功

  通常所称蜀道,汉中以北5条,自东向西依次为子午道、傥骆道、褒斜道、陈仓道;而汉中向南入川则有3条,自东向西为荔枝道,起于西乡,经万源、达州去往重庆;中为米仓道,经南江、巴中而至阆中;西为金牛道,经宁强、广元而至绵阳。此外金牛道西还有邓艾偷渡摩天岭的阴平小道——今西成高铁,即是自褒斜道入汉中,自金牛道入广元,又自阴平道去成都。

  更西还有一条出川道路,从都江堰沿岷江西北而上,经汶川、茂县、松潘、若尔盖而至甘肃南部的临潭、青海的同仁、贵德,再连接传统的丝绸之路,因其沿线经过吐谷浑河南国,故又被称为丝绸之路河南道。

  最早明载史册的蜀道工程,当属历史上秦蜀筑金牛道,动用两国政府财力和智慧,把原本逼仄的小路民道,改建为国家高等级快速交通干道。

  其效果,是千里秦岭巴山,“去就安稳”,军道、政令、邮传、贸易、商旅通达,《汉书》记载“玺书交驰于斜谷之南,玉帛贱乎于梁益之乡。”三国时,诸葛亮执政蜀汉,更设立锦官,将纺织业作为整个蜀汉的经济命脉,通过专营予以推行。

  唐代孙樵《兴元新路记》记载,修复褒谷栈道时,“诏张羌卫绩王胡等三人,诣汉中郡受节制,治余谷道教习常民学川石栈孔术。”表明当时国家对蜀道已形成了一整套施工技术和验收标准。

  这是11月25日拍摄的四川省广元市明月峡栈道。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栈道悠悠,白云千载。经过历代先民的开拓,蜀道沟通了四川盆地、关中盆地、汉中盆地三大天府之国。依赖于蜀道通达,生产力一次次得到飞跃。蜀道就是中华民族最宏伟的基因,一代代复制着成功的精神、制度和策略,黄帝、宗周、强秦、雄汉、盛唐……由此,中华民族得以从蜀道奔腾出百折不挠、生生不息的伟大气象。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相关内容。

  >>>相关阅读:国社@四川|蜀道咏叹五千年
责任编辑:杜雨洲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215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