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故事|四川籍田:农民从“分到土地哭”到“坐在土地上笑”

新华网
2018-06-06 16:31

  【编者按】近年来,特色小镇建设如火如荼。小镇的发展为中国的城镇化提供了更多路径。满载乡愁的小镇填补着城市和乡村之间不平衡不充分发展带来的鸿沟,小镇已经成为承载城市功能疏解、滋养文化留住乡愁的重要载体。

  四十年的改革开放给中国乡村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新时代小镇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重大机遇,将带来新一轮农村发展的浪潮。新时代小镇故事就是中国故事的最好注解。

  即日起,新华网《小镇百科》推出系列报道“小镇故事”,把关注的焦点放到四川特色小镇,同小镇的规划者、管理者、建设者、居民、游客交流,一起感受小镇的变化,畅想小镇的未来。

  新华网成都6月6日电(侯大伟、吴晓、李洁)一个从未涉足农业的企业家为何跨行“跳槽”搞农创?分到田地后,农户怎样实现从拿着土地哭到坐在土地上笑的转变?这些故事,从微观层面展现出一个丰富立体的农村,从点到线,从观念转变到具体实践,交织出了一幅西部小镇籍田的农业“进化”轨迹图。

  隔行“跳槽” 企业家有个英雄梦

  黝黑的皮肤,老旧的渔夫帽,沾满黄泥的皮鞋……第一次见到秦殿平时,他正站在籍田镇天府乡愁项目施工现场的挖掘机旁和工人说话。这样的形象,让人一时间无法把眼前的人同“企业家”三字对上号来。

  “籍田”,古籍中指天子亲耕的礼仪。自古以来,籍田就和农业结下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按照天府新区总体规划,籍田定位为产城融合、宜业宜居的农创科技小镇,天府乡愁就是籍田街道引入的观光农业项目之一。

  作为天府乡愁项目的负责人,秦殿平自项目开工以来,就过上了每天“打卡巡山”的日子。1000多亩的工地,他每天要绕两三圈,风雨无阻。几个月下来,外套被灌木丛划烂了好几件。

  秦殿平(左)在“天府乡愁”项目工地同施工方进行沟通。新华网张晋龙摄

  “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涵养水源、改良土壤。以前这一片全是荒山,经过翻土、盖土,现在山上全种上了经济林木……”秦殿平介绍称,不仅是土壤,园区内人工湖的水,也是通过提灌到山顶湖泊后,顺着阶梯状的8个湿地生态净化后而来。他透露,天府乡愁项目正在倒排工期,争取今年10月开园。届时,籍田“七彩乡村画廊”将再添一抹亮色。

  大到园区总体规划、生态净化体系建设,小到农田灌溉系统设计、试验田育种选择,秦殿平都要亲自过问。然而,秦殿平的主业——教学设备经营却与农业八竿子打不着边。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对农业有着深厚的感情,这也是我这么多年以后转身投入农业的原因之一。另外,籍田街道党工委书记罗亮的一番话也打动了我,他说‘要立志做民族的英雄’。”在秦殿平看来,民以食为天,谁能推动现代农业发展、让中国人吃上放心粮食,谁就是民族英雄。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也让秦殿平看到了未来农村发展的无限可能,成为他投身农业的助推器。

  “生病”的土壤长不出好的粮食。化肥、农药的过量使用,是造成土地质量下降的重要原因。如何涵养水土,打造适合农作物生长的高质量农田,秦殿平自有一番理解。

  据他介绍,园区以农业为载体,走一、三产互动的路子,在开发农业观光体验项目的同时,开垦科技试验田,探索生态农业种植技术,待技术成熟后,再进行规模化种植。“园区内会修建两个大型沼气池,生活垃圾产生的沼气可以用来发电、烧水,池中的废液更是上好的农家肥,能用来浇灌作物。农药、化肥是绝不会用的。”他说。

  土地流转 收入不再“由天定”

  生态农业、观光农业、农旅结合……除了秦殿平外,现代农业模式也深深地影响着更多籍田人的农业观。与天府乡愁一路之隔的工地上,一片农民集中安置区正在进入最后封顶阶段。

  “老百姓安了居,企业才好乐业。”据籍田镇西安村党委书记江厚德介绍,安置区将接纳的西安村三组、四组村民223人,均为天府乡愁项目的搬迁户。

  曾经,西安村村民守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土里刨食,收成好坏全看“老天的脸色”。后来,年轻人去城里打工,年纪大一点的人在家种地,往往一年收入的粮食仅可自足。如今通过土地流转,光流转金每人就能拿到两千多元,再加上园区开放之后的用工,能带来不菲的持续性收入。

  “整个搬迁只用了一个多星期。”江厚德称,搬迁能够顺利而迅速地进行,得益于村民对本地企业家秦殿平的信任,同时也和这些年来籍田的发展定位和村民的农业观念转变不无关系。

  2013年,籍田镇正式划转移交天府新区,定位为产城融合、宜业宜居的农创科技小镇。几年来,籍田的都市农业蓬勃发展。数据显示,2016年,籍田形成优质粮油、特色水果等适度规模化经营农业产业2000亩,建有天府梨园、天府粮仓等特色示范基地,年产值突破5000万元。

  如果说产业的兴旺提振了村民的信心,那么更深层次的影响,则来自更早之前。

  “改革开放初期,村里绝大部分农民是种不来地的。我们队上有一户分到地之后不但没有笑,直接哭了,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去经营。”江厚德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前,农村种地靠队上的队长、小组长指挥安排,农民只管“闷倒脑壳”做,什么时候播种、施肥一概不知,也不会病虫害防治。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赋予了农民更高的自主权,能够调动广大农民的积极性,但种子购买、播种、育苗、病虫害防治等田间管理也交到了农民自己手中,市场的需求也在倒逼农民提高自身的专业素质、转变旧有农业观念。在不学习就落后的紧迫感之下,籍田逐渐完成了传统农业和现代农业的迭代,“分到土地不笑反哭”的境遇迎来了反转。

  “市场从来都会促使农业从业者紧跟时代需求。”江厚德称,改革开放以来,农业和农村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基础设施建设明显加强,农民素质也得到了全方位的提高。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对“三农”的持续支持让农业有了长足的发展,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也为农村绘制出一幅美好的蓝图。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关键在人,农民生产经营观念的转变对整个农业现代化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随着市场化的推进,一家一户的分散经营也已经不再适应或不利于现代农业发展,农村三产融合迫切需要解决土地流转问题,以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村民农业观念的改变促使他们更能够接受新事物,这也是此次搬迁能够火速完成的重要原因之一。

  开荒建园 田地从此变景区

  当西安村的村民正期盼着搬入新居之时,距离西安村五公里外的籍田镇五圣村,樱桃采摘节刚进入尾声。

  “完全供不应求。”籍田街道相关工作人员称,今年4月,五圣村200亩成熟的樱桃吸引了上万游客前来采摘。对于第一次举办樱桃采摘节的五圣村来说,这份惊喜来得有点突然。要知道当合作社找上门来发动村民将荒山荒地开垦出来种植樱桃树时,没人认为能够挣到钱。“不少村民想着种粮食种樱桃没差,索性就顺其自然了。结果却让村民们大呼意外。”

  籍田樱桃节的宣传推文。新华网张晋龙摄

  说是意外,也是必然。农村三产融合发展模式提高了土地的“含金量”,对提升农业效益、增加农民收入等,都有实在的效果与积极的效应。籍田一直以来都在促进一、三产互动方面发力。资料显示,2016年,籍田街道有农家乐、乡村酒店12家,其中星级农家乐、乡村酒店3家;旅店12家,各类餐饮单位100余家,KTV5家,年接待能力20余万人次。

  尝到了甜头,五圣村村民们准备甩开膀子大胆干。该工作人员称,籍田接下来将推出五圣樱桃品牌,逐步扩大规模,把樱桃基地打造为景区,带动周边农家乐发展,走观光体验农业之路。

  点击上图或扫描二维码,了解更多小镇百科内容。

  小镇(街道)百科为小镇(街道)提供知识数据化、内容百科化、服务创意化、发展智库化的综合性互联网服务,通过百科信息、名片二维码、舆情半月报、VR全景、相册、访谈录、商学院、聆听小镇(街道)故事等内容,有效传播小镇(街道),提升小镇(街道)品牌影响力。

责任编辑:郑玮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2946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