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根骨头 还你一个血肉丰满的远古世界

2018-10-25 08:28

  “给我一根骨头,还你一个血肉丰满的远古世界。”10月23日,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系列活动之公共讲座“神奇动物在哪里——识骨寻踪”在成都开讲。来自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助理教授张颖,带来了一场“孩子们都听得懂”的动物考古学讲座,开启了一场动物考古学家揭秘“神奇动物”的寻踪之旅。

  动物考古:讲述人与动物“相爱相杀”的故事

  “看!身穿兽皮、前额突出,我们是穴居原始人。”一则美国动画《疯狂原始人》2分钟开头片段,吊足了观众胃口。动画中,原始人克鲁斯一家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漆黑洞穴中,只有外出觅食时才走出洞穴。他们在野兽环伺的世界里奔跑逃亡,挣扎求生,却是附近“最后幸存的一家”。“动画里讲的故事真不算夸张哦。”张颖笑着细数,就像动画片里讲的一样,几百万年前,能幸存下的原始人确实很少,他们的“邻居”,有的可能被猛犸象踩死、被沙蛇吞噬,甚至一只蚊子的叮咬引发的疟疾或一次感冒引发的传染病,都会让很多原始人丧生,但这群看上去“并不强大”的人,恰恰界定了动物考古学的起点。

  张颖解释,由于考古学属于人文科学范畴,因此严格来说,动物考古学研究的时间起点是从人类诞生开始,在距今约300万年至500万年。“通俗地讲,动物考古其实就是研究人与动物‘相爱相杀’的故事。”因此,大家非常熟悉的远古动物恐龙和40亿年前的单细胞生物都不属于动物考古的研究范畴,反倒是骨器加工废料等能让动物考古学家“识骨寻踪”。

  骨头侦探:看骨破获一起百万年前“谋杀案”

  动物考古学又名“骨骼考古学”,张颖把动物考古学家比喻为“骨头侦探”,每一块骨头都逃不过动物考古学家的眼睛,“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更是一眼就能被动物考古学家识破。值得一提的是,令这群“侦探”至今引以为傲、广为流传的“案件”之一,是和一起百万年前的“谋杀案”有关。

  在南非斯旺斯孔洞穴遗址中,外国考古人员在一个洞穴里发现了距今约150万年的南方古猿人和豹子的下颌骨。起初,考古学家推测,这两种骨头埋藏在一起,可能是古猿人的狩猎遗迹。当考古学家拼凑出完整古猿人头盖骨时,在“后脑勺”的位置发现了两颗空洞的小圆孔。“那时候也不可能有子弹,为什么会凭空在脑袋后面出现圆孔?”当考古学家把豹子下颌骨的尖牙放到头盖骨后侧时,发现圆孔大小与豹子的两颗獠牙完全吻合,而这场“远古谋杀案”的结局被翻转,南方古猿人死于野豹之口。

  除了探秘洞穴,动物考古学家还会借助先进仪器,从骨骼中提取骨胶原蛋白,通过“碳十四测年”的方法,推断其所属年代,或者萃取动物骨骼中的DNA,来判断远古生物的种类与人类的关系。

  比如在历史上起过重要作用的马,就是由几千年前的野马驯化而来的。国外学者通过古DNA分析控制毛色的基因,发现在大约公元前4000年出现了分化,从野马单一的棕色,增加了黑色,并在之后经过人类有意识地筛选和培育,毛色种类大量增加,有红褐色、白色、黄色、灰色等,为探究家马起源提供了重要依据。“这一结论就是通过分析远古马类基因里控制毛色的部分得来的。”张颖说道。(记者李婷)

责任编辑:张维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3609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