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盛放酒具的几案长啥样?来成博看青铜重器西周铜禁

2018-08-09 08:48

  西周铜禁。

  当举起酒杯,准备与朋友觥筹交错之时,如何提醒自己“美酒虽好,不要贪杯”呢?古人自有妙招。

  在成都博物馆“秦蜀之路青铜文明展”上,一件体型巨大的长方形青铜器十分引人注目。成博讲解员冯思颖介绍,这件陕西宝鸡渭滨区博物馆藏品,正是西周时期古人倡导禁酒思想的礼器。铜禁存世十分稀有,而本次展出的西周铜禁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发现,也是经过考古发掘获得的唯一一件,此次来成都展出,机会十分难得。

  摆放酒器的几案

  在本次秦蜀之路青铜展琳琅满目的文物中,这件外形像茶几的铜禁因体型巨大、纹饰精美十分扯眼球。问及用途,冯思颖介绍,它是中国古代贵族在祭祀、宴飨时摆放盛酒器的几案。

  石鼓山位于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早在汉代就有青铜器出土,素有“青铜器之乡”美誉。宝鸡市文物局副局长刘宏斌回忆,2012年6月,一座带着6个壁龛、随葬大量青铜器的墓葬在当地出土,引起世界震惊。

  在这座被考证为姜姓族群贵族墓地中,考古人员发现大量造型奇特、纹饰精美的器物,如龙纹禁、方彝、形器、四耳乳钉兽面簋、牺尊等,均极为罕见。其中出土的青铜礼器摆放整齐有序,组合完整,保存完好,而且器体大,风格突出,时代特征明显。2014年4月,石鼓山西周墓地被评为“201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尤其是这件西周铜禁,出土时,它上面和四周摆放着方彝、卣、尊、罍、斗、爵等多种青铜酒具。由于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发现、且是唯一经过科学发掘的一组西周青铜禁组合,具有很高的考古价值。

  刘宏斌说:“西周铜禁具有极高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丰富了宝鸡地区商周考古内容,还为我国商周时期的历史和考古研究提供了新资料,对研究古代青铜器和丧葬制度有重要参考价值。”

  警示禁酒的礼器

  “禁”这一礼器,作于周武王灭商之后。为何盛放酒具的几案,被命名为禁呢?

  《说文解字》记载:“古者仪狄作酒醪,禹尝之而美,遂疏仪狄。”仪狄酿造出了甘冽的美酒,夏禹品尝后觉得酒的味道实在太美,便做出了“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的预言。果不其然,殷商贵族嗜好喝酒,王公大臣酗酒成风,荒于政事。特别是商纣王嗜酒无度,生活奢靡导致亡国。

  西周建国后,总结前朝教训,禁止周人酗酒。周公命令康叔在殷商故土卫国颁布了禁酒令——《酒诰》。在这篇中国最早的禁酒令中,提出“无彝酒”,即不可经常喝酒;“饮惟祀”,只有祭祀和为父母、老人祝福时,才可以喝—些酒;“德将无醉”,饮酒要有节制等,成为必须严格遵守的关于酒的法规。对于经常聚众饮酒的人,《酒诰》规定将被押解京城处以死刑。

  “禁”这种青铜礼器,应该就是诞生于这一背景之下。贵族诸侯虽在祭祀时可以饮酒,但盛放酒具的铜禁,随时告诫他们要饮酒有度,故为“禁”。

  西周铜禁宝鸡出

  据主持那次考古工作的宝鸡市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军社介绍,目前国内西周时期铜禁仅在宝鸡出土过。清末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宝鸡戴家湾一个农民挖出夔蝉纹禁,先被陕西巡抚端方收藏,后流入美国,现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1927年7月,军阀党毓坤在宝鸡戴家湾盗掘古墓发现铜禁3件,其中1件现藏天津艺术博物馆,是党毓坤所盗得三件铜禁中最小的一个,另外两件至今下落不明。

  此次亮相成博的铜禁,造型规整,纹饰精美。铜禁四侧面边沿部素面,正中饰直棱纹,外饰以雷纹作地的夔龙纹长方形边框。这种夔龙纹盛行于商和西周前期的青铜器上,夔是古代传说中近似龙的动物,多为一角、一足、口张开、尾上卷。在商周青铜器中,簋、卣、觚、尊等青铜器上多装饰夔龙纹。

  为何这些铜禁都出土于宝鸡?刘军社在《西周铜禁与姜戎人》一文中指出,石鼓山的铜禁出自姜戎族墓葬是不争的事实。宝鸡既然能生产出带座的簋,再生产单体的器座如石鼓山的禁,再进一步做成较大形制的禁,也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从技术层面讲是可能的。自商以来宝鸡就是姜戎族的老家,既然方座簋与禁都与姜戎族有联系,可以推测,禁与方座簋一样也发源于宝鸡地区。(记者 曾洁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3244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