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四川|“爸爸妈妈,我回来了!”——失散24年家庭终团聚

2018-04-04 14:29

  新华社成都4月3日电(记者吴光于 薛晨 薛玉斌)4月3日中午1点45分,一架从长春飞来的航班降落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27岁的康英紧紧牵着丈夫的手,在民警的护送下,走出了机场。

  康英怀里的小男孩静静地睡着,身边蹦蹦跳跳的小女孩像极了小时候的她。对于康英来说,成都湿润的空气有儿时的气息,而这一切仿佛一场梦境。

  成都市龙泉驿区十陵街道的现代新居小区里,王明清、刘登英夫妇和他们的一双儿女正焦急地等待着。这个名叫康英的女孩,正是夫妻俩苦苦寻找了24年的女儿王启凤。

  女儿失散的伤痛,痛了24年

  1994年1月8日下午5点,成都,九眼桥。

  一场冬雨刚过,和往日一样,王明清夫妇在街边卖着水果,还差10天就满4岁的王启凤在水果摊旁玩耍。就在刘登英让丈夫去换零钱的工夫,女儿就不见了。

  他们桥上桥下找了个遍,不见孩子踪影,连忙到派出所报案;亲戚朋友也把各大车站寻了个遍,女儿却如人间蒸发了一般。

  早上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门,回来就只剩夫妻两个,而伤痛伴随了他们24年。

  从成都到老家安岳县,报案、登报、四处找人、来回奔波……他们花光了积蓄,几乎脱了人形。

  对于王明清来说,只有在找女儿的路上,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一旦停下来,就觉得对不起孩子。

  2014年底,他开起了“滴滴”网约车。车上贴着寻人启事,座位旁放着寻人卡片。这些年,他跑了1万多单,载过乘客上万;他则像复读机一般,一遍遍地向乘客讲述多年前那个悲伤的下午,希望人们帮他把寻女的消息传播出去。

  在四川成都,王明清在驾驶汽车,车上摆放着寻找女儿的信息(2017年6月4日摄)。新华社记者薛玉斌摄

  “我想对全世界说,我有妈!”

  王明清的老家在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通贤镇。

  在他苦苦寻找女儿的那些年里,距老家20公里的安岳县来凤乡,一个名叫康英的女孩一天天长大成人。

  “我的养父去世早,家人对我非常好,他们会原谅我的调皮和任性。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不是这个家的人。可别人说我是捡来的。”她流着泪说。

  4年前,康英嫁到了吉林,如今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她说,有了孩子,她更能体会为人父母的不易,更懂得骨肉分离的痛楚。她也怀疑过自己是被亲生父母遗弃。“可是当了妈之后,我忽然觉得,不管什么原因分开,都是可以被理解的。”她说。

  4月3日,在四川成都,将见到父母的康英激动落泪。新华社记者薛玉斌摄

  今年3月,康英在网上看到了一幅画像,与自己十分相似。发布画像的人正是王明清。画像是山东省公安厅的刑事侦查局物证鉴定中心高级工程师、著名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为王明清所绘制。

  “我女儿去年在国外,看到了新华社的报道,希望我帮帮这个绝望的父亲。”他说,他先后绘制了两幅画像。第一幅时间稍早,后来考虑到被拐卖的孩子也生活在农村,模样也许会沧桑一些,又绘制了第二幅。

  正是第二幅画像与现在的康英惊人地相似,而早前的画像也像极了康英的少女时代。

  王明清寻找女儿的故事让康英无数次落泪。“那些天,我像着了魔一样,不停地看那些报道,不停地看那副画像。额头上有疤,一哭就反胃……越看越觉得就是自己,于是联系了他。”

  这些年来,王明清至少接触过20个觉得自己是王启凤的女孩,早已习惯了从希望到失望。当康英把照片传给他时,他眼前一亮,第一时间发给了林宇辉。“相似度很高!”林宇辉的判断印证了王明清的直觉。

  虽然还没有比对DNA,可远隔千里的康英与王明清夫妇已有了难以割舍的牵挂。就算只有一天断了联络,她都会担心不已,“每天清晨,他们都会给我问早安,我也会给他们发微信。白天不敢多发,怕影响他开车。”

  一个大雪的清晨,康英走出了家门,鼓起勇气去采集血样。

  电话那头的王明清心疼她:“这么多年,也不急这几天,安全要紧。”可康英很坚决:“不管是什么结果,我一定要去!”

  4月1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传来比对成功的喜讯。

  4月3日,康英登上了回乡的飞机。

  从机场回家的路上,她数次落泪。“我想对全世界说,我有妈!”她哽咽着说。

  4月3日,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康英(左二)在民警的陪伴下准备见父母。新华社记者薛玉斌摄

  “一家人永远不分开了”

  4月3日下午,成都市龙泉驿区十陵街道现代新居小区人山人海,闻讯赶来的媒体、志愿者和热心群众早已将小区包围。

  这些年来,王明清夫妇不曾离开成都,为的就是有一天,孩子能回到当初失散的城市寻找他们。

  康英走下汽车的一刻,母亲高举着“孩子,欢迎你回家”的牌子,早已泪流满面。

  4月3日,在四川成都,母亲刘登英举着“孩子欢迎你回家”的牌子等待康英。新华社记者薛玉斌摄

  紧紧抱着女儿,夫妇俩久久不肯松手。“我还是叫她凤娃子,我的凤娃子回来了!”王明清泪流满面,却笑着。

  王明清身边,康英的亲妹妹一把抱过康英的女儿,在小侄女脸上亲了又亲:“宝贝,你是我们的宝贝……”

  突如其来的幸福模糊了康英的双眼,面对众多的陌生人,一家人止不住地嚎啕大哭。24年了,他们藏起了太多眼泪,压抑了太多心酸。这一刻,任凭世界喧嚣,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家人。

  康英说,24年前,父亲在自己现在的年龄丢失了自己,余生她要用最大的努力,弥补这24年的缺憾。

  “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怕,有爸爸,有妈妈,有弟弟妹妹!我们一家永远不分开了!”王明清紧紧搂着女儿不愿撒手,生怕再次丢失一般。

  虽然见证过无数奇迹,王明清一家的团圆,仍让四川省公安厅刑侦局打拐处处长蒋晓玲湿润了眼睛。“那些还在忍受分离之苦的家庭,一定请坚持,再坚持,一定别放弃,希望就在前方。”蒋晓玲说。

  4月3日,在四川成都,母亲刘登英(左一)将见面礼给康英戴上。新华社记者薛玉斌摄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责任编辑:张维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2637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