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文化的三种旅行:世界遗产,诗歌心灵,街巷气质

2018-06-24 11:26

  端午佳节,震后的九寨沟迎来首个小长假。

  “小长假我和闺蜜来到这里,我觉得震后的景色还是很秀美的。玩了九寨沟,我们还要玩都江堰、峨眉山、乐山等世界遗产。”浙江的游客徐李丽乐呵呵地向记者说道,“这些众多的世界遗产都环绕在成都周围,真的很方便。”

  是的,成都就是这样一座神奇的城市。地处北纬30°线上,方圆400公里内5个世界遗产——“青城山都江堰”“峨眉山乐山大佛”“九寨沟”“黄龙”“四川大熊猫栖息地”众星捧月,中国唯成都独享。

  让人惊叹的还有,成都城市落差达到了5005米,是全世界海拔落差最大的特大城市。成都是南方丝绸之路、北方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交汇点。

  中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中国十大古都、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之都……这些靓丽的文化名片,正在延伸着成都的城市气质。

  这种气质不断凝结成为“创新创造、优雅时尚、乐观包容、友善公益”的特质。天府文化是一种以文化和美学优先的生活方式,也是实现生活平衡的传统方法,让成都世界文化名城的可塑性更加具象而生动,天府文化正引领着“大城崛起”。

  被龙泉山脉和龙门山脉小心呵护

  成都优雅地发展壮大

  今年端午节小长假,金沙遗址博物馆人气爆棚。站在遗迹馆考古探方之上,面对泥土里露出的象牙、兽骨以及乌木,陪着父母第一次来逛金沙的黄晓玲新奇之余,更感震撼。“站在这里遥想当时古蜀国祭祀场面,让人惊叹。3000年前,古蜀金沙王国就有如此的辉煌文明。不得不说成都给我带来了太多惊喜。”

  从广州来蓉工作快1年的“蓉漂”黄晓玲是个资格的成都迷。在她的眼中,拥有4500年文明史、2300年建城史的现代成都是地理与文脉的延续。

  数千年来,成都被龙泉山脉和龙门山脉小心依偎呵护着,欣欣向荣地发展。古蜀人择城址、兴城邦的智慧让天府文化生生不息。“成都人的创新创造、优雅时尚、乐观包容、友善公益是深入骨髓,千年传承的。”在现场,黄晓玲如数家珍地向父母介绍说,距今5300年到4600年的营盘山遗址,南海海贝的发现,将古蜀人对外交流的时间再次前推。

  地处四川盆地腹地的成都,与南北两条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联系起来。成都早在汉代之前就成为一个开放性的国际性都市。从汉代发展到唐宋时期,蜀锦的影响力达到顶峰,成都成为世界的织锦中心,其产品行销世界各地。

  谈及天府文化深厚的底蕴,中国古都学会会长、陕西师范大学原副校长萧正洪认为,成都不仅是一座有着4500多年城市文明的历史文化名城,也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都城之一。成都有着世界文化遗产青城山-都江堰、金沙遗址、武侯祠、杜甫草堂、永陵等众多历史文化遗迹,唐代以来所形成的二江环抱城市格局一直保持至今,充分显示出成都这座城市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今日成都正在发挥山水田林的生态环境优势,在滨水沿山地区塑造“山水田园道”的天府水乡格局,在千里沃野营造“田成方、树成簇、水成网”的川西平原美景,在丘陵地区打造“山水相融、田林交错、变换多彩”的秀美大地景观。重现“岷江水润、茂林修竹、美田弥望、蜀风雅韵”的锦绣画卷。伦敦副市长贾斯汀·西蒙斯提出:“今天的城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为文化和人力资本投资做好准备。基础设施和制度对于良好的增长至关重要,但如果不能同时提供宜居的环境,城市的成功只是空谈。成都悠久的历史和以社会和谐与美学为先无疑将使其在寻求建立稳定的经济和国际联系中保持有利地位。”

  “创新创造、优雅时尚、乐观包容、友善公益”为特质的天府文化正在从细微之处,释放着这座城市的自信和温度。

  以诗歌为向导

  走进天府文化的内心深处

  古乐、诗歌、茶艺……2017成都首届国际诗歌周的盛况还令人记忆犹新。来自全球近30个国家及地区的百余名诗人,共同交流诗歌文化。在读诗活动上,伴随着悠悠古乐,中外诗人激情朗诵了《这就是时光》《绽放》《无题》等诗歌,观众沉浸其中,细细品味。

  “自古诗人例到蜀”,成都自古就有着巨大的“文人磁场”,文人骚客纷至沓来,孕育了像司马相如、扬雄、李白、杜甫、陆游、郭沫若、巴金等大文豪。“文宗自古出巴蜀”,诗歌文化在成都活跃生长。无数文人骚客在这里挥笔泼墨,留下千古余香的篇章。优越的生产生活条件,滋养出了成都的逸致闲情和绵延诗情。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诗人吉狄马加评价说,仅唐宋两个朝代,就有很多大诗人跟四川有联系。他们或者出生在成都,或者与成都有很深的渊源。在现代新诗领域,只有北京和成都能相提并论。在中国新诗发展百年历程中,在中国现代诗歌史上,以郭沫若《女神》为代表的四川诗人的贡献是有口皆碑的。到了20世纪50年代,四川诗歌也是走在前列,在全国都有不俗影响。到了20世纪80年代,朦胧诗之后,出现的现代诗歌运动,毫无疑问在中国现代新诗版图上,成都是名副其实的诗歌重镇,出现了一大批在全国具有重要影响的诗人,形成了被诗坛公认的四川诗人群。

  昨天的诗歌是凝结的历史,今天的时尚是流淌的诗歌。成都不仅文化底蕴深厚,同时也引领时尚潮流。赵雷的一曲《成都》,不仅风靡大江南北,也因此让玉林的“小酒馆”,成为无数外地年轻人来成都的“打卡”之地。而作为“小酒馆”曾经的“老邻居”,赫赫有名的“白夜”酒吧更是成都文艺圈的聚会地。1998年白夜酒吧在玉林诞生,2008年,白夜搬迁至宽窄巷子。经过20年的经营,当代著名女诗人翟永明让白夜逐渐成了作家、诗人、艺术家、媒体从业人员、文学艺术爱好者欢聚的大家庭,引领成都文化风尚。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翟永明说,能够在这里实现很多的理想。“诗人、艺术家、导演都能同时在这里喝酒、聊天,我们在这里度过了自己人生中最青春的20年。白夜和写作,纵贯了我生活中20年的时间,也纵贯了我生活的这个城市20年的变迁。”

  权威的数据也印证了天府文化的魅力。2017年,成都市场化、产业化音乐节、演唱会票房突破4亿元,较2016年演出市场票房同比增长100%。这也是继2007年成都演出市场复苏,2011年达高峰后,再创新高。2016年,成都的音乐行业收入突破300亿元人民币。

  一份名叫《强影之路——中国电影产业供给侧改革白皮书》指出,成都连续五年电影票房稳稳排名第五,领衔“新一线”城市。“成都在所有中国人的心中占有特殊的位置。它兼具历史文化、传统生活方式与现代化发展的雄心。正因如此,于我来说,每次到访成都都是一份愉悦的经历。成都含有一种内秀的力量。在中国国内,它代表着中国的至善至美。我相信,在未来,成都将会逐步向世界展示中国最佳的生活方式、文化、创新与商业。成都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定位也必将助推成都的发展。”世界创意经济之父、英国经济学家约翰·霍金斯说。

  站在街头只要你抬眼一望

  都是你想要的舒适与安逸

  远洋太古里是成都近一年来人气最旺的文化地标之一,太古里位于春熙路商圈的东部边缘,区间店铺运用了钢结构而非水泥,装修各异,却又保持了统一的巴蜀风格,即使不爱逛街的你,都会忍不住停下来品味一番。

  成为文化地标的重要原因,是太古里地下暗藏着一处地下藏书阁——方所。在这里,遇见装进文艺里的生活,高低纵横的廊桥、书品与精致的生活摆件、咖啡、展览空间等融为一体。人们沉浸于此,肆意享受休闲时光。

  现在,独自一人或和朋友约着泡书店,已经是很多年轻人崇尚的时尚休闲方式。四川外国语大学成都学院大二的学生宋雨燃和同学早有了假期计划:吃一顿火锅,感受成都的快意浓烈;再到成都高颜值的书店方所里坐一下午。宋雨燃说:“我身边不少同学说愿意在成都就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里有不少像方所书店这样的有浓厚文化氛围的时尚之地。”

  正如宋雨燃所言,如今各种高颜值书店已遍布街头巷尾。

  成都作为潮流汇聚之地,让这座城市更加宜居宜业,更加让人心驰神往。告别单一经营图书的传统书店,在成都这样的文创“网红打卡书店”还有不少。从钟书阁到文轩BOOK,从三联韬奋书店到言几又……成都是“2017中国书店之都”,拥有3400多家独立书店、设计师书店等不同类型的书店。

  如果说书店是城市文化之眼,那么博物馆则是城市文化的灵魂。成都拥有150家博物馆,平均每13.5万人就拥有一座博物馆,博物馆总数量和非国有博物馆数量均在全国城市中位居第一。

  2017年,“了不起的国家中心城市·成都”大数据出炉,在六大国家中心城市中,成都文创关注度超30亿人次仅次于北京和上海,位居第三,成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文创第三城”。“优美的自然生态环境,以及包容多元的文化,是吸引高端人才最重要的两个因素,成都恰恰将这两者‘一网打尽’,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才聚集成都,为成都的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评价说,成都虽为内陆城市,却特别开放包容;虽然历史悠久,却没有背负历史包袱,整个城市充满创造活力;这座城市的人既优雅又时尚,他们讲究慢生活,这座城市却在飞快发展,这些特质在全国其他城市中绝无仅有。

  倪鹏飞无不羡慕地说:“此心安处是成都,成都很安逸,安逸有利于生活,安逸有利于创新创业,相信成都的未来无可限量!”长年住在成都的当代著名戏剧家、国家一级编剧魏明伦对此颇有同感,在他眼里,成都具有鲜明的包容性,是一个“文采之城、安逸之地、成功之都”。

  从成都到巴黎,从伦敦到纽约,“世界范”的天府文化特质是世界文化名城的应有之义。“2018世界文化名城论坛·天府论坛”的召开,将进一步搭建成都与各个世界文化名城开展文化交流、文创产业合作新平台,为世界文化界和文创界的发展打开一扇新的窗口、提供崭新的机遇。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3027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