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考古 正在发现更瑰丽的四川

2018-10-19 09:04

  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10月22日将在成都举行。在大会期间颁发的多个考古奖项中,四川颇有斩获。其中,四川渠县城坝遗址考古发掘获得田野考古一等奖,这是对田野考古科学方法及其成果的肯定,该项目在南方首次全面揭露了一座郡县级的城址、宕渠城城址,还发现了四川地区极为罕见的十余枚汉简。

  记者了解到,作为考古大省的四川近期将“动作”不小。在古蜀文明探源、巴文化遗址以及蜀道、茶马古道等线路遗产的考古发掘和调查,都有着清晰的目标。

  战国“邵之飤鼎”铜鼎。四川博物院供图

  多项重磅考古推进

  随着成都平原秋收结束,新津宝墩遗址又将开启新的年度考古发掘,广汉三星堆遗址的发掘也将在年底进行。省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古蜀文明传播三年行动计划》中,古蜀文明遗存的科学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是其主要任务之一。

  1986年,三星堆祭祀坑的出土让古蜀文明一醒惊天下。近年的考古发掘也让三星堆古城的城址渐渐合围,但是和古蜀王国都城匹配的高等级贵族墓葬、确定的宫殿区等仍尚未发现。宝墩遗址最具备王者之城的气势,却同样需要寻找和王者相关的遗存。不同考古项目的推进,将有助于掌握古蜀文明重要遗存分布情况和文化内涵。

  三星堆青铜纵目面具。三星堆博物馆供图

  在三星堆、宝墩等几大遗址之外,四川也启动了古蜀文明探源工程,以期构建古蜀文明发展序列。四川早期文化究竟是怎样从西北进入成都平原?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承担的古蜀文明早期遗址调查在去年启动以后,明年还将继续在成都平原及周边进行。蜀文化的上限究竟可以早到几千年前?在四川各地展开的考古发掘,也有望在未来揭晓谜底。

  对巴文化的深入探究,也是四川考古的重要任务之一。当古蜀国的脉络渐渐清晰,古巴国的历史面貌仍然陌生。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卫东介绍,渠县城坝遗址考古虽然发现了令人振奋的宕渠城城址,但未来对罗家坝、城坝遗址的考古仍将继续进行。“我们的目的是建立巴文化在商周时期的文化序列。目前发现的遗存多为战国时期,商周时期的遗存还将继续寻找。而罗家坝遗址只发现大量墓葬,发现与墓葬同规格的遗址、证明这里曾有巴人生存也是我们的目标。”

  永陵二十四伎乐图。成都永陵博物馆供图

  2014年,“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被纳入世界文化遗产。珍贵的线路文化遗产,在四川就存在蜀道、茶马古道、川黔盐道等多条,它们的价值也将随着考古发掘和调查浮出水面。省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中国正在积极推动丝绸之路南亚廊道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而四川也期待境内的茶马古道等纳入南亚廊道体系。目前,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已启动南亚廊道四川境内的资源调查。

  考古成果助力现代发展

  考古成果如何惠及公众?四川也以“国际视野”进行着谋划。

  成都商业街船棺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资料图片)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今年9月19日,意大利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等与四川省文物局签署合作协议,标志着双方在考古与文化遗产领域展开交流合作。未来双方的主要合作项目,将是成都东华门城市考古遗址的保护与利用。记者了解到,双方将就国际视野下的都市考古遗迹的保护、研究与利用等展开合作,争取将位于成都市体育中心区域的东华门遗址打造为成都独一无二的文化名片,并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成都老官山汉墓织机出土现场。(资料图片)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江口沉银遗址)的发掘成果,成为助力当地经济文化建设的新动力。据介绍,彭山正在筹备建造全球第一座宝藏博物馆,初步计划建设规模2万平方米,致力于打造成与三星堆博物馆、金沙遗址博物馆三足鼎立的巴蜀新名片。此外,彭山还将结合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江口崖墓、省级风景名胜区彭祖山等资源,统筹推进周边项目建设。计划实施岷江航电项目,在江口沉银遗址区筑造平湖盛景;还要建设200亩的遗址公园。如今,发现沉银的江口镇已被列入《四川省“十三五”特色小城镇发展规划》,作为休闲旅游型小镇重点打造。

  仍在持续进行考古发掘的城坝、罗家坝遗址,也有望在三星堆、金沙、邛窑等之后以考古遗址公园的面貌呈现。据介绍,四川省首个巴文化遗址——罗家坝考古遗址公园暨罗家坝遗址博物馆公园去年底已开始投入建设。未来,随着大遗址保护展示的工作推进和国家文物局审批通过考古遗址公园的立项,这将为当地社会经济发展带来新力量。(记者吴晓铃)

责任编辑:郑玮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3581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