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焊轨工杜定林:用一辈子的认真守护你的回家之路

2018-02-06 13:46

  新华社成都2月6日电 题:一辈子干好一件事——杜定林在焊轨岗位上的最后一个春节

  新华社记者谢佼

  2018年春节,是杜定林在焊轨岗位上的最后一个春节。对60岁的他而言,天南海北的旅客都要坐火车回家,钢轨就是那无数个家的延伸,他用了一辈子的认真精细来焊接这份平安。

  杜定林是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工务大机段石板滩焊轨基地的焊轨工。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带着徒弟们在焊接工位上教学:“不光要会操作焊机,还要懂里面的道理。要把机器拆得开装得好玩得转,机器要跟你的手一样。”年轻人听得专心,老杜也讲得带劲。

  老杜当然得意。用他的话说,自己一辈子就干好了一件事,“琢磨”好了焊接。

  有人试过在中国飞驰的高铁里竖起硬币能坚持9分钟不倒,其秘密就在于钢轨。最早我国的钢轨出厂特别短,只有25米,靠接头夹板连接,会产生巨大的“咣当”声。如今通过500米长钢轨的焊接工艺,钢轨变得安静而高速。

  老杜记得,成都局上世纪80年代末刚从苏联进口焊机时,苏联专家牛得不得了,把所有中国人赶出车间,不让看组装,连窗户都要遮起来。

  “没想到焊机一装完,苏联就解体了,洋专家撤了,机器出毛病怎么办?没留一个字,我就只有自己琢磨。”杜定林说,他琢磨来琢磨去,还真让他琢磨透了。拆了能装,坏了能修。慢慢地老杜的名号就在铁道上传开了。有一年,广州一台苏联进口K190焊机坏了,自己修不了,打听到成都有个杜定林,赶紧请过去。

  老杜一到,看他们机器都没敢拆,二话不说上去就动手,半天时间把机器拆开。原来是油缸坏了,老杜吭哧吭哧换件,又花了半天时间把机器装回去,一试就好了。对方看得目瞪口呆,众星捧月一般把杜师傅送了回来。

  “那时进口设备金贵得很,我们行业比较单一,只焊火车轨道,所以全国专门搞这个的人也不多。”老杜有着工人特有的细致和安静,“只有认真,没有别的。”

  杜定林的认真,曾挽救过上千人的性命。

  2010年8月19日,陡然而至的山洪冲毁了宝成铁路德阳至广汉的石亭江大桥。此时,西安开往昆明K165次旅客列车正在过桥,15号、16号车厢猛地下沉,变成了“V”字形。没有桥墩,没有桥面,撑住火车的,只有悬空的两根钢轨!

  千钧一发,抢险队员立刻展开生死救援。不到半小时,约1300人安全撤离火车,两声巨响,两节车厢坠入江中……两根悬空钢轨依然无恙!

  人们啧啧称奇,两根钢轨的焊接处打了标,记载着焊轨的信息,追根溯源这正是杜定林带领班组打造的产品。

  在老杜的眼里,中国钢轨的焊接质量标准真是没话说。工序都要复核,焊接处要打磨探伤,要承受1吨重的落锤自由落体式的撞击,5.2米高一锤不断,3.1米高两锤不断。

  “法国人来推销设备,带了焊接的样品过来,我们说那试试落锤吧,推销员连连摇头,我们法国不要求落锤。我们锤了一个样品给他看,法国人扭头就走了。”老杜哈哈大笑。

  “现在的标准,比焊接石亭江大桥轨道时高多了,我们焊的京石、京沪、成渝客专钢轨,要求是高速、重载、安全。”老杜说,正在制作的500米长轨,用于成贵高铁上,未来承担复兴号相关试验,精度达到时速250公里要求,钢轨要做到浑然一体。

  在老杜等人认真而精细的“琢磨”中,石板滩焊轨基地一度被称为亚洲最大长钢轨焊接基地。如今,一批批年轻人成长起来,这里生产的钢轨,也随着高铁线不断延伸:西成高铁、成贵高铁……

  老杜的徒弟,如今不少人都带了徒弟。“我干活,从来就没想过干活累,你要是天天不高兴,坐在那里生闷气,那身体肯定就跟着倒了。”老杜笑眯眯地说。

  杜定林何尝不是一个焊点,把自己的人生和钢轨焊接到了一起,把传承和未来焊接到了一起,把铁路和乘客焊接到了一起,更把交通和幸福焊接到了一起。这种浑然一体,有着共同的心声:建设好我们的家园!(完)

责任编辑:郑玮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2376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