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记者跟随“河长”去巡河:用脚步丈量河段 用责任守护碧水

2018-09-04 18:46

  新华社成都9月4日电(记者谢佼 李倩薇 康锦谦)“锦江春色来天地”,在成都锦江合江亭附近立着五根石柱,记述着古蜀治水的历史——鳖灵治水患、李冰穿二江、文翁开湔口、高骈改府河……

  然而,成都在现代发展中却面临多种水环境难题,河长制成为破解难题的一把钥匙。截至2018年7月底,成都市已配备市、县、乡(镇)、村四级河长共10932名,并吸引各种民间河长参与其中。河长们究竟干些啥?记者近日跟着几位“河长”,巡起了河。

  街道河长:用自己的脚去丈量

  江安河全长95.8公里,流经成都市五个区县,是都江堰水利工程主要干渠之一。

  成都市双流区西航港街道办事处主任王敏,是辖区内江安河、黄堰河段的总河长。每周他要抽出小半天时间巡河。8月30日,记者跟随他来到江安河“上优水岸”段,记者在河边看到,水流湍急,水面没有垃圾和漂浮物,没有闻到异味,而是自然的泥土味道。

  “这一河段沿岸有两个小区,以前生活污水排入河里,味道非常臭,居民很有意见。”王敏说,实行河长制以来,成都市制订了“污水不下河”的计划,辖区内河道的每一个排污口都被编了号,精准制定解决方案,提出整改截止日期。

  2017年底,经3个月设计施工,该河段挖建了约500米的截污管道,修建了2座污水提升泵站。“现在这些排污口已经废弃了,污水全部通过截污管道和泵站引流至污水管网。”王敏说。

  巡完河后,王敏来到西航港街道大联动指挥中心。记者看到,大屏幕上是江安河各河段的实况,11个摄像头24小时实时监控偷排现象。几个重要河段有水质监测及报警系统,水质如出现超标将及时响应。

  “咱们街道办各级河长加起来有41个,但仅靠我们是不够的,群众的参与、监督非常重要。”王敏说,“我个人以为,河长制的意义,在于督促河长们用自己的脚去丈量辖区每一处河段,以实际行动带领群众。”

  民间河长:发动更多人保护河流

  8月底,江安河温江段,37岁的罗建业正在巡河。在成都市温江区从事药物研发工作的他,今年初看到招聘岷江河长的信息,报名成为一名“民间河长”。

  罗建业告诉记者,他负责巡看江安河在温江城区的十公里水域,如果发现河水有异常,比如遇到漂浮物、垃圾和排污时,用“河长专用手机软件”拍下来,连同经纬度一起发给水务局去处理。

  对这份“兼职”工作罗建业毫不马虎。他告诉记者,在巡河时,他常常一走就是两三个小时,“我经常跑马拉松,体能还行。”

  除了周末固定来河道巡河,罗建业平日里下班早时,吃完饭后也会选择他所“监管”的河道作为散步路线,“把孩子家人带上,散步的时候顺便看看。”罗建业说。

  有一次他带着女儿巡河,路过一大片水域和草地时,看到十几只白鹭在水面飞翔,女儿非常兴奋。罗建业回忆起来脸上满是幸福。“我在河边长大,对河流有天生的亲近感。带着女儿巡河,让女儿也能有保护河流的意识。”

  罗建业说,现在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他的“河长”身份。通过工会宣传,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民间河长”工作中来。罗建业说:“我们公司有300多人,发动起来后,也能成为保护河流的一支力量。”

  小小河长:也为“天更蓝、水更清”贡献力量

  打着小黄伞,扎着马尾辫,今年10岁的廖子杨活泼乖巧。

  “这段路走起来要小心点,下雨有点滑。那个沟沟每到下雨就会涨水……”跟着廖子杨走在她平常巡视的河道边,她如数家珍地向记者介绍每一段的情况。

  一年前,她在学校竞选成为成都市新都区九道堰的“小小河长”,自那以后,她每天放学回家经过河边时都会特别关注河道情况。当遇到路人向河里扔牛奶盒、饮料瓶,她马上就去“说”他们。

  “他们看到我来阻拦,一般都会不好意思。”廖子杨得意地说。

  记者问:“你为什么想做‘小小河长’?”她调皮地反问:“你见过课本里面雅鲁藏布江的样子吗?”那清澈美丽的河流插图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想将身边的河流也变成那样,这是她做“小小河长”的初衷。

  除了定时巡河,廖子杨平时还给同学做环保宣传。她经常告诉小伙伴,要一起保护河流,不往河里乱扔东西。“大家都从小爱护河流,环境就一定会变得更好。”廖子杨说。

  天在下雨,巡河途中行人不多,没有发现不文明现象,对此廖子杨颇为满意。分别时她悄悄告诉记者,有一次她和爸爸路过九道堰,看到有块河长牌,上面没有自己的名字,她有点失望。“但我相信只要我一直坚持为保护河流做贡献,有一天我的名字肯定会出现在上面!”廖子杨说。

  目前,成都市正加大污水处理等基础设施建设,推进“成都治水十条”,成都市各级河长积极带领市民,用脚步丈量河段,为河畅、水清、岸绿、景美做贡献。(完)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责任编辑:张维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379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