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体量最大 这张黄金面具就在成都

2018-11-01 09:45

  文物档案

  大金面具

  文物级别:国家一级文物

  年代: 商代晚期至西周时期

  出土时间:2007年出土于金沙遗址,现馆藏于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面具,一种给人神秘之感的面部遮盖物。在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保存着一张国内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同时期体量最大的黄金面具,它就是金沙遗址博物馆四大国宝之一的大金面具。

  在金沙遗址博物馆展厅,大金面具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彩。其精致的做工、面带的神秘微笑,不由让人好奇:在3000多年以前,这张黄金面具在古蜀人的生活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小金面具。金沙遗址博物馆供图

  出土

  一处遗址大小两张金面具

  2001年2月,在金沙遗址的考古发掘中,太阳神鸟金箔以及一个小巧玲珑的金面具等文物陆续出土。这枚金面具,则以圆脸圆颐,双眼、大嘴镂空,鼻梁高直的神秘色彩,引起了考古人员的关注:小小的金片竟能雕琢成如此写实的人面像,精致的做工让人惊叹。

  时隔6年,距离这张小金面具不远处的一个圆坑里,再度出土了一张形体更大的面具:宽19.5厘米,高11厘米,厚0.04厘米,重46克,是目前中国发现的同时期形体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金面具。它的造型与小金面具有所不同:面部呈方形,额齐平,长刀形眉凸起,大立眼,三角形鼻高挺,有两个鼻孔,阔嘴,长方形耳朵,耳垂处各有一圆孔,下颌齐平,内折,显得十分威严。这件黄金面具的出土,让现场所有考古人员再度沸腾,因为这件金面具,差一点就与考古人员失之交臂。

  原来,金沙遗址在2001年出土大量文物以后,博物馆的建设立刻启动。金沙遗址博物馆副馆长王方透露,2005年,太阳神鸟金箔被评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2006年,中央电视台为配合中国第一个文化遗产日做直播,地点选择在文化遗产标志的诞生地和出土地金沙。在直播的4个小时中,考古人员在8号祭祀坑挖了一个小坑,面积不到3平方米,当时就出土了很多精美文物。不过直播时间一结束,现场虽然没有发掘完,考古人员还是把泥土回填了。在后来的空调布管中,管线涉及到8号祭祀坑,考古人员只有再度启动发掘。没想到,就在距离直播发掘处只有3厘米的地方,大金面具出现了。

  时至今日,还能在视频中看到面具出土时精彩而振奋的瞬间:工作人员小心翼翼把一坨露出金光的泥巴取出,轻轻剥去泥土,轻轻洗掉金器上的泥沙:有眼睛、有鼻子,又是一张金面具!

  大金面具。

  用途

  古蜀王或巫师通神娱神的工具

  这样一张用黄金做成的面具,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

  王方说,大小金面具出土的地方位于金沙遗址祭祀区内,这里是古蜀王国商代晚期至春秋早期(约公元前1200—公元前650年)一处专用的滨河祭祀场所,面积约15000平方米。在这一区域内,目前已发现60多处与祭祀相关的遗迹,出土了6000余件制作精巧的金、玉、铜、石器等,以及数以吨计的象牙、数千枚野猪獠牙、鹿角和陶器,这些珍贵的器物都是古蜀先民用来奉献给神灵的神圣祭品。

  其中,在大金面具出土的圆坑内,还发现了许多红色泥土,这是因为土里掺杂了大量朱砂。远古时期,人们认为器物和人一样是有生命的,朱砂就是这些器物在奉献给神灵之后所流的血液。因此,金面具很可能是古蜀国举行神秘宗教祭祀活动时所使用。

  王方说,面具在古蜀人的精神世界里,不仅是一种通神的工具,更是一种娱神的法器,以极其珍贵的黄金面具覆盖于青铜人头像上,不仅显示了其崇高的地位,更是为了让神灵欢娱,以此得到神灵的庇护。

  不过,这样一个有资格戴上面具和神沟通的人,显然不可能是普通人。王方认为,“他不是王就是巫师。我们通过对三星堆和金沙的社会形态进行分析,古蜀国当时应该还是神权占主导的政治结构,政教合一。当时的蜀王可能同时就是大巫师,他掌握着古蜀的命脉,还具有与天地沟通的法力。

  谜团

  为何金面具大小迥异

  如果说大金面具是某位古蜀王或巫师通神的工具,那么此前出土的小金面具,为何大小却完全无法覆盖人的面部?

  金沙遗址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朱章义认为,器物大小的差异,可能反映了一种时代的风格。

  1986年,在四川广汉三星堆发现的两个祭祀坑中,出土了6件金面具和24件铜人面具,从造型风格上看,金沙遗址出土的大金面具与之极为相似,都显得棱角分明,带有一定夸张意味,这说明金沙与三星堆遗址有着紧密的承袭关系,金沙大金面具与三星堆金面具的制作时代应较为接近。

  然而,金沙小金面具线条圆润,脸部丰满,造型与大金面具迥然不同,且具有较强的写实风格。金沙遗址曾出土的一件青铜小立人像,人像高仅14.6厘米,小金面具的面部形态尤其是眼睛形状与之尤为相像。此外,金沙遗址出土的其他许多青铜器、玉器等造型也都十分小巧精致。

  这些器物大小的差异,说明金沙小金面具等器物的制作年代与大金面具相比相对较晚,当时的人们在对器物的大小、造型及审美的观念上已发生了一些改变:三星堆时期造型夸张、体型巨大的器物逐渐被金沙时期的小巧精致所取代,细腻写实的风格成为时代的主流,因此才有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两件造型各异、大小不同的金面具。

  它们从一个特殊的角度,反映了古蜀先民独特的崇尚心理和精神世界。(记者 吴晓铃)

责任编辑:蒋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3645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