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为何会在短时间消失?这个“世纪之谜”有了答案

2018-10-21 09:38

  金面具

  1999年,时任成都市考古所所长王毅在一篇名为《三星堆文化研究》的论文中写道,三星堆发现近一个世纪以来,学界虽然对出土的古蜀文物进行了大量研究,却很少注意到文化层面的问题,而“四川先秦考古学文化的年代序列”还处于“一片迷雾”之中。

  金沙遗址博物馆副馆长朱章义形容三星堆文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最关键的是如此灿烂的青铜文化,怎么会在短时间完全消失踪影?

  没想到这个世纪之谜的答案,会随着新世纪曙光,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人们面前。

  玉琮

  金沙村工地发现文物

  2001年2月8日下午,成都市西郊金沙村,有村民在一个商品房建筑工地上发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

  时任成都市考古所副研究员的朱章义和同事接报后,连夜从外地赶到金沙村。

  2月9日上午,在大雾中朱章义和同事首先到达发现大量器物的沟渠。虽然看不了太远,但仅眼前的遗存就让他惊讶,“到处都是象牙渣”。

  同时到达现场的成都市考古所副主任张擎对此场景记忆犹新,“当时土表面白花花一片,好像下过一场小雪”,那些白渣就是被挖土机挖碎了的象牙。从挖掘断面可以看到,整齐堆积了数层象牙,场面壮观。

  金冠带

  金沙遗址和三星堆同量级

  金沙村出土的象牙、玉璧、玉琮、石人、石像等器物,在四川境内只有三星堆遗迹曾出土过,这说明金沙村的遗址与三星堆必然有联系。

  “当时觉得金沙遗址和三星堆同一个量级,但它究竟是什么,我们其实不清楚。你可以发现我们最早写的文物标签都是M1(M指代墓葬)。”

  朱章义当时既激动又痛心。激动的是已经很清楚这是重量级的发现,痛心的是已经挖碎了那么多文物。

  金沙可能是古蜀王都

  金沙遗址已经出土了大量类似三星堆文化的器物,在同一文化圈,类似器物出土并不是稀罕事。朱章义说,金沙出土的一条黄金冠带上刻有的图案,和他在三星堆发掘现场看到金杖图案一模一样:一鱼、一鸟、一箭、一人面,这表明金沙遗址不仅属于三星堆文化圈,而且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例如,王都。同时,还意味着金沙遗址可能是三星堆文化的直接继承地。

  2001年2月25日上午,朱章义和同事又挖掘出一个“金疙瘩”,展开后是一个有着镂空花纹的圆形金饰箔,上面清晰地刻画着太阳和鸟的图案,这就是“太阳神鸟”。(记者何晞宇)

  象牙

  关于古蜀文明没有战争的“世外桃源”

  记者:我们常说金沙遗址的发现改写了四川的历史。究竟它改写了什么历史?

  朱章义:第一,它解开了三星堆的去向之谜,这是最关键的。因为三星堆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发现,它的文化来无影去无踪。而金沙的发现,解开了三星堆文化到哪里去了这个谜团。

  此外,金沙遗址的发现把成都平原或者长江上游文明发展的序列建立起来了,使我们找到了古蜀在商晚期,到西周,甚至到春秋时期的一个政治中心。这样四川先秦文化考古学的序列就建立起来了。

  记者:有没有什么疑团从三星堆文化一直延续到金沙文化?

  朱章义:有,比如古蜀国都城为什么会从三星堆迁都到金沙?迁都是主动的,还是被动?是自然的原因,还是外来族群造成?这些问题都还有待研究。

  还有一个问题,目前三星堆和金沙都没有发现实用兵器,但是到了战国(时期的遗迹),每个墓葬里都会出土能致人于死地的兵器,像矛、剑、戈等等。从这个角度说,(兵器)是不是从楚国带过来的?是不是从他们那边传入,导致打破了成都平原这个“世外桃源”般的社会?

  关于文化交流古蜀金器可能从北方引入

  记者:据了解,由于金沙遗址出土了许多金器,曾被称为“金面王朝”?

  朱章义:三星堆和金沙,尤其是金沙确实出土了大量金器。同时期的中国北方,金器出土得很少,即使有,主要也是装饰品。但三星堆、金沙出土的金器主要和宗教祭祀有关联。

  金沙时期,古蜀人对黄金非常崇拜,把黄金做成面具,在中国其他地方是没有的。金器是从哪里来的?现在能了解的金器发源最早在甘肃。应该说(金沙的金器)还是通过北方丝绸之路进来的。不过材料的来源也不排除来源于四川发现的金矿,如龙门山脉等地。

  记者:金沙遗址出土的文物有哪些体现了古代文化交流?

  朱章义:我们说的交流是双向交流。比如在金沙发现的一些玉器与陕西石峁遗址(新石器晚期到夏早期)出土的玉器很相似。而类似中原地区二里头文化、商文化的文物,在金沙也有发现。

  另外,类似三星堆、金沙的文物在越南也有发现。如果将三星堆、金沙出土的玉璋和越南出土的玉璋放在一起,一般人是分不清的。还有凹刃玉凿,这个器物在三星堆、金沙有出土,此外就是越南和中越边界出土过,其他地方都没有。我们认为古代蜀国和东南亚的交流是十分频繁的。

  2001年成都西郊金沙村遗址发掘现场

  关于研究重点青铜之谜未来有望解决

  记者:现在金沙遗址研究的重点是什么?

  朱章义:现在主要研究重点在玉器上。因为金沙出土的玉器非常多,种类也非常多,而且色彩非常丰富,在全国范围内是独树一帜的。

  金器也是一个重要的研究方向,因为三星堆、金沙出土的金器很多,和其他地方出土的金器功用很不同。

  记者:据了解,蜀文化概念的提出和发展与过去一个世纪现代考古学在中国的发展分不开,未来考古学发展还会给我们带来哪些惊喜?

  朱章义:从方法上来讲,传统科学考古的方法还会延续。现在,科技成果大量被应用于考古学研究。很多过去不能解决的问题,现代科技可以解决了。

  四川考古的黄金时期刚刚到来,新的发现会层出不穷。但最希望还是巴蜀文化的发现,如三星堆、金沙时期古蜀国贵族墓葬,尤其是蜀王墓葬的发现是让人非常期待的。另外,要解释三星堆青铜器来源,还有赖于未来是否能发现青铜作坊遗址,以及是否能发现三星堆时期之前的青铜器遗存。这些方面还有大量工作要做。(记者 何晞宇)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3589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