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白胶卷到数码照片,还原新华社三代“熊猫记者”的“艰险”经历

2018-08-21 19:20

  原标题:胖哒如何萌得三代“熊猫记者”不畏艰险?顶尖策展人曝出理由

  “首届中国大熊猫国际文化周”21日在北京启动。新华社三代摄影人镜头下的大熊猫珍贵照片,让你看到大熊猫的更多面。大熊猫的照片能萌化你的心,而照片背后的故事,以及新华社三代大熊猫摄影人与大熊猫之间的情缘,也同样打动人心。

  “熊猫中国·四川主题展”策展人陈小波:选择一种动物代表中国,那只能是大熊猫

  陈小波

  “熊猫中国·四川主题展”的策展人,新华社领衔编辑陈小波,是“新华典藏”执行主编,也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影像学者。投身摄影三十余年,见证了大熊猫从濒危动物转变为易危动物再到“世界级萌宠”的变化。

  1983年,陈小波从兰州大学中文系毕业,进入新华社工作两年后,她接到了第一次野外拍摄任务,赴四川王朗拍摄大熊猫。

  陈小波回忆,拍摄行程进行了十几天之后,终于有一天,她远远地见到茂密的森林里,“刷”地闪过一道白影,正当她意犹未尽时,保护基地里的工作人员告诉她,“运气真好,居然看见了一只”。

  那是陈小波第一次见到野生大熊猫,她后来才知道,当时正值四川部分山区冷箭竹大面积开花,大熊猫丧失食物来源,生存状况岌岌可危。

  为了挽救这一濒危物种,研究人员深入密林,希望能近距离接触大熊猫。但野生大熊猫十分敏感,研究人员常常十天半个月都不能见到一只,所以只能靠捡大熊猫排泄物来辨别他们的生存状态。陈小波感叹道,那些研究人员当年也不过二十多岁,“住在简陋的棚子里,脸上脏兮兮”的,但特别让人倾慕,因为“我从来不知道,中国还有那样一群人,还在从事着那样纯粹的工作”。

  王朗之行,冥冥之中好像圈定了陈小波和熊猫的缘分。此后她和第一代大熊猫研究专家胡锦矗等学者多有接触,又见证了一代代熊猫工作者投身大熊猫保护事业;参与编纂了新华社第一本关于中国大熊猫的英文版图集并在美国发行;而多年来,陈小波在国内外策划了多个主题展览,只要是向世人展示中国发展历程,讲述中国发展故事,她一定会选择一张大熊猫图片。“如果可以选择三种动物代表中国,那其中一种必然是大熊猫。如果只能选择一种动物,那就肯定是大熊猫。”

  2016年9月,陈小波担任讲述人的微纪录片栏目“国家相册”面世。在第57集“熊猫回家路”中,她特别讲述了原四川省平武县林业局助理工程师钟肇敏救助野生大熊猫的故事,这张照片是时任新华社四川分社记者金勖琪1984年拍摄的。照片中,钟肇敏和他的家人给竹筐里的野生大熊猫“龙龙”喂食,竹筐里的“滚滚”憨态可掬,一家人脸上满是幸福。

  金勖琪今年年过80,被誉为新华社第一代“熊猫记者”。陈小波回忆,初见金勖琪时,金勖琪40多岁,她才20多岁。事实上,陈小波对新华社三代“熊猫记者”都很熟悉。今年50岁的新华社高级记者陈燮,曾在地震后拍摄6只大熊猫从卧龙转运雅安新基地的场景。今年不到30岁的薛玉斌,则几乎专职拍摄熊猫。这三代“熊猫记者”持续追踪拍摄大熊猫半个世纪,从黑白胶卷到彩色胶卷再到数码照片,形成了珍贵而连续的影像记录。

  第一代“熊猫记者”金勖琪:自掏腰包为熊猫出画册

  从夹金山麓泥巴沟海拔2900米处运送大熊猫下山

  被人们誉为“熊猫孃孃”的新华社第一代“熊猫记者”金勖琪,今年已是年过八旬,每每和人聊起熊猫,她总是格外开心,笑容也分外灿烂。

  金勖琪深入密林追拍大熊猫

  “我和大熊猫有缘!”回想起第一次拍到野生大熊猫,金勖琪仍激动不已。1980年,金勖琪在平武县王霸楚林区的密林里,邂逅了一只大熊猫,起初害怕野生大熊猫攻击人,她和同行的当地人只敢悄悄尾随。后来大熊猫走到一处山间石壁,居然一屁股坐下来,摊着胀鼓鼓的大肚子,不动了,甚至脾气好到面前的枝叶被人拨开也不生气,任随金勖琪“咔擦咔擦”拍下自己的“娇颜”。原来,金勖琪遇上的是一只“醉水熊猫”。据当地人介绍,熊猫喝水时,在平静的水面,它看见自己的影子,以为还有另一只熊猫在喝水,于是就拼命抢着喝,喝呀喝呀,直到胀得动弹不了才停止,这也是首次有人在野外拍到“醉水熊猫”的照片。

  金勖琪幸运地遇上“醉水熊猫”

  从1979年开始,有6年的时间,金勖琪的时间几乎都留给了熊猫,她深入川西的高山密林,全面记录和报道大熊猫的栖息环境、生活习性、生育繁殖以及人们对它的保护和研究等。常常在山间林场一呆就是20多天,和科研人员一起追踪野生熊猫,关注大熊猫人工繁育进展,“拍熊猫的时间比陪孩子都多!”

  金勖琪(左)与老伴闲来翻看熊猫画册

  后来,金勖琪退休了,但她仍然心系大熊猫。2007年,金勖琪把自己多年拍摄的大熊猫的特殊经历和图片精心梳理后,自费出了一本大熊猫画册《心系大熊猫》,赠送给亲朋,用可爱的大熊猫,唤起人们心中对熊猫的爱怜和关怀。金勖琪说,现在四川和成都对大熊猫的宣传和推广做得非常好,越来越多的人来成都看熊猫,她真心感到高兴。

  第二代“熊猫记者”陈燮:冒死传回震后卧龙大熊猫照片

  第二代“熊猫记者”陈燮,多年追拍大熊猫,是中国大熊猫的繁育、野外放归等重要节点的记录者和见证者。

  陈燮

  “5.12”地震后,陈燮的心里一直牵挂着卧龙的大熊猫情况,震后仅一周,他就绕道夹金山,翻越四姑娘山、巴郎山,冒着余震和落石的危险,向卧龙而去。

  这一路艰险异常。海拔4000多米的夹金山,也是当年红军长征翻越的第一座雪山。路上山体滑坡遮蔽了路面,有时要自己下车,搬开石头,才能继续走。来到海拔4500多米的巴郎山时,天色已黑,白天还好,能躲开滚石,晚上太可怕了。当晚大雾,能见度只有几米,能听到石头从山上滚下来的声音。但车子已经开到半山腰,进退维谷,陈燮只好和司机开着车灯,司机看着左边,陈燮看着右边,硬着头皮往前开。“回来的路上,看到公路下面呈直角的巨大滑坡,司机和我都吓坏了。”陈燮说。

  2008年5月23日清晨,陈燮正好赶上武警交通部队的战士帮助转运的大熊猫。(资料图)

  就这样,陈燮冒着生命危险,经过了14小时的艰难跋涉,走了500公里后,终于抵达卧龙,传回了人们牵挂的震后卧龙大熊猫的照片。

  陈燮还有一次拍大熊猫的经历,也很是“惊心动魄”。2006年4月28日,全球首只放归野外的圈养大熊猫“祥祥”回归山野。当时光线不太好,于是陈燮跟饲养员进入野化场地找“祥祥”,躲在一棵树后面,想近距离拍摄。结果被“祥祥”发现,“它一下就朝我冲了过来。围着树追我,但我居然一边躲一边拿着相机拍它。”那个时候很危险,把饲养员都吓坏了,只能想方设法逗“祥祥”,转移它的注意力。“祥祥”转而追上了饲养员,这一场景也被陈燮用相机记录了下来。

  即使有过这些“惊险”经历,陈燮对大熊猫的感情依然溢于言表。大概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进入新华社工作,就开始拍摄大熊猫,摄影器材在改变,时代在更替,但陈燮镜头的焦点始终离不开大熊猫,为它们留下一张张珍贵照片。

  第三代“熊猫记者”薛玉斌:产房外面马步一蹲半小时

  2011年8月4日拍摄的龙凤胎大熊猫。(资料图)

  2011年8月5日,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诞生2011年首对龙凤胎大熊猫,当时薛玉斌作为新华社实习生第一次拍摄大熊猫,也因此与大熊猫的新闻报道结缘。

  2015年6月22日,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的雌性大熊猫“科琳”顺利产下一对雌性大熊猫双胞胎。由于现场游客众多,为了拍到理想的照片,薛玉斌在产房外采取类似“蹲马步”的姿势候着,随时准备按快门。这种姿势很消耗体力,十来分钟就能让人腰酸腿疼,汗流浃背。薛玉斌就这样等了大约半个小时,才终于等到熊猫宝宝面对镜头喊叫的理想画面。这个精彩瞬间让很多人印象深刻,也让薛玉斌幸运地“射”下第十二届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银奖。

  薛玉斌

  薛玉斌说,他将继续深耕大熊猫这一题材,向海内外讲好熊猫故事。

  (图文综合自新华社、华西都市报、成都日报、四川日报)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3303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