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打造最全格萨尔文库 《格萨尔王全集》藏文版校样首次亮相

2018-07-22 09:13

  格萨尔王雕塑。

  日前,在四川美术馆举办的“文化甘孜精彩荟萃”——甘孜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主题展上,300卷英雄史诗《格萨尔王全集》藏文版校样首次亮相。本套《格萨尔王全集》由四川出版集团策划投资,喜马拉雅文库搜集整理,四川民族出版社及四川美术出版社联合出版,将成为世界上最完整、最全面的《格萨尔王传》藏文文库。

  梵夹装的《格萨尔》古籍善本。

  堪称最全《格萨尔王传》文库

  如果说有哪一部著作能全面反映古代藏族的社会历史,那就非《格萨尔王传》(又名《格萨尔》)莫属。《格萨尔王传》是一部篇幅极其宏大的藏族民间说唱体英雄史诗,以口耳相传的方式讲述了格萨尔王降临下界后降妖除魔、抑强扶弱、统一各部,最后回归天国的英雄业绩,是至今仍在传唱的“活体诗”。

  虽然目前《格萨尔王传》的整理和研究已取得了丰硕成果,但由于历史悠久,卷帙浩瀚,《格萨尔王传》呈现出散乱无序的状况,这些版本大多来自偏远的乡村牧场、寺院庙宇,来自一代代格萨尔传唱人抑扬顿挫的歌喉……

  “有些格萨尔传唱人年事已高,我们这次出版《格萨尔王全集》,也是对传统文化的一次抢救性保护。”四川民族出版社社长、总编辑泽仁扎西说道。

  据了解,《格萨尔王全集》包含370部史诗,达8000余万字,是有史以来最为全面系统地搜集、整理、编排、出版《格萨尔王传》的文化工程,也将成为世界上最完整、最全面的《格萨尔王》藏文文库。记者从四川民族出版社了解到,《格萨尔王全集》预计出版300卷,其中已经出版的版本约占30%,未曾出版的约占70%,包含了《格萨尔王传》的各种说唱版本。

  十年打捞文化遗珠

  在展览现场,摆放着一些格萨尔的藏文文献资料,与传统汉语古籍装帧不同,藏文典籍主要采用梵夹装形式,俗称长条本。此次展出的包括格萨尔梵夹装的手抄本、伏藏本、木刻本以及近六十年来正式出版的各种图书等等,囊括了数百部格萨尔王史诗。

  据了解,《格萨尔王全集》文本资料搜集工作由喜马拉雅文库承担,该文库也是全国《格萨(斯)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授予的首家全国《格萨尔》资料中心。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整个搜集整理工作花费了近十年的时间,项目组人员足迹遍布了四川、青海、西藏、云南等全国各地藏区,搜集到了关于格萨尔王的大量相关藏文资料,其中古籍善本300余件,包含明代时期的珍贵手抄本,距今约百年的大量抄本和刻本,还有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近300余册铅印本出版物,在时间跨度、地域广度还有版本特征等方面都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这些资料主要来自乡村牧场、寺院庙宇、牧民家庭、地方藏书机构等等。”该工作人员说,“这些记录格萨尔故事的书都散发着一股酥油味,而且从书本的磨损程度来看,是被人们频繁翻阅的。”

  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除了这些文字资料外,他们还搜集整理了一部分民间格萨尔传唱艺人的声音资料,这些有机地组成了格萨尔的活态文化。“在资料整理研究中,我们还聘请了一批来自藏区、学研机构的专家、学者、格萨尔说唱艺人作为课题顾问,进一步提升资料整理的学术价值。”

  甘孜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主题展现场。图片均为杨树摄(视觉四川)

  藏文版即将正式出版 将被译成中文和英文

  泽仁扎西透露,《格萨尔王全集》按照格萨尔一生从诞生到回归天国的逻辑编辑。在编辑过程中,有一个问题引发热议。同样一部《格萨尔王传》,不同的传唱人传唱的内容、故事情节大致相同,但语言风格却各有特色。“青海的艺人唱出来,跟西藏的艺人唱的就有区别,因为他们传唱的内容,表现了当地的社会背景、人文环境。”泽仁扎西说道。

  到底是二选一还是都保留?四川民族出版社最终选择了后者。泽仁扎西说,虽然主体内容相同,但正是传唱人各异的语言风格,也让《格萨尔王传》的呈现更加丰富立体,读者通过《格萨尔王全集》,可以了解到这些差异。

  展览上的《格萨尔王全集》只是校样,其正式出版的脚步正在加快。

  即将在8月召开的专家会将对《格萨尔王全集》进行审定,保证其权威性和学术性。同时,《格萨尔王全集》将于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正式出版。藏文版出版后,该书还将被翻译成中文版和英文版。泽仁扎西表示,中文版的翻译将根据史诗发展脉络遴选版本,遵循高标准,预计出版100多卷。(记者杨琳 吴梦琳)

责任编辑:张维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3159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