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规划师王洋洋的田园梦:乡村的美好取决于用什么方式去发现

新华网
2018-11-30 11:37

  新华网成都11月30日电(张维)一间五平米见方的办公室里,除了办公桌、电脑和装满建筑设计书籍的书架,最引人注目的是大大小小的绿色植物。11月的成都阴冷潮湿,这些绿植让城市规划师王洋洋的办公室有了温度和活力,正如他的田园梦在慢慢生长。

  城市规划师王洋洋。张诗萌摄

  乡村的美好取决于用什么方式去发现

  王洋洋所在的规划设计团队目前正在负责巴中市巴州区龙门村的规划设计。作为一名城市规划师,将注意力瞄准偏远的乡村,是一次极具勇气的挑战。“我们有义务让城市更美好,也有义务去发现乡村的美好,而乡村的美好取决于你用什么方式去发现。”王洋洋正以实际行动探索城市规划师的诗与远方。

  实地走访是发现乡村美好最重要的一步。从地理位置上来看,龙门村到巴中城区的空间距离不到十公里,“你很难想象,这么近的距离,开车却要50分钟,交通是制约传统村落发展的主要障碍。” 王洋洋说道。龙门村依山傍水的山水环境孕育着世代的村民,米仓古道遗址、明清时代的古建筑、川东北特色民居等历史古迹以及皮影戏、山歌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给予了这里深厚的文化底蕴。“规划进程中最大的难点就是去除同质化,发现村落的别具一格”,王洋洋介绍,地理位置、历史古迹、建筑风格、民俗文化……这些与生俱来的天赋和岁月留下的“财富”给了传统村落新一轮的发展契机。

  龙门村特色民居。

  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发展需要平衡

  如今,不少传统村落在规划打造上都大同小异,有了发展,却失了个性。王洋洋认为,传统村落的规划没有固定的模板,要想让村落保持生命力,需在保护和发展之间找到平衡。龙门村拥有皮影戏、民歌、雕塑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今仍然以口传的形式在传承延续。根据现阶段规划,未来将建立保护名录、开设传习班,让传统文化得以保护,并以此带动当地文创产业的发展。

  龙门村的皮影戏表演。

  在多次的实地调研中王洋洋发现,很多传统村落位于贫困地区,既有保护的要求也有发展的诉求。传统村落的发展不是一阵风似的带来资源又离开,而是厚积薄发,培养蓬勃发展的内生动力。目前龙门村计划以农村为突破口,通过文化再梳理,环境再塑造,以第三产业为主导,与第一产业相结合,以传统村落作为新型的经济载体,为村民增收提供新的渠道。“一定程度的开发可以与保护形成良性循环,不能只是单纯的保护,必须保持一个度。”

  传统村落是城里人寄托乡愁的精神家园

  乡村是最具人情味,也是最有休闲价值的旅游目的地之一。青山绿水中的慢节奏生活,是许多城里人的向往。“传统村落的规划不仅是对物质空间的一种管理,更多的是一种对农耕精神的传承”,王洋洋说,龙门村的建设规划将田园乡村体验作为旅游发展的重点项目,亲手生产、亲手种植、亲手收获,让城里人也能体会到“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耕作之感,把“乡愁”过成“生活”。

  王洋洋认为,传统村落的出现不仅是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引擎,也是城里人寄托乡愁的精神家园。2014年中国传统村落开始评选,截至2016年底,已公布的四批中国传统村落中四川已有225个村(社区)入选。“龙门村正在申请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以后会有更多人知道这里,把心安放在这里。” 王洋洋笑着说。

责任编辑:郑玮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3789217