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我的城”

2018-10-29 17:17

  新华网银川10月29日电(纪桂红)“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城,每一座城市都有属于它的独特气质,这些独特气质,会从其地标性建筑、时尚街区和每一位城市人的言行举止中体现出来。”

  9月26日,一部关注现代城市发展及人文,讲述“中国现代城市气质与精神”的纪录片——《我的城》在爱奇艺上线开播,受到广大纪录片爱好者的青睐,目前网络点击量已达320万。

  近日,新华网采访了这部纪录片的出品方宁夏凤翔九天影视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旋,听他讲述了纪录片的创作初衷、定位及背后的故事。

  新华网:每个城市都有各自的形象宣传片,而纪录片《我的城》则通过小人物、小故事、小情节,展现拍摄城市的形象或特质,这源于怎样的初衷?或者想为观众带来怎样的共鸣?

  潘旋:的确,每个城市为了自己的城市形象宣传,都会制作各式各样的宣传片,这些宣传片大多由当地宣传部门、旅游部门或文化企业承担,表现手法以大而全为主,而且习惯性地聚焦在历史、国家政策、宏观文化等领域,内容设置也更倾向于关注本地发生的大事件、大变化、地域风貌等,而以小人物、小故事为叙述主题的现实题材作品却很少。

  《我的城》从微观角度入手,在城市宣传片的语境之外寻找了一种相对接“地气”的表达方式。拍摄的作品不是单纯为了代理某个城市的宣传片而制作,而是想通过拍摄城市里的人,以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展现每个城市里的人是怎样生活、维护和创造这个城市的形象,从而感知生活在城市中的人的生活态度、梦想及城市带给他们的归属感和自豪感。

  在导演组接触的时候发现,《我的城》每一集呈现的人物都非常可爱,他们也许有种种的困惑或者消极的情绪,但是,每个人又都有一颗包容、满怀希望的心,希望自己所在的城市越来越好。

  目前我们还不太清楚,那些城市里的人看到《我的城》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是,我们不建议把《我的城》作为宣传片去看,因为我们只想让更多的人看到,居住在这个城市里的人是怎么看待自己的生活空间的。

  新华网:《我的城》第一季为什么选择了北京、成都、上海、深圳四个城市?

  潘旋:在拍摄城市选择方面,第一季是开端,我们更着重于典型性和代表性。中国有成百上千座魅力四射的现代城市,她们或因旅游资源、或因城市建设、或因经济发展、或因历史文化等原因,无一例外都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城市气质。

  第一季,导演组镜头对准北京、上海、成都、深圳四座城市,通过千年古都、时尚之都、生活之都、梦想之都的定位和挖掘,以开放的表达为目标,希望引发更多人的思考和表达欲,也希望以这四座城市作为“开场”,吸引更多人关注《我的城》这部作品。我们的展现也许不能面面俱到,但是,我们希望能尽最大努力把大家最熟悉的城市展现出来。

  串胡同、逛南锣、遛大栅栏;转三里屯、游后海、登顶鸟巢。北京,一新一旧,都是居留者的“我的城”。北京这一集,我们主要想表现人们对于城市变化的理解、感触和思考。

  泡茶馆、打麻将、吃火锅……激爽的成都,日子不安逸不逍遥,算不上合格的成都人。成都主要围绕“美女”“美食”“享乐”“安逸”“慢节奏”“巴适”等概念展开。

  中国的时尚之都在哪里?俊男靓女、美屋豪车,各种答案,似乎非上海莫属。时尚,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起,就一直是上海的主题词。时尚,不仅体现在大上海中西结合的建筑上,更体现在上海人独特的生活方式上。

  城中村的日与夜,油彩描绘都市人生理想,穿梭如织的地铁;传统与现代交融,现实包容梦想……“来了就是深圳人!”深圳以“来来往往”为重点,突出这座城市的特殊地理特征和人员组成,表现城市外乡人对快速发展的城市复杂多样的感情。

  新华网:《我的城》在拍摄过程中,对团队和被拍摄对象分别有什么样的要求和期许?

  潘旋:《我的城》第一季四个城市中,每个城市都有一位导演负责完成人物走访、拍摄地堪址、团队组建等工作。这其实也是他们熟悉一个区域的过程,期间他们不仅要感受当地风貌,还要熟悉当地人的思维和行为习惯。此外,我们还要求各地的摄制组人员必须出自本地,这样会减少很多拍摄过程中的“不方便”或者“不了解”。

  担纲上海拍摄的导演陈卓,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半通不通地用上海话对话了;深圳的导演黎衍也主动突击学习了粤语,成都的导演王豆豆则一切按照成都人的作息去“生活”。

  尽管他们百般努力,但其实体验还是很有限,那么,最迅速地熟悉城市的过程,就是求助当地人,因为,当地人会带你去外地人平时不去也不知道的去处,认识各色有趣的人和事。如上海的“啤酒大妈”、成都的拳击场、北京的古董车爱好者、深圳的湖贝村……这些人物或者地点,只有小众知晓,倘若你不是那个圈子的人,根本就无法熟悉知晓。所以,这些内容呈现出来就很新鲜。

  新华网:《我的城》全片没有解说,那么在拍摄过程中,脚本是怎样策划的?与拍摄对象是怎样沟通的?

  潘旋:首先,我们这部作品,并不是想做成宣传片,不想通过解说去引导观众看什么,想什么,而是希望受访者能够有足够的空间表达他们的真实想法。因为每一个观众都有自己的思想体系,他们自己会判断和思考自己看到了什么,想到什么。

  另外,这么做也能让导演们得到锻炼。没有解说,在拍摄和后期剪辑的时候,导演就必须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比如,深圳里的湖贝村导演剪辑完的成品有10分钟左右,里面没有一个人出镜说话,全部都是生活画面,片子干净纯粹,而且很漂亮。

  说实话,《我的城》是没有脚本的,没有按照特定的情节去设计该拍什么,怎么拍,绝大多数镜头故事都是当事人自己的行为,我们只是陪着受访者过了一段“他们的日子”。

  对此,我们也有过担心,每位受访者或者被拍摄者会和摄制团体存在距离感,会不会言不由衷,甚至把自己当成演员。所以我们每拍摄一个人物之前,整个摄制组都会和受访者以朋友、哥儿们的身份相处几天,让他们不陌生镜头的存在,他们的表现就不会“伪装”,从而会很自然、真实。

  新华网:最后,请您谈谈第二季的拍摄计划,有没有拟定的拍摄目标城市?

  潘旋:第一季我们的镜头其实聚焦在了一线城市。那么,第二季我们将会锁定中国的二、三、四线城市,如,大连、杭州、温州、泉州、莆田、银川等城市。

  目前,我们已经启动了银川的前期踩点和拍摄工作。

  作为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银川既有西北大漠的粗犷,又不失江南水乡的细腻,在过往的岁月里,不同文化汇聚在一起,共同演绎着银川的沧桑之变,铸就了银川这座城市开放包容的文化个性。这是我们拟定银川篇想要表达的内容,其他城市的拍摄计划和方案,我们也将陆续开展。(完)

责任编辑:李静月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63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