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桂花村”女当家的花田“花”事 记全国人大代表、成都岷江村党总支书记陶勋花

2018-03-05 08:48

  ▲陶勋花(左)在指导居家灵活就业的妇女缝制衣服。

  ▲陶勋花(右三)在手工钩织培训班上指导村里的妇女制作手工玩偶。

  ▲陶勋花(左)在乌龙岛营业的帐篷酒店中和工作人员讨论工作。

    记者吴光于、李力可

  刺骨雪水西出青藏高原东麓的岷山,一路向东奔腾。到达都江堰后,汹涌的江水被一分为二,少了湍急,多了舒缓。千百年来,岷江的百千支流滋润着成都平原,成就了“草树云山如锦绣”的“天府之国”。

  我们要探访的村子坐落于成都西边的温江区寿安镇,唤作“岷江”。村里的“大当家”——村党总支书记陶勋花是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这位名字里带“花”的“大当家”,家乡也跟“花”大有渊源。这里到底什么样?赶在她启程赴京前,我们去一探究竟。

  “大当家”的“花样烦恼”

  “地富鱼为米,山芳桂是樵。”唐朝诗人田澄曾如此描述成都的丰沃。

  一千多年后,桂花依然幽香扑鼻。

  寿安镇是我国西南地区最大的桂花基地。岷江村用于花木种植的土地达到了九成,绝大部分是桂花。

  上世纪90年代起,城市对苗木需求旺盛。这为村民们开启了一条致富新路,岷江村的良田逐渐转型为花圃、苗圃。

  可是从2010年起,苗木市场逐渐饱和,一棵十多年的桂花树从过去3000多元跌到了100多元。

  也是那一年,陶勋花当选为村党总支书记。

  “大当家”今年47岁,典型的四川幺妹的样子,做事却有男儿风骨。

  “当时岷江村是寿安镇的‘尾巴村’。大家挣钱越来越难,心里焦急,各种矛盾突出。村里基础设施落后,卫生环境也很差。”她回忆说。

  在她之前,村里好几届书记没干满就打了退堂鼓。

  为延伸桂花产业链、增加附加值,她联系了沿海提炼香精的企业。村民们将桂花以每公斤6元的价格盐渍后出售,每亩能卖千元,但品种仅限“八月桂”。桂花树修枝、施肥、除草等花费高达4000元,还是亏本。

  鲜花的味道和功能都好,价格也高,却攻克不了保鲜难题。她又跑了周边20多个企业希望就近收购,可厂家只是在产品中适量添加鲜花,用量极其有限。

  岷江村的出路在哪里?“大当家”一头乌黑的长发染上了白霜。

  “绿色就是村里的优质资产”

  一条穿过村庄的绿道动工了。

  “最初我们听说‘绿道’,以为是修一条路方便卖树。心里嘀咕,树都卖不脱了,还修啥卖树的路哦。”她哈哈大笑起来。

  后来,一看设计的效果图,陶勋花恍然大悟——“这是可以带动乡村旅游、乡村发展的好东西!我们为啥过去光想着在桂花树上‘吊死’呢?”

  彼时的岷江村,居民环保意识淡薄,与效果图上描绘的美好图景相去甚远。

  “政府为我们做好了基础,如果顺着绿道找到的是一堆垃圾,不是丢脸吗?”她决心要在村里搞一场“环保革命”,先从生活垃圾前端分流回收做起。

  全村被划分为34个院落,院落长负责挨家挨户巡查卫生状况,并开展垃圾分类引导、宣传。

  “卫生纸、烟头丢到垃圾房里;菜帮子、树叶可以堆肥;报纸、牛奶盒、酒瓶子可以称重换钱。”73岁的肖志英讲起垃圾分类,头头是道。

  村里还设立了积分制,每用可回收垃圾换1元钱,就可积1分,积满5分,就可获得抽纸、蚊香等奖励,年终还会评选出优秀院落、优秀村民。

  通过这样的“启蒙”,岷江村成了远近闻名的“环保村”。

  在村里的乌龙岛上,“岛主”余树根每天起床第一件事,便是将绿道上的落叶扫拢,填到树坑里堆肥。岛上的绿道上看不到半片垃圾,只闻得阵阵花香。

  “绿色成了村里的优质资产,社会资本自然就会被吸引过来。”陶勋花说。去年,岛上一家帐篷酒店开门迎客,常常一房难求。

  最近,一个由政府出资进行基础配套,“合作社+农户+公司”模式的“九坊宿墅”乡村旅游项目也在村里落地。家居设计坊、染织坊、女红坊、鸟笼坊……已初具雏形。

  “推窗见田、开门见绿”,打造美丽宜居公园城市,是当下成都正努力塑造的城市形态。这一切,在岷江村,因为绿道的到来,变成了现实。

  成都市规划,到2035年,全市将建成1.69万公里的绿道,成为全球最长的慢行系统。同时,它还将承载慢行交通、生态保障、休闲游览、城乡统筹、文化创意、体育运动、农业景观、应急避难等八大功能。

  陌上花开,最宜缓行。人们走着路、骑着单车来到了岷江村。

  绿道旁,一株株茂盛的铁树、吐艳的海棠和散发着幽香的四季桂,则是村民们自发献上的馈赠。

  这不正是杜甫笔下“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的田园风光么?

  “生命线”送来新发展

  “绿道带来了人气,我们就要围绕它,让乡村的造血功能得到提升。”陶勋花依然惦记乡亲们的桂花树,琢磨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桂花树在城市绿化工程中并不占优势。一亩地种50株,密密麻麻,长势也不好。如果能做成盆景,发展‘阳台经济’和私家车的‘后箱经济’,我们就有希望了。”

  村干部动员村民每亩锯掉30株,只保留树桩培育盆景,留下的精品留着为将来的乡村旅游造景。盆景两三年内即可成形出售,一盆能卖四五百元,一棵树做成盆景,价值能翻几十倍。

  如今,岷江村800多户村民中已有七八十户为3000多棵桂花树剃了“光头”。盆景不需要复杂的盘扎技术,只需简单的断根、露根,对于个个是园林高手的村民来说,一点即通。今年,这些盆景就可以出售了。

  3月2日,陶勋花启程赴京。

  临走前,她特意在行李箱中装上了村里姐妹们的手艺——几个桂花香囊和几个形象呆萌的熊猫玩偶。

  一些姐妹托她向北京带话-希望国家加大力度鼓励农村妇女居家灵活就业。“这样既增加农村家庭的收入,也能解决留守老人和儿童问题。”

  她带去的还有一份建议,盼望国家能推进农村产权抵押融资问题的立法,破解农村融资“难、慢、贵”。

  飞机起飞时,她俯瞰辽阔的成都平原。下方的空港花田“绘出”了几只憨态可掬的大熊猫图案,远方一座座雪峰清晰可见。

  她说,到达北京后,将骄傲地告诉每个人,她的家乡是一座公园般的城,那里花团锦簇、四季常青,有看得见雪山的阳台,以及许许多多为了绿色发展奋进不止的人。(图片均为张志强摄)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杜雨洲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86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