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瞭望东方周刊》触摸成都发展脉搏——天府成都:新时代迈向世界城市

2018-03-12 20:52

  成都,这座工作与生活动静相宜的休闲之都,如今多重机遇叠加,发展节奏越来越快。近日,《瞭望东方周刊》刊发题为《天府成都:新时代迈向世界城市》的文章,关注成都发展动向,触摸成都发展脉搏。

  记者杨天 李力可 特约撰稿朱小路

  “在产业规划上,由原来的单纯经济发展导向转变为经济和人本双导向,我们对于百姓生活就业、公共服务方面的需求有了更多考虑”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效果图

  近两年,有网友感叹:上世纪80年代错过深圳,90年代错过浦东,今天,你不能再错过成都。

  如今,多重机遇叠加的成都,吸引着包括科技、文创、大型制造业等越来越多各类型企业入驻。一个个成功的故事在这座宜业宜居的“成功之都”上演。这座工作与生活动静相宜的休闲之都,城市的发展正踏上越来越快的节奏。

  快节奏源自快发展。2016年国务院审议通过的《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明确提出,成都要以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为目标。2017年4月,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今后五年全市工作的总体目标是: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2018年2月24日召开的市人大会议审议的《成都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年)》中,对城市定位的内涵进行了拓展和提升,提出“坚定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奋力实现新时代成都“三步走”战略目标,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美丽宜居公园城市、国际门户枢纽城市、世界文化名城,迈向可持续发展的世界城市”的战略定位。

  站上了全国城镇体系金字塔“塔尖”的成都,开始驶入全面提升城市能级的快车道。

  潘博士“越冬”

  留美博士潘锦功的创业经历可谓曲折。

  潘锦功曾经是美国新泽西理工大学碲化镉薄膜太阳能研究中心的创办人。彼时,碲化镉被认为是能源领域最有前景的研究方向。

  2011年,潘锦功回到国内建设团队,开始碲化镉薄膜创新技术的国产研究,一面深耕技术,一面将碲化镉原料卖给国外企业。

  随后几年,光伏产业整体遭遇严冬,潘锦功举步维艰。

  困难时刻,成都市有关部门给予了这个团队从政策到资金的全面扶持,这让潘锦功挺过了“寒冬”,并决心转变身份,从单纯的原料供应商,变身为全产品链生产商。

  2017年,潘锦功和中国建材的海内外研究团队,将小片电池光电转换率从2013年的10%提升至18%,达到中国最前沿、世界第二的水平。新的生产线终获立项。

  2017年8月16日,世界第一块大面积碲化镉发电玻璃在成都下线,2017年11月,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世界第一条智能化大面积碲化镉发电玻璃生产线在成都投入生产。现在,公司斩获的订单,足够年产100兆瓦的生产线生产一年。

  “科技创新并非一日之功,这就要求我们按照其自身规律,创新政府管理,为科技创新营造良好的环境。”成都市科技局副局长陈旭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2016年,成都市明确将科技创新作为城市发展的核心引擎。

  作为承载这一重任的平台,成都科学城在成都市天府新区拔地而起。在科学城里,产业、人才、资源、技术等日益集聚。例如,成都与清华、北大、北航、川大、华中科大、电子科大等知名院校共建的新型研发平台和技术创新转化中心也相继落定。如今,在成都的“创新地图”上,科研院所高校、“国字号”重点实验室星罗棋布。

  “成都在建设西部科技中心的过程中,一直在思考如何持续强化创新源头供给。而成都科学城就将被打造成创新驱动核心源头和政产学研对接平台,目标直指‘西部创新第一城’。”陈旭说。

  对投入的重视也迅速换来了收益。据陈旭介绍,2017年,成都新增科技型企业数量2万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已达2473家。科技成果转化也在这一年获得实质性突破,技术交易额达到523.89亿元。

  成都远洋太古里一角(蒋坤鹏/摄)

  3000年古城的文创气质

  一面是在现代科技大道上高速狂奔,一面是文化底蕴优势的张扬。

  成都东郊龙泉驿,一片城市废旧厂区,如今蜕变成为一个占地172亩、文化产业建筑面积达7万平方米的大型文创产业园区——321梵木创艺区。

  作为成都打造西部文创中心的重点项目,这个由丙火创意产业机构打造的文创园区,汇集了创意设计、音乐产业、青年创业孵化、艺术创作、产品研发、艺术展示体验等诸多业态,是西部地区唯一以“创意设计+音乐产业”为核心的双产业链文创园区。

  这只是成都的诸多文创园区之一。目前,成都规划了包括红星路文化创意集聚区、少城国际文创硅谷集聚区、人民南路文创金融集聚区、东郊文化创意集聚区、安仁文创文博集聚区等五大文创园区。根据区域位置的不同,分别发展包括文博、文化创意、影视、音乐、工业设计等不同文创领域的项目。

  有着3000年文化积淀的成都,如今正成为文化创意产业的沃土。除了数十个各级文创示范园区和示范基地,成都还获得了“全国动漫游戏第四城”“中国手游第三城”等美誉。

  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成都市标准以上文创产业增加值为467.64亿元,营业收入为1795.48亿元,从业人员为306603人。

  目前,成都市已初步形成了以园区化、楼宇化为载体,以重大产业项目为带动,以骨干企业为支撑,影视传媒、文博旅游、创意设计等行业加快发展的文创产业新格局,现代文创产业体系初步建立。

  2017年7月,在成都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上,成都市首次提出,将通过五年努力,成为全国文创产业发展标杆城市、具有强劲竞争力的国际创意城市。到2022年底,实现文创产业增加值超过2600亿元,占GDP比重达12%。

  2018年2月23日,成都正式发布了《建设西部文创中心行动计划》。未来,随着文创项目的集中上马,成都将从政策、土地、人才、技术、平台等方面给予文创产业更多支持。

  成都要成为哪些中心

  全国重要的科技中心、文创中心,成都的雄心还不止于此。

  在成都市的城市核心功能定位中,还包括其他三个中心,即全国重要的经济中心、金融中心、对外交往中心。

  天府新区腹地,面积近一平方公里的基金小镇里,入驻了179家国内外知名的基金业相关机构,管理资金规模达到1200亿元。这个汇聚了全球资本的小镇,正是成都金融中心建设的一个缩影。

  金融业是成都市的重要支柱产业。根据成都市金融工作局提供的数据,2017年,成都市金融业增加值达1604.3亿元,同比增长8.4%,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11.6%。

  2017年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发布的第九期中国金融中心指数显示,成都金融中心综合竞争力排名中西部第一、全国第六。2017年6月,成都市还正式入选伦敦金融城全球金融中心指数评价体系,进一步提升了其作为西部金融中心的国际影响力。

  在建设经济中心的过程中,成都则把构建高端高质高新现代产业体系作为抓手,力求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的高端和价值链的核心。

  未来,成都市将深入推进“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建设,以智能化、绿色化、服务化为方向,深度融入国际分工体系,加快建设国家制造强市,同时推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

  此外,增强西部对外交往中心功能,是成都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的重要一环。

  成都正在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开放开发,建设国家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和国际友好往来门户城市的目标。

  如今,成都的“国际朋友圈”正持续扩大。除17个国家获国家外交部批准在成都设立领事机构外,成都的国际友好城市和友好合作关系城市也分别增至34个和51个。通过一系列的高端会议和国际交流活动,“成都故事”也在国际上讲得越来越好。

  “一枢纽”为成都带来了什么

  2017年12月6日,西成高铁全线开通运营,连通了成都和西安两大西部地区的重要门户。

  蜀道难,过去曾经是制约成都发展的重要因素。如今,天堑早已变成通途。在国务院发布的“十三五”综合交通规划中,成都被定位为全国重点打造的四个综合交通枢纽之一。

  除了“五中心”,成都的城市核心功能定位还包括“一枢纽”——国际综合交通通信枢纽。

  “未来五年,成都交通投资额将达到2300亿元,超过过去15年的总和。”2017年,成都市交委主任刘兵曾向媒体介绍。成都将实现铁路、高速公路、航空三箭齐发,建成国际空港枢纽、国际性铁路枢纽、国家级高速公路枢纽,切实增强综合交通通信枢纽功能。

  交通枢纽建设给成都带来的影响立竿见影。

  曾经,在TCL的布局中,成都工厂承担的是内销生产基地的功能。而自从中欧班列(蓉欧快铁)开通之后,成都的区位优势日益凸显。2016年3月以来,TCL已将其所有供应欧洲的货物全部通过中欧班列运输出口。

  成都TCL供应链部经理蒲海告诉本刊记者,以前,TCL的产品和零配件出口主要是通过海运,最短运输周期为38天。

  而与海运相比,中欧班列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搭乘中欧班列后,整个运输环节至少节省了16天。不仅如此,与海运相比,陆路运输的不确定因素要少得多。

  2017年,TCL通过中欧班列运输了1600个货柜,比上一年增长了30%多。

  据成都市物流办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往返于欧洲与成都之间的中欧班列连接境外14个、境内12个城市,成为中欧班列中开行班路和数量最多、运行最为稳定的班列。国际班列的开行,带动了产能和对外贸易向成都转移,2017年内实现产能转移125.6亿元、外贸转移97亿元。

  2016年,TCL多媒体副总裁梁铁民曾向媒体表示,TCL将借助“一带一路”的东风,在三年内向成都转移近10亿美元外贸产能,并促成转移80万台对欧出口电视机到成都生产。此外,还将在成都进行空调、冰箱、洗衣机等粗加工后,再出口欧洲。TCL将成都定位为出口基地,计划未来三年TCL欧洲市场将增加近3倍。

  2017年,TCL多媒体供应链管理中心项目总监刘桂芳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除了欧洲地区,TCL还在考虑将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等泛欧亚国家和地区的业务转到成都。

  位于成都郫都区的京东现代化物流基地(吕甲/摄)

  经济和人本双导向

  “‘五中心一枢纽’的核心功能定位需与城市空间结构有机衔接。”成都市规划局总体规划处副处长胡双梅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为了做好这一衔接,最新一轮的“成都总规”,打破了原本城市单中心集聚、圈层式蔓延的发展模式,提出构建多中心、网络化的城市发展新格局。

  成都市规划局局长张瑛曾向媒体介绍,未来成都城市布局,将由原来的“两山夹一城”(龙门山、龙泉山、成都城市片区)转变为“一心连两翼”(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城市绿心、中心城区、东部城市新区)。

  多中心、网络化的城市发展新格局,大大改变了成都市民的生活。

  36岁的杨敏茹家住成都市郊的温江区,工作则是在市中心的一家证券公司。

  “新工作的工资待遇和发展平台都非常好,唯一让我犯难的就是工作地点在市中心天府广场附近,离温江真的太远了,从家里过去有30公里,单程要花2个半小时。”杨敏茹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2015年底,连接中心城区和温江区的地铁4号线一期开通运营,让杨敏茹的通勤时间节约了近一个小时;而如今,地铁4号线已经延伸到了杨敏茹的家门口,她的上下班时间缩短到50分钟。

  多中心、网络化的宏观城市架构中,还有诸多与时俱进的规划细节。

  2017年11月,677米的超高层总部大厦落址天府新区。大厦所在的区域正是国家级新区天府新区的中央商务区——“天府中心”,它承载了总部经济和国际会展两大产业功能。

  这座超级建筑之所以受到媒体的特别关注,是因为它几乎融合了今日成都城市建设的所有先进理念。

  规划面积6.5平方公里的天府中心,从规划建设之初,就特别注重保护生态,同时,综合管廊、公交都市、海绵城市等规划理念都在这里得以落地,一系列教育、文化、生活等配套设施也适度地超前布局于此,由此成为了以天府中心为中心的“15分钟公共服务圈”。

  城市的意义在于让人们生活得更美好。连续6年蝉联“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称号的成都,在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过程中,鲜明地提出了要建设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城市,把满足城市居民生活需求、提升城市居民生活质量放在了核心位置。

  2017年4月,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率先提出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而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美丽宜居公园城市、国际门户枢纽城市、世界文化名城,迈向可持续发展的世界城市,坚持以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为奋斗目标,以市民感受为导向,努力使城市发展更有温度,正成为成都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过程中的新实践。

  “在产业规划上,由原来的单纯经济发展导向转变为经济和人本双导向,我们对于百姓生活就业、公共服务方面的需求有了更多考虑。”胡双梅说。

  适度提高居住及其配套用地比重,建构国际标准、便捷共享的公共服务体系,推动公共服务设施布局优化、品质提升,协调就业和居住的关系,完善购租并举的住房体系,铁腕治霾、重拳治水、科学治堵、全域增绿,“成都致力于营造一个高品质和谐宜居的生活环境,让人民群众在城市生活得更方便、更舒心。”胡双梅说。

  让“新蓉漂”安居乐业

  成都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外地年轻人的新目的地。

  2017年6月,刚刚研究生毕业的周文杰跟女朋友一起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去成都找工作。一个青海人,一个江西人,同时从长安大学交通运输工程专业毕业。对于毕业后的去向,这对情侣几乎没有分歧,指向同一个地方——成都。

  周文杰的笃定源于大二时的一次旅行。“第一次来成都,我女朋友这个吃货算是大快朵颐了,锦里小吃街的美食让我们回西安后怀念了好久!”周文杰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在他看来,一座陌生的城市能够“对胃口”已是难得,而除此之外,成都的气候、对游客的热情以及城市的活力都让他和女朋友难以忘怀。

  在对几个意向城市进行比较后,周文杰和女友义无反顾地来了成都。“我们对城市的选择还是比较慎重的,在分析了成都的经济体量、城市活力、工作前景后才最终选择了这里。”

  对“蓉漂”的欢迎,更让周文杰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包容。2017年7月19日,成都发布了12条人才新政,各类技能人才、符合条件的本科以上大学毕业生等都能够轻松落户成都。

  “落户政策一出来,我跟女朋友是第一批申请的,现在我们的户口都落在了天府新区。”周文杰告诉记者,“落户之后我们心里更踏实了,在成都的生活也更像一个当地人了。”

  自实施以来,“成都人才新政12条”吸引了来自海外以及北京、上海等30个城市超过12.5万人落户成都。而未来五年,成都还将建设人才公寓和产业新城(工业园区)配套住房2769万平方米,共计约35万套,通过租售结合的方式,让更多“新蓉漂”能在成都安居乐业。

  【资料链接】

  成都差异化区域发展战略布局

  根据规划,在成都市域范围内,按照产业细分的原则,确定了28个国家中心城市功能中心。比如天府新区未来将是对外交往的承载地,都江堰是世界旅游目的地城市,而历史文化名镇大邑县安仁镇则是历史文化的展示区域。

  “差异化区域发展战略”是成都在重塑城市空间结构和产业经济地理方面祭出的重拳。构建东南西北中差异化发展的五大主体功能区,被认为能够有效地疏解转移城市的非国家中心城市核心功能,其大体思路是“东进”“南拓”“西控” “北改”“中优”。

  定位为“国家向西向南开放的国际空港门户枢纽、成渝相向发展的新兴极核、引领新经济发展的产业新城、彰显天府文化的东部家园”的东部地区,是成都市高起点规划的都市功能新区。

  作为承接城区人口疏解、产业调迁的先进制造业基地和生产性服务业基地,东部区域是成都市域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二主战场。

  成都的南边,是天府新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自贸试验区的核心区,集中了大量高新技术产业,它的定位是“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示范区、创新驱动先导区、新经济发展典范区、国际化现代新区、区域协同示范区”。

  该地区重点建设的成都科学城、临空经济示范区、鹿溪智谷、天府商务区、国际生物城、天府农博园等,将成为成都创新发展的新引擎。

  坐拥龙门山、都江堰等生态资源的西部地区,是成都最重要的水源涵养地,也是成都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区域。绿色发展、生态涵养是这一地区建设的关键词。

  成都的北部地区,曾经是传统老工业基地,有着许多老旧住宅区和工业遗址,这一地区的建设如今可以为城市的有机更新提供样本。北部地区还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铁路门户枢纽和生态屏障,其高质量改造,能够增强区域一体功能的新支撑。

  作为成都原本的主城区,中部区域是成都2300年城市文脉的起源地。高品质优化这一区域,能够提升成都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的能级水平。

  未来这一区域将集聚金融商务、总部办公、文化交往、创新创意、都市旅游、高端消费产业等,同时通过特色风貌片区和特色风貌街道的保护,打造“老成都、蜀都味、国际范”的天府文化典范区及高端功能业态聚集区。

责任编辑:张维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2526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