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夜间公交故事:都市入睡 行者不眠

2018-08-31 16:52

  7月19日晚11点30分左右,市民在春熙路南口站等待夜间公交车。

  7月19日晚11点30分左右,市民乘坐夜间6路公交。

  7月19日凌晨1点左右,市民刷卡上车。

  7月19日凌晨1点左右,夜间公交上仍有不少乘客。

  运营5个多月 12条路线近50万人次乘坐

  零点后,成都沉浸在温柔的夜色中,楼宇间星星点点的灯光逐渐熄灭,大多数人已进入梦乡,而在一些街角,夜间公交的车灯才亮起,夜行者的故事刚开始。

  8月20日,记者从成都市公交集团获悉,自3月13日成都首批夜间公交开设以来,目前共有12条夜间公交线路投入运营,截至目前,它们守候了近50万人次的都市夜归人。

  开设缘起

  成都IT男与夜间公交的故事

  目前成都的12条夜间公交路线贯穿大型商圈和写字楼、人口密集小区、医院、地铁等交通枢纽,形成一张与白天互补的巨型交通网。但鲜为人知的是,夜间公交的开设,竟与一位在软件园上班,家住双流的27岁程序员翟宇有关。

  “本次车的终点站,成都北站公交站到了,请乘客们带好随身物品下车。”凌晨1:09分,夜间9路耗时89分钟,从双流中和二街抵达成都北站,全程23公里。这趟夜间公交途经化龙社区、世纪城、孵化园、盐市口、文殊院等40个站点。

  每晚22:00到凌晨1:30,有12条这样的夜间公交在成都城区运行。从郫都区青杠一队到三圣花乡红砂村,从高新区中海国际到温江迎晖路,它们通常穿过闹市商圈,也连接着城郊两端人口较为密集的小区。此外,夜间公交途经的站点还与火车站、机场等交通枢纽形成换乘通道,组成一张覆盖成都主城区的夜间环形放射交通网。在这张网里,还有例如像华西医院、中医附院、省骨科医院、天府软件园等功能性站点,以满足夜间就医和“加班族”的出行需求。

  成都市公交集团结合乘客夜间出行的大数据,发现近年来成都夜间经济逐步呈现多元趋势,夜间购物、娱乐、餐饮日渐活跃,传统的298路通宵巴士与夜间延时公交服务,已不能满足市民多样化的夜间出行需求,尤其是城市核心区域的夜间公交系统供不应求,不少21:30、22:00收班的公交车,出现末班车“爆满”的情况。2018年3月,在成都市交委的指导下,公交集团详细分析出成都最新的存在夜间出行需求的片区和点位,规划出如今12条夜间公交线路图。“与常规出行互为补充,是开设夜间公交的主要定位之一。”成都市公交集团线网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分析。

  有意思的是,夜间公交的开设,还与一位27岁的成都IT业男士有关。2017年8月,家住双流在软件园上班的程序员翟宇,经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因此打的士或网约车回家成了家常便饭。某天时值公司报账,翟宇在清点自己一年来夜间出行的费用时,惊讶地发现夜间交通账单高达1万多元。于是他算了一笔账,再结合自己在深圳、香港工作时的夜间公交乘车经验,向市长信箱写了25条关于成都公交的建议,其中一条便是“适当增加夜间公交线路,方便市民和游客的夜生活。”没想到第二天,翟宇就接到了政府工作人员的电话,对方告诉他,夜间公交的意见被采纳,将会很快落实下来。“一想到很多与自己有一样需求的人能够方便回家,觉得很开心。”翟宇说。

  平安驾驶为都市“夜归人”护航

  驾驶夜间公交的司机平均年龄都在45岁左右,至少拥有10多年驾龄,属于公交司机队伍中的“中坚力量”。他们牺牲了许多陪伴家人的时间,为“夜归人”护航。“老司机开夜车,哪个路口几个灯,踩几脚刹车都搞得醒豁。”拥有14年驾龄,今年48岁的夜间公交司机徐顺洪笑着说,最近他还带了个“学徒”和他一起跑车。准点停靠、明确站台、熟悉路况,是夜间公交驾驶员安全驾驶的基本功。

  谈到夜间驾驶与白天的不同,不少驾驶员都提到了“空旷”二字。夜间6路是成都最早开通的一批夜间公交,驾驶员邓纲告诉记者,由于夜晚开车不堵车,行人少,因此夜间公交采用定点发车定点停靠的模式,到哪一站时是几点几分都有明确规定,也方便与“夜归人”形成约定俗成的乘车习惯。“快不得,慢不得,控制车速很重要。”此外,夜间行车光线较暗,要格外注意避让远处突然出现的行人和没有打灯的小型车辆。

  大多数夜间公交司机都在下午5点上班,承担部分白天高峰期的驾驶任务,晚上等他们完全收车时,已经没有其他廉价公共交通工具可乘。于是他们大多骑着自家小摩托,到家已将近深夜两三点。工作期间,不少司机利用中途20分钟换班间隙吃晚饭,有时遇上车辆晚点,吃饭时间只能挪到深夜。

  不过,这样的作息自然与陪伴家人的时间相冲突。43岁的夜间公交司机罗庆每晚“悄悄咪咪”回到家后,妻儿都已熟睡。“家人一开始会不习惯,但因为他们十分支持我这份工作,所以我也会想办法弥补。”罗庆一般第二天10点多就起床,争取亲手给孩子买菜煮饭,共同分享午饭时光,再和孩子一起午休。不过,他最珍惜的还是休假的时间。“这样就可以带着8岁的儿子去游乐场耍。”罗庆流露出温柔的笑容。

  夜间百态 日均客流量超过上海

  加班的白领、约会的情侣、奔忙的代驾……搭一回夜间公交,似乎能看到这座城市的夜间百态。

  究竟是哪些人在坐成都夜间公交?凌晨零点10分,夜间6路在东大街上缓缓行驶。两位身上散发着轻微艾灸味的青年从中医附院站上车,拿着黑色皮包并排而坐。“80后”自贡人罗远贵是位艾灸师,成都中医药大学毕业后,罗远贵选择自己创业,开起了艾灸诊所,变成了一个“蓉漂”,现在10年老店积累了不少“回头客”,小生意做得有声有色。“前段时间时值成都连续暴雨和入伏,不少人选择做艾灸除湿,生意很好,一般我要忙到晚上11点过。”罗远贵告诉记者,白天坐56路,晚上坐夜间6路,成了他的日常标配。

  和罗远贵一样奔忙的,还有成都的“代驾”群体,他们是夜间公交的主要乘客群之一。与其他乘客“反其道而行之”的是,代驾往往从城郊上车,到市中心下车接单。吴家龙是浙江丽水人,白天是单位司机,晚上利用业余时间接几单代驾生意,“晚上10点春熙路的人逛街该逛完了,凌晨1点至2点是339电视塔,九眼桥一带出单的时候。”他熟知成都各处夜生活的脉搏,自己在奔忙过后,坐上夜间公交的那一刻,仿佛全身放松下来。而更多女士选择乘坐夜间公交,也是处于安全性的考虑。

  据成都公交集团官方最新数据统计,运营成都夜间公交以来,平均每夜乘坐夜间公交的将近4000人次,成都每条线路日均客流量达333人次,“成都夜间公交线路数量是上海等大城市的三分之一,而每条线的日均客流比上海多出100余人次。”工作人员分析,“人气最旺”的夜间10路,8月每晚平均接待乘客635人次左右。

  7月18日凌晨1点左右,夜间6路公交行驶在路上。本文图片由杨树摄(视觉四川)

  7月18日凌晨1点左右,夜间6路公交司机罗庆在驾驶中。

  回家路上浓浓人情味温暖乘客

  在夜晚归家路上,司机与乘客之间发生着不少暖心事。夜间公交浓浓的人情味温暖着“夜归人”。

  6月20日一早,成都万家湾公交中心调度室收到了一面印有“拾金不昧”的锦旗,令驾驶员们一头雾水,后来几经打听才得知,原来这面锦旗是送给司机彭勇的。6月8日深夜,彭勇在收车巡查车厢时,发现后门第一排的座位上有个钱包。打开一看,现金有七八百元,还有身份证、银行卡。

  当彭勇看到身份证上的地址就在万家湾附近,心想丢证件的人一定很着急,第一反应便是顺着身份证上的地址找到乘客居住的光华锦苑小区,并告诉物业查到这位乘客的具体住址,但敲门却无人应答。

  这时彭勇再返回车站时,调度室工作人员已经下班,无法交还失物招领中心。他想到自己第二天上班已是下午5点,也惦记着乘客可能会中途发现丢失了物品,会回来找他,于是就在车上睡了一晚上。“车上就是蚊子有点多。”彭勇露出了憨厚的笑容。第二天,乘坐夜间公交的失主果然找上门来,听说彭勇等了一晚上,感动之余十分过意不去,想重谢,却被彭勇婉拒了。这件事被低调的彭勇藏了半个月之久,直到乘客送来锦旗,大家才知道。“谁遇到这种事都会着急,都会送回去的,只要是在我车上,东西就不会丢。”彭勇说。

  有时候,司机一些不经意的小细节也“治愈”着这群都市夜归人。乘坐夜间10路的邹磊记得,6月30日凌晨,他和同事唱完歌准备坐公交回家,离站台还有200米左右时遇上了红灯,眼看就要错过公交了,他跳起来和公交车司机挥了下手,司机默契地在站台那头等了足足有半分钟之久,让他顺利赶上公交。“虽然是个小事情,但是觉得好有人情味。”

  “是嘛,夜间公交本来班次间隔长,换作自己赶车别人不等,心里也不是滋味。”司机赖俊听闻此事后说道,有时候他还会把不熟悉路线的乘客叫到身边的座位,或者提醒容易睡过或者沉迷手机的乘客按时下车,有次一位乘客还给他留了个大柚子,以示感谢。此外,不少司机还认识“熟客”的面孔,徐顺洪回忆,一位在南门工作的程序员每晚都会坐夜间公交,有回他兴奋地和徐顺洪说:“师傅,幸好你开了车,不然我打的来回每天80元,可以马上辞职了,师傅晚安!”这番话也逗得徐顺洪哈哈大笑:“成都就是这样一座城市,有包容,有人情味嘛。”夜间公交人,希望每一位乘客,能够在夜里安安全全地回到家,和亲人说一声晚安,踏实入眠。(陈星宇 记者 李婷)

责任编辑:李静月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3359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